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昆明小人國 真是避風港?

「小矮人」們集體表演文藝節目 Image copyright xinhua
Image caption 「小矮人」們集體表演文藝節目

雲南昆明市,有一個特殊人群生活的地方:四川商人陳明鏡在2009年創辦的「小矮人主題公園」。小人國自從誕生以來,不時引發爭議。批評者認為,這是以矮人的尊嚴為代價迎合人們的好奇心。記者親往一遊,聽聽小人自己怎麼說。

抵達「小人國」。透過薄霧,看到歡迎團隊走上來迎接。看上去沒有不快樂、受剝削的樣子。他們好像都穿著小孩子的化妝華服,伸出一雙雙小手,和我熱情握手。

「衛隊」站在一旁,身穿中世紀風格少兒版的戲裝,舉著塑料盾牌。身材袖珍的舞蹈演員濃妝艷抹,面帶微笑,優雅地向來看上午場演出的50來名客人揮手。

翻譯告訴我說,這裏還有矮人消防隊、警察、議會和民主選舉產生的領導人。不會跳舞、演戲的,被分配去做保安、手工、餐飲、保潔等工作。

看上去,(小人國的)組織和管理好像比附近的昆明還要更加有序。昆明,有美麗的自然風光、遠大的理想追求,但是,基礎設施好像近期的發展並不配套。豪華酒店內,配備了高清晰大屏幕的電視,但是沒有暖氣;高速路修一半留個爛尾;別怪我沒警告你啊,公共廁所處理液體還可以,固體?恕不接受。

小人國就好像《格列佛遊記》中的裏裏普特。小土丘上,散落著塑料的蘑菇房,如同1990年代任天堂遊戲機裏的布景。一群小矮人列隊走出,開始每天的遊行表演。其實,他們並不住在蘑菇房裏,宿舍就在不遠,有取暖條件。

Image copyright xinhua
Image caption 「小矮人王國」的「皇家衛隊」

遊行中,演員們簇擁著「國王」。國王上了年紀,比大多數矮人身材更加矮小。他身披黑色華袍,向「臣民」揮手致意。

小人國裏所有的人都很矮:居民必須滿足一定的身高限定標凖才可進入。奇怪的是,就連街上的狗—吉娃娃、蝴蝶犬—也都非常袖珍。

一位熱情洋溢的主持人通過麥克風介紹當天的節目安排。演員歌唱技巧若有不足、仍可拿出滿腔熱情作彌補。觀眾主要都是中國遊客,他們一邊拍照,一邊喝彩。

演員先後表演了民族舞、體操、秀肌肉等等。一位袖珍壯漢,胳膊上肌肉隆起,舉起比自己身體還要大的重物,令人嘆為觀止。一位男扮女裝的矮人朝觀眾投去隆胸的硅膠,人群爆發出大笑,並向他投擲玫瑰花。

遊客和演員合影—個子越矮的越受人歡迎,然後去小矮人家和他們一起喝茶。

小人國的負責人好像非常希望我能盡可能多地接觸到小矮人。他們堅持說,這裏沒有秘密。居民看上去確實好像很開心、放鬆。我被告知,在中國其他大多數地方,他們碰不到和自己身高相仿的人,但是在小人國,他們感覺自己被接受,還能上語言課,配發衣服,工資也可以接受。

我遇到一位主持人,她叫「小小」,在小人國裏有男朋友。她說自己很開心。小小說,小人國裏的200來人,只有幾個離開了,大部分原因是由於想家。小小告訴我,從前她曾坐吧台唱歌、賺零錢。喝醉的人會動手動就、朝她潑酒。現在她能登上正式舞台演出了,這是她一直的夢想,而且,人們會很禮貌地鼓掌、投鮮花。

另外一位居民則告訴我,來這兒之前曾經在冶煉廠上班,有毒。還有人曾經靠小偷小摸、乞討為生。聽上去,中國對矮人開放的正式工作可能不多。許多人在其他許多地方忍受的嘲弄、欺凌在這裏並不會發生,因為,人人都很矮小。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小矮人王國」的樹形城堡

我在雲南停留三天,其間數次去小人國。雖然遊客喝彩、拍照,但看上去他們確實很有禮貌。

漸漸地,我們明白了,對那些選擇在小人國生活的人來說,愛與性,也是很大的磁石。從前,由於身材矮小,許多人根本沒有戀愛經歷,但是現在,人人都很平等。小人國裏已經有過幾起婚禮,當然還誕生了下一代。

這裏門上都不安鎖。他們告訴我,沒有犯罪。任何爭執—不管是兩口子打架還是其他什麼原因引起的糾紛,都有選舉產生的委員會負責解決。

舞台上,他們呈現給公眾的那一面花裏胡哨,甚至可以說有點俗艷。就好像蹩腳旅遊景點擺放的聖誕老人小屋一樣。但是,在私人空間,他們能有隱私、尊重。

離開前,我又去和小小聊天。她說,她知道,不管走到哪裏,不管是在小人國還是在外面的大世界,自己的身高總會惹眼。

但我還是不由得暗想,每天被人盯四個小時,換取更多一點點安全和幸福,公平嗎?合算嗎?坤民

(編譯:蘇平 責編:路西)

BBC在世界各地派駐的大批記者在密切跟蹤國際重大政治事件的同時,還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時間了解所在地區的人文、社會、自然等各方面的情況。《記者來鴻》欄目就是這些記者從世界各個角落髮回的隨筆、感想,希望這個欄目可以成為您了解世界的小小窗口。

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