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特寫:鄧永鏘爵士--追求完美的「中國人」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中國站在倫敦開幕時,英國查爾斯王儲夫婦和中國駐英大使劉曉明到場揭幕,鄧永鏘爵士(右一)(照片由鄧永鏘爵士提供)

一提到鄧永鏘爵士,香港及英國媒體常常形容他是「上流社會紅人」,儘管他本人似乎並不同意這樣的描述。不過,如果說他是『上流社會裏最有人脈的人』,估計鄧爵士本人不會反對,他曾笑稱自己最不缺的就是朋友。

在英國,鄧永鏘的朋友圈就包括查爾斯王儲、已故英國前首相撒切爾夫人、前首相梅傑和布萊爾、名模凱特·莫斯、著名華裔小提琴家陳美、金融家羅斯柴爾德勛爵等眾多政商界領袖和名流。

創辦「中國站」

近來,鄧永鏘爵士又把一些名流朋友們請到「中國站(China Exchange)」作客,其中包括英國著名建築師福斯特、谷歌創辦人之一史密特等。這些嘉賓和他神聊六十分鐘。架式很像個沒有攝影機的電視名人脫口秀。而聽眾只需花上五英鎊,就可入場聽鄧爵士與這些名人海闊天空地聊天,並有機會向這些名人直接髮問。

中國站是鄧永鏘爵士今年2月底在倫敦市中心唐人街開設的一個非牟利機構,他對BBC中文網表示,創辦「中國站」就是為了促進中西文化交流,他說:「『中國站』要向觀眾展示最好的的東西」。

他補充說,如果「中國站」只介紹中國,年輕人就不會來,但是請一流名人他們就會來,因此「中國站」講求的是完美,而不只是中國。

至於為何命名為「中國站」,他的解釋是,因為站即火車站,有來有往,他希望「中國站」能起到一個平台作用,讓外國人可以進來這裏看看中國,中國人也可以進來看看外國。

老牌「愛國者」

其實,鄧永鏘雖然外表很西化,而且在英國結交了不少上流社會的朋友,但他卻不斷強調自己的中國人身份。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1983年至1984年,鄧永鏘在北京大學教書時與其學生們合照 (照片由鄧永鏘爵士提供)

事實上,他至今曾經經營過的生意,絕大多數在英文名稱上均與China(中國)和Tang(諧音,既是普通話中唐,也是其姓的英文拼音)有關,例如香港China Club(中國會)、國際時裝連鎖店Shanghai Tang(上海灘)、在倫敦及香港的餐廳China Tang(唐人館)等。

他對此的解釋是,因為他非常愛國,但他也同時強調說,他只是愛國,而不是愛任何政黨。

說起愛國,鄧永鏘也稱得上是一位以身作則的「前輩」,因為,早在1983年,他就帶著他的香港女明星女友張淑儀跑到北京大學教了一年半的書,而且還在北京宣武門一家基督教堂與張淑儀女友舉辦了婚禮。

他對BBC中文網回憶說,他的中國情結源於1979年,在澳門富商何賢的安排下,他和何賢的兒子何厚鏵(後來擔任澳門特區首任特首)去中國的安徽爬黃山,這也是他首次踏足中國大陸。他說,當他看到雲海就覺得很偉大,從此就開始「真真正正愛國」了。

他對當年在北大教書的經歷仍然記憶猶新,甚至還記得當時在北大教書的月薪為400多元人民幣。

他向記者透露說,他在北大最初是教授西方哲學,但不久就趕上中國反精神污染運動,北大校方告知他不能再教哲學課,後來又改為教授英語。班上共有14名學生,都是中國文革後首批公費派往英國留學的博士生。他還向記者展示了當時與學生們一起留影的合照。

中國人情結

這一經歷似乎也影響了他事後的事業發展,甚至也啟發他日後創辦『中國會」、上海灘和倫敦唐人館。

而在倫敦社交圈中,也經常可以看到他身穿唐裝周旋於英國名流中,這一方面可能是為了其上海灘時裝做「人肉廣告」,但也反映了其濃厚的中國情結。就連他現任英國太太路西也形容他是fried eggs(炒雞蛋,意即「由裏至外都是中國人」)。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2015年3月,鄧永鏘(左一)與彭定康(左三)、龍永圖(前中國世貿談判首席談判代表)和中國外交部部長助理劉建超(右一)一起在上海出席BBC政論節目「問答時間(Question Time)」 (照片由鄧永鏘爵士提供)

2005年,BBC舉辦中國周,其中王牌時政辯論節目Question Time在上海實地舉行,鄧永鏘爵士也作為嘉賓之一參加了有關討論。

對於中英文化差異的問題,鄧永鏘爵士認為,許多人都過於強調中西文化的差異,但在他看來,中西文化的分別很少,而且共通點多於差異。因此他決定,我們講的不應該是中還是西,我們應該講的是好還是更好,甚至特別好。他特別強調說,中國的文化有好有不好,西方的文化也是一樣。

雖然鄧永鏘爵士經常亮相倫敦的社交圈,但他現在大部分時間都和他的英國太太住在香港。

他對BBC中文網說,他一直主張中港兩地的中國人應該多來往,相互認識及了解,因為香港中國人和大陸中國人的思想差別很大。

雖然這兩年香港人和內地人矛盾很多,但他認為,一個社會不可能十全十美,有得亦會有失。換言之,既然香港經濟需要大陸遊客的支持,因此對於一些大陸遊客帶來的影響也應該包容。

名門「窮二代」

鄧永鏘爵士出身香港一個望族家庭,其祖父是已故香港著名富商兼大慈善家鄧肇堅爵士。

現在在香港仍然到處可見以鄧肇堅命名的醫院、學校及慈善機構。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鄧永鏘童年時的照片(照片由鄧永鏘爵士提供)

不過,鄧永鏘爵士對記者表示,他雖然出身名門,但絕非大家想像中的「富二代」。

他曾經著書講述了其中的原因。原來鄧永鏘爵士的父親鄧伯勤一歲時得了重病,生命垂危,當時他祖父鄧肇堅非常難過。其祖母覺得既然兒子要不久於人世,就編了個謊來安慰鄧肇堅說,「算命先生早就預示鄧伯勤是鄧肇堅的剋星,所以無需為鄧伯勤難過。」

沒想到鄧伯勤後來活了下來。但這個善意的謊言卻永遠地拆散了這個家庭,因為鄧肇堅從此再不願見自己的妻兒。

所以鄧永鏘爵士是世家子,但並非含著金鑰匙出生。相反,他小的時候生活貧困。他曾在一篇文章中承認:他想起奶奶,不時仍會哭泣。

而在採訪中,鄧永鏘爵士也不時流露出對祖父鄧肇堅的不滿之情。據他說,祖父鄧肇堅後來做了爵士後,為了怕兒子一家人的生活遭遇影響了自己的形像,於是決定送兒子一家人到了英國,而鄧永鏘爵士也因此留學英國,首先在倫敦大學取得哲學學士榮譽學位,其後又在英國劍橋大學繼續深造並獲得博士學位。

不過,由於經濟還不富裕,所以他在留學時也要打暑期工來賺錢。他說,他曾經幹過不少不同的行業,包括在倫敦哈羅德百貨公司給客人量褲腳,在中餐館裏兩手托八隻大碟,也在馬房鏟過馬糞,甚至還洗過廁所。

追求完美的人

也許正因為如此,他在工作和生活裏非常注意各個細小環節,而且往往追求完美。他在採訪中也承認,這可能是他的一個缺點,甚至連其太太也對此有微言,但他同時認為,他這樣做是有道理的,因為他自己什麼都會,自然對別人的要求標凖也高。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鄧永鏘與太太及兒女合照(照片由鄧永鏘爵士提供)

在與鄧永鏘爵士進行的近一個小時訪談中,可以感受到他快人快語,直言不諱,談話亦莊亦諧,頗有老頑童風範。

從外表看,他的行為舉止很像一位傳統的英國爵士,但在內心深處卻又是一位非常重視傳統文化的中國人。而且無論在生活上還是事業上,他都是一個追求完美的人。

(採訪/撰稿:何越/李文 責編:路西)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