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加勒比的蟒蛇很聰明!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過去很長時間,阿魯巴島上的人搞不懂,蟒蛇怎麼這塊就泛濫全島。後來發現,蟒蛇這個「新移民」學會了新手藝:蹭車。

也許,許多人做夢都想來加勒比一遊。但是,從我現在的立足點四下一望,既沒有朗姆賓至,也沒有逍遙躺椅。身邊是茂密的仙人掌,棕黑的灌木叢,巨大的岩石,偶爾還有一兩隻暴躁的山羊。

這片幹枯的荒地,看上去更像是澳大利亞的北領地!

這還不算,我的導遊羅伯特介紹說,在阿魯巴的阿勒柯克(Arikok)國家公園,蛇—具體講,是蟒蛇—無處不在!

這一點,讓我更加清醒地認識到,這可不是夢想中縱情聲色的天堂海灘。我是置身於荒島野地,陪伴我的是「侵略者」。況且,和那些在奧拉涅斯塔德(阿魯巴首都)琳琅滿目的免稅店裏逛來逛去的一群群遊客比起來,這個外來物種可是更加致命。

驕陽當頭,酷暑難耐,我們繼續步行穿過國家公園。羅伯特告訴我說,「1990年代,有人帶著寵物蟒蛇來(阿魯巴)。可能後來養不起了,成年蟒蛇需要吃活雞那類東西!這個人就把蟒蛇放生了。蟒蛇好像一下子就愛上了阿魯巴,繁榮發展。」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阿魯巴阿勒柯克國家公園景色宜人

蟒蛇很高產,有的一年就能產下30-50小蛇。沒多久,島上的蟒蛇隊伍就快速擴大,給鳥類帶來災難性後果。有人估算,每年,蛇要吃掉17000隻鳥。

不過,直到最近,人們一直搞不懂的是,蟒蛇怎麼這麼快就擴散到了阿魯巴的最北角。

1986年,阿魯巴地位改變,成為荷蘭王國的一個自治國。此後,阿魯巴成為遊客—主要是美國遊客—療養休息的大後方。乳白色的海灘、湛藍的海水、各種享樂設施齊全的豪華酒店,都成為吸引遊客的磁石。

但是,過去幾年,就連遠離荒涼的阿勒柯克國家公園、濱海地區的酒店都發現蟒蛇登門造訪。

原來,這些蟒蛇找到了一條簡便有效的交通方式:搭便車!

羅伯特告訴我說,「蟒蛇非常喜歡汽車發動機附近的溫暖。所以他們爬到引擎蓋下,一點勁兒都不用費,立刻遊遍全島。」

為了治理蟒蛇蔓延,園林管理人員想出的辦法包括:不定期發動「全國獵蟒日」。

羅伯特介紹說,「任何人能交上一條活蟒蛇,都會獲得獎金10美元。然後我們把蟒蛇交給政府,有關部門負責銷毀。不過,交死蟒蛇不能領獎金。」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這是在英國牛津拍攝到照片:一條五英尺長的蟒蛇藏在迷你(cooper)車裏面

「第一次獵蟒日,繳獲的蟒蛇之多我們簡直不敢相信。有一個哥們提來一個大口袋,裏面裝滿了大概30條蛇,都還活著呢。」

「我要天天在這個公園裏轉。這份活不容易,我非常害怕蟒蛇。還好,過不了多久我就要退休了。」

和羅伯特出去健步期間沒有見過蟒蛇,那天晚些時候,我決定參加一些阿魯巴傳統的旅遊活動:乘船出海去浮潛,阿魯巴水溫較高,可以觀賞到許多奇美的熱帶海洋生物,比如鸚嘴魚。但是,出了海,沒多久,話題還是轉到了蟒蛇身上。

帶我出海的是船長安東尼。我和他提起那天早上曾經和羅伯特一起去漫步,他立刻翻出手機對我說,「你一定要看看這段視頻。」

他用手擋著陽光,給我看一段晃悠悠的錄像。畫面上,安東尼的三條傑克羅素圍攻一條面帶怒色的成年蟒蛇,一直到將蛇致死。

安東尼說,「當時,我正在一條小路開車。突然,蟒蛇從引擎蓋下慢慢爬了出來。難以置信。我停下車,把蛇踢到路上車邊兒。我的狗立刻圍了上去。」

當然,蟒蛇死了,意味著安東尼無法領到10美元。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阿勒柯克國家公園的蟒蛇

這條蟒蛇看來是個倒霉蛋,因為,儘管時常發動獵蛇日懸賞捉拿,儘管當地人不停地努力鏟除這個不受歡迎的入侵者,今後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蟒蛇看起來好像還會接著蹭車遊小島。

羅伯特解釋說,「蟒蛇適應能力太強了。我們當然希望所有的外『人』都能愛上阿魯巴,但是,蟒蛇在這安家,扎根,好像也有點太過分了。」

(編譯:蘇平 責編:董樂)

BBC在世界各地派駐的大批記者在密切跟蹤國際重大政治事件的同時,還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時間了解所在地區的人文、社會、自然等各方面的情況。《記者來鴻》欄目就是這些記者從世界各個角落髮回的隨筆、感想,希望這個欄目可以成為您了解世界的小小窗口。

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