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自願交稅 寬大處理?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刷成黃色的水泥大樓外,看到一個男人正在把一頭羊綁在欄桿上。這樣的景色並不新鮮。也許他剛在牲口市場買了羊,回家路上順便到稅務局來辦點事。

走進大樓,看到一排排收銀員坐在鋁框厚玻璃窗後面。每個人面前的櫃台上都擺著一隻大手包。每隻手包的顏色都不同。馬里貧困深深、問題多多,但是,你卻總能被不經意的美麗打動。

不過,收銀員無所事事、目光遲鈍。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認為,馬里有潛力增加國庫收入20%。在稅務局,沒有看到這樣的跡象。

我的使命是:登記成為納稅人。因此,我需要轉到收銀員後面,去雅塔拉女士的辦公室。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雅塔拉(右側後排)和同事

辦公室只有鞋盒那麼大,雅塔拉女士和其他三個同事共用。每張辦公桌上也都擺著一個手包。還有一台電腦,是用來打印報稅表的。不過,所有的數據都被抄錄在一摞摞的練習本上。有些字跡是紅色、有些是藍色。

雅塔拉帶著眼鏡、文質彬彬的樣子。初次和她相遇,還是在馬里一年一度的稅務調查其間。查稅時辰一到,稅務局全體工作人員手持文件夾,走出辦公室,在街頭巷尾搜索更多的納稅人。

總會有「倒霉蛋」,比如,哪個小商店被查封、店主遭「殺雞給猴看」處理。今年這一次,被查到的是一個賣飲料的小販。稅務局給他一張單子:欠稅8萬(相當於大約160美元,100英鎊)。他沒交,稅務局來人給他的商店上了鎖。又過了一個星期,店主提出,自己可以交一半,然後再加上送給稅務局工作人員幾箱桔子汁。問題解決了。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康特先生

雅塔拉帶我去見她的上司康特先生。康特先生自己獨佔一間辦公室,居然還有一把專給客人凖備的椅子呢。我坐下來,幾乎看不到康特先生了。稅收規則的書、財政部的文件堆在桌子上,一座座小山一樣。康特詢問我作為自由記者的開銷等情況。我如實回答,他不停地做筆記,我卻根本看不到他寫了些什麼,心裏感覺有點不安。

「交稅,有兩種方案,30%或者3%,你選擇哪一個呢?」

「嗯……3%?」我小心翼翼地說了一聲。對方回答,「那就3%吧。現在,我們一起去見我的一級。」

聽到這話,我並不吃驚。在馬里,等級就是一切。在解決柴米油鹽等日常事務過程中,我已經見過馬里水電局、郵政局的總經理。我想,有人心甘情願地找上門來交稅可能非常罕見,上級領導要親自看一看。

康塔科的辦公室非常寬敞,三面牆邊都擺著椅子。這也很正常。在講究等級的馬里,人們經常團隊集體行動。會面,有許多客套、講究。頗為怪異的是,對方還等著我介紹英國政府對馬里北部圖阿雷格反叛要求獨立自治問題的立場。

我的回答蒼白無力,「呃……英國就是希望保持和平。」我所有能量,都用來克制知道自己只用上稅3%的內心喜悅了。

「好吧。」領導請康特向他介紹一下我的案底。他們兩人拿出計算器,一陣敲打,搞出一個數字:236160法郎(約合380美元,260英鎊)。

最後,康塔科說,「嗯。我想湊個整數。再說,英鎊很強勢,我看,我們就收30萬吧(485美元,327英鎊)。」

他臉上的表情很坦率。在馬里,不管買什麼東西,對方臉上可能都這樣,好像在說,「我就要這個價,你出什麼價?」

「還有,我們要現金。但是我們能給你開發票。」

離開康塔科的辦公室,下樓途中,康特對我解釋說,「馬里經濟80%是非正式的。政府認為,3%的稅率可能能夠吸引來更多的納稅人。人們沒有認識到,按照原有局面,我們連1%或者2%都收不上來。所以,現在這樣新的稅率其實還是上調了呢。」

用這個標凖來衡量,馬里稅務局其實從我身上「榨到了不少油水」。也許,因為我自覺自願去上稅,礙於最基本的公平感,稅務局的人才沒有把我放進原本更應劃入的30%那一類?

離開稅務局時,看到綁羊的那人也要走。不過,羊還在欄桿上。

我大喊一聲,「先生!」對方轉過頭來。「是你的羊嗎?」他搖了搖頭說,「不是,不是,我只能把羊給了他們。」

就這樣簡簡單單地回答了一句,走了。

(編譯:蘇平 責編:路西)

BBC在世界各地派駐的大批記者在密切跟蹤國際重大政治事件的同時,還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時間了解所在地區的人文、社會、自然等各方面的情況。《記者來鴻》欄目就是這些記者從世界各個角落髮回的隨筆、感想,希望這個欄目可以成為您了解世界的小小窗口。

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