記者來鴻:「大英帝國主義分子」的自白

電影劇照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通常,都是記者向新聞人物發難,但是最近在韓國的一次記者會上,BBC的埃文斯卻遭到美國人權活動人士的「當頭一棒」。說穿了,美國對朝鮮的看法與韓國對朝鮮的看法還是有差異的。

新聞發佈會,我很少被人叫做「大英帝國主義分子」。我並不自認是帝國主義分子,再說,新聞活動通常也不會聚焦在前來報道的一名記者身上。

但是,那一天確實發生了這樣的事。位於紐約的一家人權組織派一批活動人士來首爾,商討他們的最新計劃:用熱氣球把大批錄有電影《刺殺金正恩》的U盤放飛到朝鮮。

從美國來的那些人帶著大墨鏡,昂首挺胸地走到攝像機前,宛如昆汀·塔倫蒂諾(Quentin Tarantino)電影中的一幕。接下來,還有關於自由的慷慨激昂的演講。

這當然沒問題。但是我想,也許應該問一問,在現在這樣緊張的局面之下,美國人到韓國來作出這樣挑釁性的舉動是否合適?我還想知道,誰是他們那家組織的資助者?中情局CIA有沒有給錢?

這下子,新聞發佈會炸鍋了。主要的演講人聽出我的口音,問我是不是來自那個帝國主義的大不列顛。人家說,我提的問題不夠專業。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刺殺金正恩》激怒了朝鮮

這也讓我認識到,美國對朝鮮的看法經常和我常駐的韓國不大一樣。許多韓國人對平壤政權的殘忍毫無疑問。韓國說,過去五年中,朝鮮擊沉過韓國的一艘戰艦;延坪島衝突中雙方軍人都有死傷。

聯合國的報告也揭露了平壤政權的打壓:囚犯被謀殺、強姦、餓死。我經常訪問曾經在朝鮮坐過牢的一個男人,他說,今生今世都要忍受著酷刑折磨留下的創傷。他經常形容自己置身於自殺邊緣。

韓國人知道朝鮮的邪惡,但是韓國人也知道,他們和朝鮮人共處一個半島、有共同的歷史、血脈。他們也很清楚,自己處於炮口之下。所以,韓國人通常會小心權衡抗議示威,也許,送送宣傳品沒問題,但是,挑起戰爭就不太好了。

那些最堅定地支持挑釁的人通常是脫北者,其中一些人有足夠的原因相信他們是朝鮮刺殺的目標。

但是,並不能一味相信這些人。一名韓國人曾經告訴我說,脫北者希望能賣出自己的故事。許多脫北者找不到工作,只能依賴救助組織,而這樣的組織有時也依賴於外部資金。脫北者寫回憶錄、出版賣錢。這樣的書必須要能抓眼球。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申東赫公開道歉

最近一段時間,一個很有名氣的脫北者承認,他的書中有一些內容「不夠凖確」。申東赫在《逃出十四號勞改營》中了揭露朝鮮勞改營的殘酷內幕,還曾在聯合國作過證。現在,他在臉書上就該書片斷向公眾道歉。

這都顯示出評估那些脫北者證詞的困難程度。需要說明的是,去朝鮮的西方人受到嚴密監管,一些人回來後的描述也帶上了玫瑰眼鏡。

意識形態一插足,複雜性就被拋到腦後了。我看,這就是那些美國活動人士不喜歡我提出那些尷尬問題的原因。

但是後來,我向他們講述說,堅定地質疑一切,才是民主之根蒂。不管是不是帝國主義分子吧,這也是英國記者的最佳傳統。

順便說一下,我還曾被那些召開記者會的人叫做比帝國主義分子更糟糕的外號。

一次,我想頑皮地挑動是非,居然魯莽地問米克·賈格爾(Mick Jagger)有關滾石樂隊完全合法的複雜稅務安排。

紐約那個大廣場上,擠滿了滿懷崇拜的記者。賈格爾先生當著所有的人說,我來自BBC-Boring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乏味廣播公司。

這真傷了我的心。我一生都力挺滾石,甚至說滾石比披頭士(甲殼衝)還要棒。米格,米格,請你千萬不要說我「乏味」啊。請別說我「乏味」。

(編譯:蘇平 責編:董樂)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