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話英倫:英國的現代奴隸

奴役
Image caption 英帝國宣佈廢除奴役近200年後的今天,奴隸仍以不同形式在英倫三島本土存在。

他/她被美好的許諾誘到英國,得到的是強暴、虐待和監禁,失去的是自由和希望。

1833年,大英帝國宣佈在其全球的殖民地,奴隸和奴役制度為非法。但是,奴隸並沒有真正從日不落帝國的版圖上消失。

英國利物浦大學國際奴役研究中心的哈吉博士說,正如1840年代初在「王冠上的明珠」印度發生的那樣,奴隸繼續以各種形式存在,只是換了個名稱,不再叫奴隸,改稱勞工或僕人而已。

令人難以置信的是,近200年後的今天,奴隸仍以不同形式在英倫三島本土存在,且有猖獗之勢、需要專門立法對付。

僅舉幾個例子。

性奴

阿德琳娜22歲,來自阿爾巴尼亞。她的父親是軍官、母親是護士,典型的中產階級小康之家。17歲時失去父母后被叔叔包辦婚姻嫁給了一個老男人。

為逃避不幸的婚姻,更為了美好的生活,阿德琳娜被「熟人」安排到倫敦。在希思羅機場,一對接機的男女直接把她帶到一棟房子裏。

客廳裏,一個男人說,你當著所有人的面和我做愛。阿德琳娜被輪姦。那幫男人說,「從現在起你就是我們的奴隸了」。

阿德琳娜從那天起就在那棟房子裏「接客」,一年365天,每天平均10個男人以上。

當阿德琳娜終於趁夜幕跳窗脫逃、被慈善組織救世軍收容後,她的噩夢仍在繼續。她的18歲的弟弟在阿爾巴尼亞首都地拉那的家被地痞砸毀、阿德琳娜「接客」的照片被塞進她在地拉那鄰居家的信箱。

在今年4月人口走私基金會(Human Trafficking Foundation)組織的展覽會上,阿德琳娜把她的遭遇講給到場的英國首相卡梅倫聽。卡梅倫聽後說:「我可以向你保證,我們政府各部門會採取一系列切實可行的措施,消滅這個邪惡的貿易」。

童奴

平13歲時從越南來到英國。人販子對他說,到英國當園丁能掙大錢,很快就可以幫助家裏還清欠下的高利貸。父親因工傷事故去世後,平挑起了養家的擔子。

平來到英國後,被關在一個不見天日的倉庫裏,一年365天,一天24小時,「園丁」的任務是照料經過特殊改裝的倉庫裏種植的數百株大麻。

如果平拒絕做「園丁」,蛇頭說,他的媽媽會死,他的妹妹雙手會被剁掉。

英國街頭販賣的大麻,越來越多的被像來自這些越南黑幫的「大麻種植場」的「當地產品」所取代。而當警方得到情報破門而入的時候,逮著的往往是像平這樣語言不通、面黃肌瘦、渾身戰慄的兒童。

勞奴

Image caption 在2013年的英國,不知道究竟有多少個「現代奴隸」在英國無聲的忍受著剝削、虐待和監禁?

22歲的「斯洛伐克男」終於逃離了他稱作「地獄」的肉類加工廠。他從斯洛伐克來到英國後,被蛇頭「安排」在那家工廠幹了三年,每天16個小時,一天的「工資」只有2.80英鎊。

「斯洛伐克男」說,在那家工廠裏幹活的人都來自東歐。他和他的工友每天被用沒有窗戶的「悶罐」貨車從宿舍運到工廠,再從工廠運到宿舍,與外界完全隔絕。

他們食不果腹,護照和銀行賬戶纂在工頭手裏,工廠和宿舍外都有監工牽著惡犬看守,遭喝斥和體罰是家常便飯。

解放現代奴隸

當你在英國的超市裏選購當地產的新鮮瓜果蔬菜的時候,是否會想到,在有「英格蘭花園」美譽的肯特郡,英國警方和工頭執照局(Gangmasters Licensing Authority)的調查揭露,一些來自東歐的勞工被強迫每天做17個小時的工,沒有報酬,只有體罰和挨餓?

在倫敦紅燈區的燈紅酒綠背後,有多少個「阿德琳娜」在流淚?多少個「平」被人販子「賣」到英國失去了童真和人身自由?

他/她的遭遇可能各不相同,但卻有一個共同「故事」主線:受害者被事先許諾,來到英國後會有一個快樂、安逸、自由的生活。但他/她們到了英國後面對的是悲慘、虐待和不同形式的監禁。

2012年英國警方解救出的受害者有1200名,比2011年增加25%。 警方說,這只是冰山一角。

現代英國,奴隸被改頭換面,稱做「勞工」、「招待」、「園丁」;奴隸主變成了「蛇頭」、「人販子」。

英國內政大臣特里莎·梅說:「一個嚴酷的現實是,在2013年,在英國,有人被強迫在非人的條件下生存。他們的存在,從形式到目的,都是奴隸」。

英國政府發誓爭取在聖誕節前,出台新的《現代奴役法案》(The Modern Slavery Bill),給予警方和政府其它執法部門更大的權力,遏制這股現代奴役浪潮。

新的法案將把販賣人口的刑罰從目前最長14年加重到終身監禁。新法還將賦予執法機構權力,沒收人販子的資產,用以幫助解救和遣返受害者等。

但是,一個更嚴酷的現實是,在2013年的英國,無論是警方還是政府,不知道究竟有多少個「現代奴隸」在英國無聲的忍受著剝削、虐待和監禁?

(責編:鈴蘭)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