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話英倫:進重點中學的三塊敲門磚

入學考試
Image caption 北倫敦的一所重點中學,今年2100個孩子爭186個入校名額。

「曲線救國」、搬家挪窩、家教小灶。英國重點中學被小康之家全面佔領。

英國智庫財政研究所IFS與劍橋大學、約克大學的學者聯合發表了一份研究報告。

報告稱,英格蘭重點中學中,來自富裕家庭與來自貧困家庭的學生比例差別「令人震驚」。重點中學的學生中,貧困家庭的孩子只有2.7%。

結論:家長正在用錢給孩子考入重點中學鋪路。英國中產階級正在把窮孩子擠出重點中學。

任何一個曾把孩子送入中學的英國家長,恐怕對這個報告結論都不會感到意外。

「曲線救國」

英國免費的公立中學主要有兩大類:普通中學(comprehensive schools)和重點中學(grammar schools)。普通中學不挑不揀,只要在中學覆蓋的區域內,學生可以按部就班的從小學入中學。

所謂重點中學,學校要測驗學生的語文、數學、寫作等能力,按成績擇優錄取。

英格蘭目前只有164所重點中學。隨著英國遭遇經濟衰退,本來有錢送孩子上私立中學的部分家長轉而瞄凖不掏錢但教育質量往往不遜於甚至超過私立學校的公立重點中學,使得本來已競爭激烈的升學考試更是打破頭。

僅去年以來,英格蘭排名前20位的重點中學的申報人數上升了15%。 北倫敦的Latymer 中學,今年2100個孩子爭186個入校名額。

英國的中小學都沒有全國統一教材,重點中學的入學考試各自出題,考察學生的能力各有側重。重點中學的考試內容和學生在小學的學習內容是「兩張皮」。而公立小學沒有為學生輔導凖備考重點中學的義務,更沒有升學指標壓力。

於是,部分家長就選擇了「曲線救國」的道路:孩子在公立小學上到三年級後,轉到私立的「凖備」小學(preparatory schools),簡稱Prep。這類私立小學為希望考公立重點中學的孩子制定量體裁身的專門輔導,可以具體到針對某一個中學。

英國財政研究所的報告說,英格蘭公立重點中學中,13%的孩子來自Prep 小學。

雖然這類小學收費不低,但交兩年學費,幫孩子考入公立重點中學,省去7年的私立中學學費,顯然是「吃小虧佔大便宜」。

當然,上兩年的Prep,也得兩萬英鎊左右,要「曲線救國」首先要有資本。

搬家挪窩

英國的重點中學錄取學生對居住地有不同要求。比如我女兒上的Newstead Wood,以學校為原點直徑九英里劃圈,在這個圈內的學生錄取機會一視同仁,你家住在學校大門口也沒用。

直徑九英里劃圈,也就等於把倫敦東南部的孩子們都囊括了,大家爭吧。

我家所在的格林尼治區,沒有一所公立重點中學。而相鄰的Bexleyheath區有三所。三所重點中學都優先錄取本區內的考生。本區內的考生只要過了錄取分數線,就可以保證上其中一所中學,但外區的學生,則要取得所有考生中前180名的成績才能保證錄取。

瞄凖有距離要求的重點中學的家長中,就有人不惜賣房搬家或在學校附近租「二房」,以求增大孩子的錄取機會。

一所重點中小學附近的房子,因學校造成的「通脹率」達10%-15%。 一個極端的例子:倫敦Clapham的Honeywell街,街道兩邊相同的房子,價格相差可達9萬英鎊。原因?一邊劃在重點中小學的錄取範圍內,一邊劃在圈外。

破家值萬貫。為了學校搬家挪窩,還是要靠經濟作後盾。

家教小灶

如果不想那麼傷筋動骨,相對投資較小而收效顯著、因而是最多用的一塊敲門磚,是給孩子請家教吃小灶。

請家教一是因為考重點中學的11+試題,特別是Verbal reasoning test和Non-verbal reasoning test,有特定的形式套路,不做足夠的專項訓練,即便孩子再聰明,也會碰壁,因為它跟小學的教學內容是兩碼事。

二是別人都吃小灶,你不吃,「營養」就跟不上,拼不過人家。

委托IFS進行調查的英國教育慈善機構薩頓信託,SuttonTrust,進行的另一項單獨調查顯示,2005年英國孩子請家教的有18%,到了去年已經上漲到23%。 在倫敦市,請家教吃小灶的孩子竟然達到40%。

需求決定市場。英格蘭小學教師與家庭教師的比例是1比2 ,一個有口碑的家教,每小時可以收取100英鎊的費用,每小時收取35-40英鎊是「普通價」。

三塊敲門磚,磚磚砸的都是錢。IFS的報告說,英國公立重點中學正在被富裕家庭「買斷」。

報告建議對考重點中學的11+考試模式進行徹底改革,使它變得「抗輔導」(tutor-proof)。報告說,如果做不到,重點中學要給所有報考學生提供10小時的免費輔導,以便使競爭更公平。

「抗輔導」?無論什麼樣的題型,只要能設計得出來,就會有人想出破解的對策。「免費輔導」?恐怕比「抗輔導」更難實現。

(責編:路西)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