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英國大選和「固定任期議會法」

cameron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英國首相卡梅倫在3月30日前往白金漢宮請求女王解散議會

英國將在5月7日舉行大選,這也是2011年「固定任期議會法」生效以來,英國首次舉行的大選。

在此前的大約一百年時間裏,英國大選一直按照1911年「議會法」行事,一屆議會的任期不得超過5年,但是沒有最短期限。

從理論上講,決定何時解散議會舉行新大選的權力在於君主。

但是,隨著時代的發展,王室越來越多地依賴於首相的建議,只是簡單地同意首相的決定。

何時舉行大選的決定權最終完全落入首相之手,這使得執政黨能夠按照自己認為最有利於自己的時機舉行大選,也使得這樣的權力成為建立在共識基礎上的執政黨應得的優勢。

但是,一屆議會5年最長任期的規則始終沒有被違反,除了兩次世界大戰的極端特殊情況。

按照現行的2011年「固定任期議會法」,英國大選每5年舉行一次,具體日期是5月份的第一個星期四。

也就是說,未來兩次大選將分別在2015年5月7日和2020年5月7日舉行,這兩天都是5月份的第一個星期四。

根據統計,在從1945年戰後首次大選到2011年「固定任期議會法」生效的這段時間裏,英國平均舉行大選的間隔期是3年10個月,遠遠低於5年最長任期。

有人得出計算結果,由於新法律的實施,英國在未來100年將會少舉行6次大選。

執政黨的特殊優勢

從另一個方面來講,這也說明歷史上英國的執政黨非常喜歡使用決定何時舉行大選的這項權力。

他們會在認為自己民望最高的時候宣佈舉行大選,而不是等到最後。事實證明,他們有時候把握了良好的時機,有時候是不得已而為之,有時候還會出現對形勢的誤判。

1945年7月,英國舉行戰後首次大選,工黨以壓倒優勢戰勝戰時英雄丘吉爾領導的保守黨,讓所有人感到驚訝。

五年以後的1950年,工黨再次戰勝保守黨。但是,工黨這次贏得不爽,僅僅獲得5個議席的絕對多數。這樣的微弱優勢促使工黨領袖艾德禮在1年8個月之後的1951年10月舉行大選。

但是,工黨試圖以提前大選擴大自己執政能力的努力並沒有奏效,反而讓丘吉爾再次回到了權力的中心。

戰後歷史上其他比較著名的提前大選包括1974年10月大選,因為這次大選相距1974年2月大選僅僅8個月,是戰後僅有的同年二次大選。

在1974年2月的大選中,英國工黨獲得了最多的議席,但是並沒有獲得超過總議席半數的絕對多數,這使得工黨領袖威爾遜領導的政府缺乏權威,處處受制。

威爾遜決定在1974年10月舉行大選,終於獲得了3個議席的絕對優勢,得以在1979年輸給撒切爾夫人之前完成了一個完整的任期。

撒切爾夫人也應該是一個提前大選的受益者。在她執政的前3年,英國經濟狀況非常糟糕,失業率飆升。

到1983年,英國的經濟形勢開始好轉,而英國在福克蘭群島戰爭中取得的勝利也把撒切爾夫人的聲望推到了一個頂點。

機不可失,撒切爾夫人決定在1983年6月舉行大選,獲得壓倒性勝利,把1979年的43席絕對多數擴大到了144席,穩穩地拿下了第二個任期。

增加妥協

許多分析人士認為,2011年「固定任期議會法」的實施使執政黨失去了一項優勢,也會促使各政黨在出現無絕對多數議會的情況下妥協退讓,被迫組成聯合政府。

當然,5年一次大選的新規則也不是絕對不能動搖。如果議會通過對政府的不信任案,也可以提前大選。當然,這樣的情況並不容易發生。

此外,首相也可以在具有充分理由的情況發佈行政命令,把大選日期提前或推遲兩個月。

但是我們至少在新法律實施後的第一次大選中看到,英國首相卡梅倫沒有使用這項行政權力。

與此同時,隨著新法律的出台,英國王室更加凸顯出自己的象徵性地位,與具體政治事務漸行漸遠。

按照新法律,英國議會應在大選前25個工作日自動解散。也就是說,當英國首相卡梅倫在3月30日中午驅車前往白金漢宮當面請求女王准許解散議會並舉行大選的時候,英國議會已經在當天凌晨0點過後自動解散。

這似乎是明顯的先斬後奏,但人們也很難想像女王會拒絕按照首相的建議解散議會。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