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老外在中國看急診之軼事

英國的急診部 Image copyright z
Image caption 英國醫院的急診部的服務水平經常受批評

在英國,隨著大選步步逼近,全民醫療保健體系又成一個重大政治問題。現有的急診「候診不超過四小時」達標比例不斷成為頭條新聞。最近,史蒂夫·英格蘭在中國乘火車出門,吃鐵蠶豆引發嚴重後果。但這也給了他一個絕好機會:親身體驗中國醫院的急診部!

「肇事」的是一枚蠶豆!

在中國,乘火車出門,旅途漫長,彷彿看不到頭。目的地距離遙遠,中國地域廣大。所以,不管你的起點站是破舊、城堡一般的毛時代風格,還是嶄新的未來範—大理石的地面、巨大的顯示屏,坦率說一句,讓我們的機場都自慚形穢—那裏總會有商店,供旅客上車出發前做好各種凖備。

車站裏的商店居然還出售肥皂、毛巾!此外,就是形形色色、令人眼花繚亂的各色中國食品。巨大的方便麵,「出身」不明、嚼不動的肉乾、肉脯、花生、瓜子、味道奇異的巧克力,還有,幹乾脆脆的蠶豆。

從北京坐火車去屯溪。沿途,車窗外是無窮無盡的鄉村景色,間或,看到一些小鎮、森林般的吊車群,接著興建已經數不清的高層公寓。

張開嘴,將那枚「恐怖」蠶豆投進去,一咬為二。一聲尖叫、一口冷氣,一枚牙齒也裂成兩半兒。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火車旅途中的小吃為記者帶來了麻煩

抵達目的地屯溪,我們來到已經訂好下榻的旅店。旅店名字非常奇怪,叫「考拉青年旅社」。其實,我們一行人當中沒有任何一個還能算得上「小青蔥」。

在亞洲許多國家,牀大多非常非常硬,躺上去如同睡木板。不過在青年旅社,由於客人大多都是外國人,牀一般比較軟。

考拉青年旅社的工作人員非常友好,給我們寫下一個牙醫的地址。當地一名出租車司機開車拉著我們,穿過令人心驚肉跳的車流,最後把我們放在了一個好像百貨商店的建築外面!剛才,注意到司機曾經上下顛倒拿著我們的字條看,我對他的信心本來就沒有增強多少。

這裏果真是百貨公司。不過所幸的是,化妝品櫃台的小姐熱心幫忙,告訴我們牙醫就在拐角。

等了一小會兒,我們被帶入一個很大的開放型空間,裏面擺著一排一排的牙醫椅,大約有20-30個吧。然後我們就被介紹給一位牙醫。

牙醫填寫一些表格文件的時候,我們目光遊弋、掃過一個半開的抽屜。抽屜裏裝滿了表格、橡皮圖章;工作台堆滿雜物;地板骯髒。再看看各項工具器皿,污跡斑斑,顯露出磨損跡象;還有,更多的骯髒。

牙醫的助手很年輕,看到我們的臉色,趕快道歉說,這裏的條件達不到西方標凖。

坐上升降椅,牙醫開始在嘴裏敲打,突然碰上那顆出了事故的牙,忍不住手舞足蹈、痛苦尖叫。令人不安的是,看到這一幕,牙醫居然笑了起來!然後說,「不行,這個我看不了。」我們必須去當地醫院的急診部。所幸,醫院就在馬路對過兒。

到了急診部,我們被告知,不交費不接待。畢竟,我們是外國人,這是中國醫院。我們乖乖交錢,6塊錢人民幣,大約60便士?

牙醫那位年輕的助手和我們一起來的,當翻譯。他帶我們走進牙醫門診部。看到前面那個病人正在從椅子上爬下來。他帶著手銬!我心裏不禁更加忐忑。難道這裏不用麻藥?

後來,對方解釋說,沒問題,確實有止痛手段。那位老兄之所以帶著手銬,是因為他是囚犯,看守帶著來的。

第二次坐進升降椅,嘴裏再次開始接受敲打。又一次手舞足蹈、更多的痛苦尖叫。

「啊,肇事的牙,你想不想拔掉?」是,想拔。那麼,需要交牙醫錢、藥費。畢竟,急診不對外國人免費。這樣的政策我們已經聽過一次了,所以再次交錢。50元,大約相當於5英鎊。

打上止痛針,牙醫大手一揮,肇事的牙立刻就被徹底解決!他驕傲地舉著牙,給湊過來看熱鬧的一小群人展示。

老外出現在中國醫院還比較新鮮,從醫護到病人,誰也不想錯過。

片刻之後,我們又坐上出租車,穿過車流,回到青年旅社。這時,我不由得開始思索,要是這一切發生在英國醫院的急診部,會是怎樣呢?

在中國,前前後後,我們總共用了還不到一小時。

(編譯:蘇平 責編:顧垠)

BBC在世界各地派駐的大批記者在密切跟蹤國際重大政治事件的同時,還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時間了解所在地區的人文、社會、自然等各方面的情況。《記者來鴻》欄目就是這些記者從世界各個角落髮回的隨筆、感想,希望這個欄目可以成為您了解世界的小小窗口。

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