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話英倫:偷猴偷狗偷鸚鵡

Image copyright AFP
Image caption 過去兩年中,至少發生20起專門針對培育虎皮鸚鵡和金絲雀專業戶的入室盜竊案。

「偷雞摸狗」不再是形容而是真偷,行竊者也不是小毛賊而是團伙黑社會。

上周的銀行假(bank holiday)長周末,假日與艷陽天少有的珠聯璧合。

旅遊勝地布萊克普爾的動物園本是鉚足勁兒要狠賺一把門票的。孰料,動物園的明星動物被盜,職工傷心遊客震驚,一片灰頭土臉。

虎皮鸚鵡棉頂猴

盜賊在月黑風高的子夜,剪破猴山的金屬網,將3隻棉頂猴和2隻皇絨猴「連窩端」。

在國際警報發出後,其中四隻猴子在百英里之外的約克郡的一戶住家門外的紙箱子裏被發現。

但是,少了一隻棉頂猴猴崽。警方相信,這只猴崽子恐怕再也找不回來了。

警方判斷,這不是小毛賊順手牽猴或醉漢胡鬧,而是「有組織有預謀」的,是有「客戶」訂貨後的「按圖索驥」。

棉頂猴被列為世界瀕危動物,全球僅存約6千隻。在黑市上,一隻棉頂猴至少可賣3000英鎊。

警方擔心,英格蘭近10年來幾乎銷聲匿跡的「盜猴」風又有抬頭的可能。

好在英國一般家庭中「玩猴」的並不多,猴子基本上都呆在動物園裏。

在普通人家裏能夠找到的世界珍稀品種,當數養鳥專業戶精心培育的虎皮鸚鵡和金絲雀之類的「貴鳥」了。

這些鳥以其罕有的羽色、數代單傳的「貴族」血脈,成為身價百倍的極品,不但讓「發燒友」眼紅妒嫉,更成為盜賊眼中的「肥肉」。

團伙犯罪黑社會

據警方的統計,過去兩年中,至少發生20起專門針對培育虎皮鸚鵡和金絲雀專業戶的入室盜竊案。上個月,北桑普頓郡一戶飼養的22隻虎皮鸚鵡在夜間被盜賊偷走。這22隻鸚鵡是這個稀有品種的全部。

警方說,被盜的珍稀動物或鳥類往往落入私人收藏或被用來搞非法的育種。

這個黑市像走私毒品或偷盜珍稀藝術品一樣,有嚴密的網絡。偷盜、轉移、銷贓一條龍,有時甚至用的是與走私毒品同一個犯罪網絡。

像走私毒品、藝術品一樣,盜賣珍稀動物也是獲利豐厚的犯罪。

英國「全國被竊珍鳥統計」的負責人黑伍德說,這些鳥往往是養鳥人傾一生的心血培育的,它們每一隻在黑市上至少可賣1000-3000英鎊。

「玩鳥兒」的雖然比「玩猴兒」的人多點,但在英國畢竟是「一小撮」。針對家庭寵物的犯罪,讓大多數英國人(包括不養寵物的)不寒而栗的,是眼下有愈演愈烈之勢的「盜狗風」。

敲詐拐賣「狗綁架」

Image copyright l
Image caption 「綁架」狗,是為了敲詐狗主人勒索贖金、賊喊捉賊冒充好人領取懸賞、或轉手倒賣無本萬利。

今年剛過了元旦,我住處(倫敦東南)的地方片兒警挨家送傳單,提醒養狗的人家看護好自家的狗,提高警惕,嚴防「狗綁架」。

對,警察真的是說「狗綁架」(dognapping)。泰晤士河谷警局說,僅在他們管轄的區域內、僅去年12月份一個月內,就接到了19起狗被盜的報案,其中,三起發生在元旦除夕。

「盜狗風」不僅在倫敦颳起,而且有吹遍全國之勢。警方估計,僅英格蘭地區,去年被懷疑狗遭綁架偷竊的事件就有3500起。

「綁架」狗,是為了敲詐狗主人勒索贖金、賊喊捉賊冒充好人領取懸賞、或轉手倒賣無本萬利。一句話,是利慾熏心的犯罪。

罪犯卻已不再是雞鳴狗盜之徒,而是偷盜、轉移、銷贓、勒索的一條龍有組織犯罪。

罪犯看好的綁架品種主要有兩類,一類是因影星、歌星等名人懷裏抱著、手裏牽著的狗而忽然時髦走俏的狗。

威廉王子和凱特生了個小王子的同時,也養了一條西班牙小獵犬,名叫Lupo。於是,近來這個品種的狗被盜比例徒然上升。

另一大類是經過專業訓練的「工作狗」(working dogs),比如牧羊犬、狩獵犬等。即便不「牧羊、狩獵」,在家閒呆著,一隻訓練有素的狗也會身價倍增。

「綁架」狗的方式,主要是盜賊事先踩好了點兒,趁主人不在家,入室牽狗。家住北倫敦的64歲的退休老人馬格達整天在家,就中午出門30分鐘,狗就被偷了。盜賊打破玻璃窗入室,什麼都沒動,只把他的拉布拉多狗牽走了。

甚至還有明搶的,名副其實的「綁架」。倫敦美食家卡梅爾把她的samoyed 愛犬漢密爾頓交給專業的遛狗人每天帶出去「運動」。遛狗人停下專用的小貨車去接另一隻狗的時候,有人跳上沒拔車鑰匙的小貨車,連同車上11隻狗一溜煙逃走了。

卡梅爾是接到匿名電話,交了750英鎊贖金後才把漢密爾頓領回來。

警方提醒人們,除了看家護院外,主人給寵物佩戴身份標誌,比如刻有主人姓名電話的腳環、身份牌、特別是注入寵物皮下的信息晶片,非常重要。

寵物被盜很不幸,但至少想要錢的人知道找誰去要,或許比被倒賣、永遠見不到了強。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