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瑞士人太禮貌催生FIFA危機?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又一次,瑞士人打開早報,金融醜聞骨鯁在喉,牛奶麥片難以下咽。又一次,醜聞的主角是位於瑞士的一家大機構及其領導人,而且這家大機構的領導人還是瑞士人!

這個星期出的醜聞是國際足聯和受賄,倒轉一年,是瑞士銀行家如何幫助美國客戶逃稅。真有想像力,為了轉移財富進入秘密帳戶,居然曾把鑽石裝進一桶牙膏。

再往前歷數,還有獨裁者。蒙博托,馬科斯,米洛舍維奇們想把錢存在既安全又不顯山露水的地方?當然選擇瑞士了。

「瑞士的好東西比這多了去了!」這句話,我不知聽到過多少次。當我告訴朋友上星期我一直駐守在國際足聯蘇黎世總部外報道時,聽到的反應總是,「哎,那個布拉特!為什麼他不走人?為什麼?為什麼?」

布拉特後來確實辭職的時候,你幾乎可以聽得到瑞士人集體長舒了一口氣。

許多瑞士人早就厭倦了,自己的國家不再以美味奶酪、巧克力著稱,出名的反倒是照顧腐敗錢財,或者對腐敗錢財的易手視而不見。

瑞士人擔心自己的形像,但是,既成形像總是有一些基本的事實依據的。一位年輕的學生告訴我說,「如果你希望理解瑞士人對錢的態度,你需要往前看幾個世紀。」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他說,「瑞士曾經是歐洲的雇佣軍 ,誰出錢他們就替誰打仗,從來不管原因。還有,如果他們發現另一方給的錢更多,一夜間,他們就會轉移陣地。」

此外,還有那個經常被人誤解的概念:銀行保密制度。其起源並不是希望吸引腐敗錢財,而是瑞士人堅信國家不應干預個人理財,公民是值得信任的。

所以在瑞士,問人掙多少錢被看作不禮貌,收入是隱私。每個人自己繳稅,並不從工資中直接扣除。每一年,我們都抱怨這樣的官僚制度,但是,我認識的所有人都還是老老實實去報稅。

再加上,瑞士小型運動協會歷史悠久,從滑雪俱樂部到健步小組五花八門,每個村子都有一個,新搬來的人都要考慮參加。

但是,管理這些小單位的法律令人吃驚地松垮,直到不久前,同樣的法律也適用於向國際足聯這類組織。順便說一句,國際足聯目前的銀行帳號上有14億美元(9.15億)英鎊。沒有真正意義上的監督,不需做帳透明,享受不少減免稅待遇。

把所有這些傳統放進一個大熔爐裏—雇佣軍、銀行保密、小俱樂部管理—煉上200來年,你得到的是什麼呢?一個機會主義盛行的金融領域,給瑞士帶來的大把收益,部分來自於獨裁暴君、大毒梟、逃稅人的現金,部分來自於為那些家財萬貫的大公司假裝成非營利性體育協會提供一個舒適的安身之地。

再說布拉特本人。他在瑞士一個小村子長大,在那裏,談錢,會被看成很不禮貌。

不過,瑞士也在一點點改變。幾乎沒有多少人注意到,瑞士已經引進了世界上一些最嚴厲的打擊洗錢法律措施。金融犯罪將受到懲罰、而不是被忽視。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上星期,瑞士警察突襲國際足聯總部。有人告訴我,辦公室有足球界高官「臉色發白、雙手顫抖」。消息人士說,「他們很清楚,這一次,動真格的了。」

從前,整箱整箱的現金可以交給瑞士銀行也無人質疑的那種慎重和嚴謹,現在變成了一張白牀單。牀單那一面,鏡頭照不到的地方,國際足聯官員從五星級酒店被帶進了瑞士監獄。

享受不到舒舒服服的軟禁。我得知,他們被關進條件最為簡陋的拘留中心,牢房狹小,需要自己打掃衛生,而且還要參加勞動糊紙盒。

了解內情的人笑著告訴我,「他們當然不高興了。但是,哎,這種案子有時還要拖好多年呢。」

不過,積習依舊難改。瑞士人還是不習慣談錢,外國人還是習慣於把瑞士、腐敗和錢連在一塊兒。

所以,瑞士人說他們非常在乎的那個國家形像,還是需要好好地剖剖光、潤潤色。

(編譯:蘇平 / 責編: 路西)

BBC在世界各地派駐的大批記者在密切跟蹤國際重大政治事件的同時,還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時間了解所在地區的人文、社會、自然等各方面的情況。《記者來鴻》欄目就是這些記者從世界各個角落髮回的隨筆、感想,希望這個欄目可以成為您了解世界的小小窗口。

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