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正視歷史—該給誰塑像?

布達佩斯,多瑙河畔的匈牙利議會大廈 Image copyright z
Image caption 布達佩斯,多瑙河畔的匈牙利議會大廈

「俄羅斯奶油蛋糕上熱辣辣的性感男神」在布達佩斯殺了一個回馬槍,引起一場軒然大波。一個國家選擇給誰塑像,猶如一面鏡子,折射她如何詮釋歷史和意識形態的變遷。

「俄羅斯奶油蛋糕上一尊熱辣辣的匈牙利性感男神」。這位記者如此激情洋溢,是在形容什麼呢?

巨大的青銅雕塑。安德拉什伯爵(Count Gyula Andrassy)威風凜凜地騎著戰馬,將近14米高,巍然聳立在在匈牙利議會的南側!

那天早晨,我們站在廣場上,看到吊車把巨大的雕塑安放在基座之上。安德拉什伯爵的孫子馬克·奧德斯卡爾奇(Mark Odescalchi)更加謙遜。他說,「這是令人自豪的一個時刻。他是不是真的很宏偉啊?」

1867年,奧匈帝國初始時期,安德拉什伯爵深受同期政治家的敬重,費倫茨·迪克(Ferenc Deak)甚至稱讚安德拉什是「上帝送來的禮物」,表述對他說服奧地利上層下放權力給匈牙利人的欽佩。

安德拉什曾經出任奧匈帝國的總理、外交部長,他任職的第一次世界大戰以前那段時期,也是匈牙利歷史上最繁榮、最自信的一個時期。

現在這座新雕塑是1906年豎立的那座雕塑的完全翻版。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1956年匈牙利人憤起拆除斯大林塑像

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後,共產黨當局將安德拉什伯爵從歷史書上一抹而去。因為總體上來說,他們不喜歡貴族、特別不喜歡安德拉什伯爵供職的那個王朝。

安德拉什伯爵的塑像被拆解,融化成了斯大林,聳立在市中心的廣場上。一直到1956年匈牙利爆發革命,斯大林塑像又被憤怒的匈牙利人拆了個七零八碎。

現在,經維克多·歐爾班(Viktor Orban,匈牙利總理)領導的「匈牙利執政黨青年民主主義者聯盟」政府的首肯,安德拉什伯爵殺了一個回馬槍。

歐爾班政府執意將廣場恢復到1944年俄國佔領匈牙利之前的模樣,安德拉什伯爵塑像是完成拼圖的最後一塊。這樣做也是遵循匈牙利新憲法的基本精神。新憲法將德國和隨後蘇聯佔領時期一併描述為匈牙利喪失主權的時期。憲法前言稱,直到1990年5月恢復議會民主,匈牙利人才重新掌控了自己的命運。

過去幾個月,匈牙利政府斥巨資在議會廣場周邊重建的這尊安德拉什伯爵塑像其實已經是第三尊。

整個廣場都成了一個舞台,各色英雄競相登場,扮演今日政府精心詮釋的角色。

去年6月,匈牙利總理曾經在議會大廈以北為一尊蒂薩(Istvan Tisza)塑像剪彩。蒂薩曾是奧匈帝國首相,1918年遇刺。當時,歐爾班在演講中曾經說,塑像應該成為「強國新時代開端的象徵」。他還說,「為什麼運作不良的自由主義之後不可以接著開始一個繁榮昌盛的民族主義時代?為什麼不可以相信上帝選中匈牙利人來實現這一目標?」

這樣試圖一手詮釋匈牙利歷史令政府的一些異見人士非常不滿。他們批評歐爾班不僅偽造歷史迎合個人要求、而且為國家的未來下詛咒。

自由派歷史學家安德雷斯·格羅(Andras Gero)說,「聳立在廣場上的這四座雕塑的主人公,兩個在流亡期間喪命,一個被暗殺,只有一個—安德拉什伯爵還算成功。」

蒂薩塑像頂端,從地面上幾乎看不到的地方,是白色石灰石塑成的一條巨大蟒蛇,蟒蛇正在纏死一頭咆哮的雄獅。

另外一名歷史學家阿迪拉·伯克(Attila Pok)告訴我,「他們正在重新編纂歷史英雄排名榜。」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匈牙利總理歐爾班

為匈牙利政府擔當這起重任的是影響力強大的「真相研究所」(Veritas Institue)。該研究所一年前開始投入工作。其網站首頁稱,研究、重新評估匈牙利歷史必須在「沒有憤怒、沒有偏見的前提下展開」,必須以「對原始信息」的新研究為依據。

碧波蕩漾的多瑙河畔,燦爛的陽光照耀著匈牙利議會大廈,大廈置身於修繕一新的廣場上,猶如一條超凡脫俗的潔白八爪魚。凝重的青銅雕塑,高高聳立在光滑的基座上,各擺姿態。新栽的133顆幼苗,已經披上油綠的夏裝。鋪路石下噴發出縷縷蒸汽,如同乾冰,令過路的幼童和日本遊客興奮不已。

舞台已經搭好了,匈牙利歷史的最新篇章、最新詮釋即將登台。

(編譯:蘇平 / 責編:友義)

BBC在世界各地派駐的大批記者在密切跟蹤國際重大政治事件的同時,還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時間了解所在地區的人文、社會、自然等各方面的情況。《記者來鴻》欄目就是這些記者從世界各個角落髮回的隨筆、感想,希望這個欄目可以成為您了解世界的小小窗口。

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