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話英倫:女孩,團伙中的一塊肉

Image caption 一旦與團伙中的一名成員發生了性關係,對其餘所有的團伙成員而言,她就再也沒有拒絕發生性關係的權利。

獻身,是「見面禮」;性虐,是「家常便飯」。調查揭示英國少女陷入街頭團伙後的悲慘境地。

「我們說的是強姦,包括輪姦,她們最小11歲,大多是14、5歲。強姦對這些少女來說是團伙生活的日常一部分。」

這是在哪裏?衝突不斷的索馬里、戰火延綿的敘利亞?

不,這是在英格蘭。這是英格蘭兒童事務副專員白拉勞維茨(Sue Berelowitz)對一份迄今最大規模的兒童遭受團伙性虐待專項調查報告的評語。

性侵像在戰亂地區

兒童副專員的話讓人聯想到戰亂國家倒也不奇怪。實際上,報告作者,受委托進行這項調查的英國拜德福郡大學皮爾斯教授(Jenny Pearce)說:「在某些地區,少女遭受性暴力的程度和種類可以與受戰亂重創的地區發生的性暴力相比。」

戰亂地區的性暴力是赤裸裸的,團伙中針對少女的性暴力則具有相當的隱蔽性。犯罪團伙瞄凖的往往是已處於邊緣的「問題少年」,他們用小恩小惠拉攏腐蝕,耐心「培養」,逐步把她們拖下水。

許多陷入團伙中的少女對「同意發生性關係」(sexual consent)的概念一無所知。所以,這份歷時兩年的調查報告題目就叫《這不對但你已習以為常》(It』s Wrong But You Get Used To It)。

英格蘭兒童副專員白拉勞維茨這樣描述少女一旦陷入團伙後面臨的選擇:對捲入團伙的女孩來說,性是入伙儀式。一旦與團伙中的一名成員發生了性關係,不管是否是強迫的,對其餘所有的團伙成員而言,無論在任何情況下,她就再也沒有拒絕發生性關係的權利。

白拉勞維茨說:「女孩子被利用、虐待,像一塊肉一樣被扔掉」。

新近在牛津郡破獲的一個犯罪團伙中一位受害少女的遭遇是最好的例證。

「三號女孩」

站在倫敦最高法院遮擋證人的屏風後面,被法庭稱為「三號女孩」的受害少女作證說:「這是洗腦,這是自欺欺人。直到今天,我可以幾乎說,他們不算壞。」

「三號女孩」的故事開始是經典的:來自破碎家庭,12歲時開始逃學、酗酒、離家出走。

13歲時,她遇到了一個叫卡爾的男人。卡爾很友善,總是笑瞇瞇的,讓她感到溫暖和在意。

卡爾給她煙抽、給她酒喝、給她毒品,她逐漸上癮,卡爾知道。一天,卡爾說他希望得到回報。她知道這意味著什麼。

轉天,在卡爾得到滿足後,「三號女孩」正在穿衣,卡爾說,不用穿了,樓下還有兩個人等著呢。

從此,「三號女孩」像塊肉,在團伙成員中轉手。不僅在牛津,她還被帶到倫敦、考文垂和曼城。

落入團伙後的三年中,「三號女孩」說,她記不得與多少個男人發生了性關係。「為什麼我不逃離?我害怕對他們說『不』,因為他們不會接受『不』作為回答」,「三號女孩」在法庭上說。

直到有一天,一個吸足了可卡因的團伙成員反覆強姦她,並毆打、掐她的脖子,說要殺了她。「三號女孩」感到要死在他手裏,才掙脫他裸身跑到大街上攔住路人求救。

五年後,站在法庭的屏風後,「三號女孩」被迫「重溫」那不堪回首的一幕幕。

關鍵在預防、教育

在今天的英格蘭,仍有多少「三號女孩」深陷團伙不能自拔,每天遭受性侵和強姦威脅?報告無法提供一個確切的數字。不過,英格蘭兒童事務副專員白拉勞維茨估計,僅在倫敦一地,就可能有2500名少女受到威脅。

她是這樣推算的,倫敦地區已知的團伙成員有3500多人,其中2500人沒有在監獄裏,如果他們每一個人都有一個「女朋友」,就有2500個女孩面臨威脅。

報告呼籲警方盡快作普查,將每一個與團伙有牽連的女孩紀錄備案,因為每一個女孩都有受強暴的危險。

兒童慈善組織「兒童社會」將這份報告稱為「驚醒鈴」。它說,在孩子接觸司法體系前就及早預防是關鍵。學校、青少年教育機構的作用空前重要。

兒童事務副專員白拉勞維茨也認為這是「治本」的辦法。她說,今天的少男少女被網絡色情、充滿性暴力的說唱流行樂視頻所包圍,它們把女人當作「一塊肉」,讓青少年對什麼是「正常」的情感關係理解「扭曲」。

慈善組織「為了兒童」說,學校裏必須教男孩和女孩懂得在性關係上「同意」是什麼意思,讓她/他們能夠更好的自我保護。

家有少男少女初長成的父母,也應該問問孩子,「同意」是什麼意思?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