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就業難—少生孩子多出口?

出國做工的女佣曾被看作菲律賓的國家英雄,並且已經成為家政業的國際「知名品牌」。近年來,菲律賓經濟在騰飛,但面對人口爆炸,國內的就業機會還是僧多粥少。怎麼辦?

馬尼拉。走進國營的女佣培訓學校,看到上午安排的各項課程已經在熱火朝天地進行中。客廳裏,一群身著制服的清潔工手拿雞毛撣子,正在打掃各個角落;廚房中,凖廚師正在全神貫注地凖備色拉。

學院給人一種肥皂劇布景的感覺,每個房間都仿照豪宅實況精心布置。樓梯下是一間教室,擺放著老式桌椅。他們告訴我說,未來的女佣們在這裏上課,學習衛生常識、尊重雇主、家政管理等課程。

菲律賓政府每年都要培訓成千上萬的女佣、司機、機械師、園丁,最終目的是要讓他們到國外去找工作。

對於菲律賓國家來說,這是一個雙贏舉措。目前大約有一千萬菲律賓人在國外做工,這些「經濟流亡人」賺取外匯寄回家,成了菲律賓經濟的一個生命線。大規模的勞動力大逃亡也成了一個安全閥,菲律賓人口每年增加兩百多萬,政府無法提供足夠的國內就業機會。

一位名叫瑪利亞的女生說,「我們很自豪。我們是國家英雄!」

「國家英雄」這個字眼最初是政府在一項宣傳活動當中提出的。很明顯,圍在我身邊的二十多位女郎—無一例外統統身著整潔制服且彬彬有禮—都迫切希望自己真能成為女英雄。

我問她們,「離開家人,肯定也不容易吧。」

伊芙琳回答說,「我們沒有其他的選擇。」伊芙琳身材嬌小,不過也就1米5剛出頭。她說,「我有一個小孩,但是養不起。我要是去科威特,就能掙錢寄回家,我媽媽可以幫我帶孩子。」

其他不少人點點頭、表示認同。看起來,幾乎所有的人都面臨和孩子分開至少三年、也許更長的前景。她們的未來,是在陌生的文化中長期做佣人。

屋內的氣氛好像一下子陰沉了許多,面前的女孩子將近一半眼裏浮現出淚光。

除了海外勞工往回寄錢之外,讓菲律賓經濟可以維持下去的還有另外一個新現象,也就是「業務流程外包」BPO,或許我們可以將其稱作「呼叫中心經濟」的崛起。越來越多的西方公司將部分低成本運作、後勤業務轉移到菲律賓。

「跨洋呼叫中心」(Transcom)的經理蒂恩·塔布斯自豪地說,「我們已經超過了印度!」

她帶我去參觀,一排排菲律賓電話員正在替一家英國運貨公司接電話。當時是馬尼拉午夜、倫敦下午四點,電話響個不停,這樣的忙碌將持續到黎明。

蒂恩說,「英國公司非常喜歡用菲律賓人,因為我們的英語沒有口音。大學裏最優秀的畢業生來我們這裏找工作。我們只用聰明的好孩子。接受完我們公司的培訓,他們甚至會懂得英國式的諷刺與幽默!」

菲律賓人口三分之一在15歲以下。菲律賓可能在全球經濟體系中找到了一個獨特的立足點,但是,現在這樣的經濟增長率雖然很令人矚目,仍然不足以支撐人口激增的前景:預測顯示,未來30年內菲律賓人口還將翻一番,從一億增加到兩億。

也許,這就是為什麼簡·朱迪拉的手中掌握著決定菲律賓經濟前途的關鍵因素?

簡並不是企業家、也不是政治家,她是一名生殖健康工作者,在馬尼拉一些最破爛的貧民窟中幫助窮人。

去年,菲律賓政府批准一項新法律,簡才有可能開始向窮人免費提供安全套、避孕藥,甚至為自願的婦女作絕育。菲律賓90%人口信奉天主教,影響強大的天主教會竭盡全力反對這項舉措,不過最後,教會還是輸了。

簡介紹我認識希拉琳·岡薩雷斯。她臉色蒼白,三十多歲,已經有10個孩子,現在又懷孕了。我問希拉琳,你(又懷孕了)高興嗎?她回答說,「生下這個孩子、做了絕育,我就高興了。」

她說,「我的老大已經輟學了,我們快要送不起其它孩子上學了。我告訴自己的孩子們,以後就生兩個,然後就一定要避孕。」

如果岡薩雷斯的下一代人聽從她的勸告,那麼,菲律賓的前途可能還是光明的。如果不聽,成千上萬的年輕人還會身陷貧窮,出國當勞工,還會是他們別無選擇的逃避手段。

(編譯:蘇平 責編:董樂)

BBC在世界各地派駐的大批記者在密切跟蹤國際重大政治事件的同時,還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時間了解所在地區的人文、社會、自然等各方面的情況。《記者來鴻》欄目就是這些記者從世界各個角落髮回的隨筆、感想,希望這個欄目可以成為您了解世界的小小窗口。

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