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話英倫:大公司的「極度面試」

面試
Image caption 「極度面試」給應聘者一個機會展示他/她的機敏、應變、臨危不亂和靈活多樣。

世界上有多少調琴師?如何向奶奶解釋臉書?列舉沒有訂書釘的訂書機的五個用途?

一位朋友的孩子到倫敦應聘一家國際知名會計公司。前兩輪都是做數學題。憑著英國頂尖學府數學本科的底子,順利過關。

到了最後一輪,鉚足了勁兒凖備再做一道難題,卻被考官問道:「告訴我,此刻天上有多少架飛機」?

朋友的孩子運用她認為最合理的數學模型得出了一個她認為最接近的數字。

她沒有拿到那份工作。

「極度面試」

其實,考官對推算的凖確性並不感興趣,而是如何令人信服的接受你提供的任何一個數字。

這類以往牛津劍橋引以為榮的腦筋急轉彎「怪題」,正在越來越多的被國際一流大公司在面試時採用,被稱作「極度面試」(extreme interviewing)。

英國招聘公司Glassdoor從參加公司面試的應聘者那裏搜集了35000多個面試問題。Glassdoor提供的分析報告說,今天應聘,特別是一流國際大公司,除了凖備常規的可能問題之外,還要能對應各種「刁鑽古怪」、做夢也不會想到的問題。

也難怪,隨著經濟緊縮,就業市場競爭愈加激烈,大學畢業生供過於求,大公司自然可以挑挑揀揀,想出各類「極度」的問題難為應聘者,優中選優。

腦筋急轉彎

這裏隨手挑幾個在實際面試中使用過的問題,各位先試一試:

  • 1-10分級,你的怪異程度是多少?
  • 房間、書桌、汽車,你先清理哪一個?
  • 如何將一頭長頸鹿裝入冰箱?

先別急著琢磨如何對付長頸鹿的長頸和長腿。其實,「極度面試」的秘密即不在問題也不在答案,而在於應聘者的反應。

《應聘:超難問題的絕佳答案》一書的作者里斯(John Lees)說,這類「刁鑽」問題是給應聘者一個機會展示他/她的機敏、應變、臨危不亂和靈活多樣。

考官更感興趣的是你得出答案的過程,而不是答案的凖確性,因為許多問題根本沒有凖確的答案。

比如上面舉的三個例子,專家建議的最佳答案分別是:

10級,任何低於10 顯然很怪。

清理?問我的清潔工。

至於如何將長頸鹿裝入冰箱,你可以反問考官,讓考官提供一些基本的事實,比如長頸鹿個頭多大?多大的冰箱?可以不可以合法的殺死長頸鹿,有沒有肢解的工具?

極度…無聊?

國際大公司的「極度面試」風,穀哥是始作俑者之一。「世界上有多少調琴師」?「你是更願意做香蕉還是蘋果」之類,都是著名的「穀哥問題」。

但是,穀哥日前宣佈,今後面試不再出這類「怪題」。為什麼?穀哥公司人事部副主任伯克(Laszlo Bock)說,現在回過頭來看,這些怪題純粹是浪費時間。

伯克說:「一架客機裏能裝多少個高爾夫球?曼哈頓有多少個加油站?問應聘者這類問題能考察出什麼?什麼也考察不出來,純粹是讓考官自我感覺良好罷了」。

穀哥公司今後將注重「行為考察」(behavioural-based interviewing)的面試,也就是給出一個具體的與工作有關的場景,看應聘者如何對應。

回歸傳統

「極度面試」的風頭依然強勁,但回歸傳統之風也悄然吹來。倫敦國際廣告公司Saatch &Saatch今年夏天的實習生招聘,應聘者被要求設計出自己的推特網頁,看誰在規定時間內獲得最多的跟隨者、內容更新和轉推。

美國哈佛大學早在1992年做過這樣一個試驗,讓普通人觀看一段10秒鐘的面試錄像。結果,看錄像者與實際考官對應聘者的看法是一樣的。結論:一切都在第一印象。

還有一個例子,大公司的考官和應聘者都可以借鑒。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英國皇家空軍發現優秀飛行員苗子的最有效的一個問題是:你有沒有製作過可以飛的飛機模型?

(責編:鈴蘭)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