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澳大利亞「人間最美」的監獄

馬努斯島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想像一下。浩瀚的大海,環抱著天涯海角的小島,茂密的叢林、高高的椰樹間,一個巨大的籠子。」

25歲的伊朗青年歐米特說,「毫無疑問,我們的監獄是世界上最美麗的監獄。」

歐米特這話一點都不誇張。巴布亞新幾內亞的馬努斯島既嬌小玲瓏、又豪放粗獷,海景絕對一流。

島上總計大約有5萬居民。這也是大約1千名尋求避難者的臨時家園。他們從來沒有想過到這兒來,絕大多數都迫不及待地想離開。去哪兒都行,只要不被送回出發地。

2013年年中之前,歐米特是名伊朗記者。受到恐嚇威脅後決定逃走,他付給人蛇一大筆錢。和許多尋求避難者一樣,歐米特也從印度尼西亞出發,前往比澳洲大陸更近的聖誕島。

總算到了澳大利亞邊境,歐米特卻被送到馬努斯島上的收容中心,到現在已經等了一年半。

2013年7月,澳大利亞和巴布亞新幾內亞達成協議,開始將照料這些尋求避難人的大部分責任「外包」給了窮鄰居。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收容中心原來是海軍基地

如果願意、而且被判定是真正的難民,他們就可以在巴布亞新幾內亞定居。如果被判定是經濟移民,將被送回老家。但是,大多數人拒絕申請留在巴布亞。進退兩難,只能繼續呆在收容中心。

2013年曾經在收容中心工作過四個月的澳大利亞學生尼科爾·賈奇說,「(抵達)瞬間就有一種被監禁的感覺。」

收容中心曾經是澳大利亞海軍基地,最初啟用時只有一排排老式的軍用帳篷,擠滿了主要來自伊朗、伊拉克、阿富汗和斯里蘭卡的庇護尋求者。

賈奇形容這裏的條件「有辱人格」,「大小便的臭味、難以承受的高溫,還有蚊子。」有人得了瘧疾、傷寒,沒有自來水、經常連手紙都不夠用,更是於事無補。

條件惡劣只是對收容中心一長串指控的一部分。賈奇說,「幾乎每天都能看到工作人員羞辱人家。見過不少種族歧視、虐待。」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今年1月,申請庇護者絕食抗議

本來已經非常弱勢的庇護尋求者處境更是雪上加霜。賈奇說,「不少次看到有人想自殺、自殘,或者坐在那兒哭嚎。」

歐米特則說,精神疾病非常普遍,自殘幾乎每天都有發生,「好多難民……惡夢纏身。」

2014年2月,難民和看守之間的對立達到沸騰點,引發暴力衝突。澳大利亞議會調查結論說,這是「完全可預見的。」後來,收容中心的條件有所改善,蓋起了新房,有了清潔水,晚上有燈光照明,安全護欄也有所加高。

但是,不滿仍在發酵。今年1月,大約700名庇護尋求者絕食抗議,其中至少10人用鋼針封唇。

澳大利亞政府為自己的強硬措施辯解說,這是打擊人蛇的必要措施,而且,乘嚴重超載的破船從海上偷渡危險太大,這是挽救人命的最好方式。

2013年,載有26000多名庇護尋求者的400艘船隻抵達澳大利亞,期間共有300多人喪生。相反,2014年抵達澳大利亞的船隻有一條,另外15條船被澳大利亞海軍截獲後拖走。

年末,澳大利亞政府和柬埔寨簽署類似協議,在瑙魯的庇護尋求人有可能安置在柬埔寨。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安置在文化、宗教迥異的巴布亞新幾內亞

至於目前在巴布亞新幾內亞收容中心的人,估計最多可能有幾百人—不過具體數目不詳—已經自願回家。截至到目前為止只有80人獲准庇護,其中10人搬出收容中心,暫時在馬努斯島停留,等候被安置在巴布亞新幾內亞其他地方。

儘管巴布亞新幾內亞和澳大利亞地理位置非常接近,經濟、文化卻有天壤之別。

2014年,根據「經濟學人集團」(EIU)評估,澳大利亞14城市進入「最宜居」城市前10名。但是,巴布亞新幾內亞首都莫爾茲比港位居倒數第三,僅僅好過孟加拉的達卡和敘利亞的大馬士革。

犯罪率居高;失業率居高;教育、醫療水平低下;720萬人說700種語言;五分之四是農村人口,現代化生活設施匱乏。

批評人士質疑,這樣一個本身有許多問題的國家能否承受得住和自己沒有多少文化關聯的外國人湧入帶來的衝擊。也許,這也是很少尋求庇護者申請留下來的原因之一。

馬努斯市長查理·本傑明說,「他們根本不想呆在巴布亞,他們想去的是澳大利亞。如果不想留下來、被強迫留下來,肯定會出問題。」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馬努斯島許多居民生活仍然沒有實現現代化

本傑明還說,「把文化背景、宗教背景不同的人安置在巴布亞新幾內亞,讓我們接受並不容易。」

澳大利亞每年為收容中心撥款,雇佣當地的清潔工、餐飲工、保安。馬努斯還收到澳大利亞的開發援助款。

一些庇護申請人搬出收容中心,住進了巨資修建的新房區,條件比大多數島民都要好。這已經引起了一些人的不滿。

本傑明市長說,「他們給我們的幫助、與我們給他們的幫助等同嗎?我並不這麼看。也許,我們的期待值過高。」

不過,歐米特的期待值已經降到了最低點。

「還不如監獄,我們必須面對的是未知數。囚犯知道自己要蹲多少年,但是我們不知道。」

「我的將來會是怎樣?抱歉,我早就不在乎了。」

(編譯:蘇平 責編: 顧垠)

BBC在世界各地派駐的大批記者在密切跟蹤國際重大政治事件的同時,還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時間了解所在地區的人文、社會、自然等各方面的情況。《記者來鴻》欄目就是這些記者從世界各個角落髮回的隨筆、感想,希望這個欄目可以成為您了解世界的小小窗口。

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