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話英倫: 曬曬倫敦的便衣警察

Image copyright Reuters
Image caption SDS,即便衣警察,曾是蘇格蘭場的特警中最秘密的一支。

蘇格蘭場曾被判定存在「體制性種族歧視」。針對便衣警察的公開調查將揭露出什麼?

英國內政大臣特里莎·梅日前在議會宣佈,在就SDS警員的刑事犯罪以及可能造成的審判不公的獨立調查報告出來後,將就倫敦警方的便衣警察的行為進行由法官主持的公開調查聽證。

有點拗口。換句話說,蘇格蘭場,即倫敦警方、進而擴大到英國警察在英國百姓心目中的信任度,以及在國際上的形像聲譽,都面臨嚴重挑戰。

SDS,Special Demonstration Squad,直譯是「抗議特別支隊」,即便衣警察。在被取消之前,是蘇格蘭場的特警中最秘密的一支。我先按下不表。

促使內政大臣作出上述的宣佈,是因為勞倫斯案中SD警員臥底監視受害人家屬的醜聞曝光。

勞倫斯案

時鐘撥回到21年前。1993年4月22日,一位叫史蒂文·勞倫斯(Stephen Lawrence)的18歲黑人青年,在倫敦東南的一個公交車站等車時,被一群白人小青年無辜用刀刺死。

警察在案發數小時之內就接到了一份嫌疑人名單的舉報,但在4天後才開始對嫌疑人的調查。

勞倫斯的父母認為倫敦警方態度漠然,調查不利,發起了敦促警方全力緝兇的請願運動,得到了英國各界的支持和國際關注。南非前總統曼德拉訪問倫敦時特意會見勞倫斯父母表示支持。

5名白人青年被抓了放、放了抓、一審再審;警方內部調查、獨立調查、公開聽證。兇手依然逍遙法外。

直到20年後的2012年,其中兩名青年(已人到中年)終於被判謀殺勞倫斯有罪,被判終身監禁。

1998年的公開調查得出的結論是,勞倫斯案成為無頭案是因為倫敦警察「種族歧視」的態度作崇。而且,倫敦警方存在「體制性的種族歧視」。

警方道歉、保證、汲取教訓。已經離異的勞倫斯父母以為終於可以重新開始生活。

「極度不安」

Image copyright PA
Image caption 1993年南非前總統曼德拉訪問倫敦時特意會見勞倫斯父母表示支持。

然而,一名前SDS警察「坦白」自己曾受命臥底監視勞倫斯家庭,把勞倫斯父母開始癒合的傷口生生的撕開。

內政大臣隨後責令律師艾利森進行的獨立調查,結論更令人瞠目。

艾利森律師的調查發現:就在曼德拉會見勞倫斯家人的時候,蘇格蘭場派代號N81的便衣潛入支持勞倫斯家人的陣營臥底。

N81將刺探到的勞倫斯陣營的討論、計劃、行動密告蘇格蘭場的高級警官,以便試圖找到可以「抹黑」勞倫斯家人和支持者的證據。

更恐怖的是,其中一名負責偵探與後來被定罪的青年之一的父親私交甚密。

調查還證實,在2003年,蘇格蘭場曾將大批涉及腐敗警員的檔案材料銷毀。銷毀的文件、證詞、錄音錄像帶「成大貨車裝」,用了兩天時間銷毀。

內政大臣特里莎·梅在宣佈將對SDS便衣警察的行為進行公開調查聽證時說,已經發現的問題「令人震驚和極度不安」。

曬曬便衣警察

倫敦警察局的「抗議特別支隊」成立於60年代。目的是為了對付英國「國內極端主義勢力」。該支隊於2008年被解散。

這些人被稱為蘇格蘭場的「長毛」,因為他們不修邊幅,一副「憤青」或公子哥模樣,混跡於英國大大小小的抗議陣營,從極左到極右,從動物權益到黑人權利,無孔不入。

這些便衣常年臥底,在抗議活動中往往衝鋒陷陣,比積極分子還積極。他們只與主管警官單線聯繫,不受常規制約。

該支隊在2008年被解散後,有關其行為越來越遭到質疑,醜聞不斷爆出。

70-80年代期間,曾有42名死嬰的姓名身份未經家長同意被便衣盜用。多位便衣與蒙在鼓裏的監視對象發生性關係,其中三名便衣正在接受刑事調查。

內政大臣特里莎·梅在議會承認,涉及SDS便衣提供證據的刑事案件的判決,「可能有人被錯判」。

大臣的擔心不是沒有根據。實際上,有兩位被判縱火罪名成立而入獄的動物權益活動分子已經提出上訴,要求「翻案」,因為他們聲稱,燃燒彈不是他們仍的,而是冒充積極分子的便衣仍的。

這只是個開始。分析人士相信,數以百計的政治活動人士可能因為秘密警察行為的調查報告而最終得以「平反昭雪」。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