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話英倫:倫敦的「地溝油」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1860年代,工程師巴扎爾加提爵士主持修成了縱橫1000英里的倫敦下水道網絡。

維多利亞時代的奇蹟,負載現代生活的噩夢。倫敦人回收地溝油幹什麼?

倫敦有許多令世人羨慕,讓倫敦人自豪的建築。不僅是地面上看得到的,還有地下看不到的。

倫敦市中心地下縱橫交錯、總長1900公里,全部用上好的紅磚一塊塊修砌的下水道網絡,就是倫敦人的驕傲、人類文明史話上的一個大手筆。

確切的說,它是維多利亞時代倫敦人的驕傲。今天的倫敦人是在給這個奇蹟抹黑,更形像的說,是「抹油」。

今年早春一場有記錄以來持續最長的降雨,倫敦多處下水道不堪重負崩裂,地溝污水倒灌街道民宅、瀉入泰晤士河污染水源,再次凸現了現代倫敦人「虐待濫用」下水道的惡果,也讓現代人體會了為什麼維多利亞人當初要大興土木修建下水道。

維多利亞遺產

倫敦城到了維多利亞女王時代,已經是國際一流大都市,居民人口急劇膨脹。但那時仍沒有相應的地下道排水系統,生活污水順街潑倒,人畜屎尿糞便順明溝直接衝入泰晤士河。

工業革命大潮中的倫敦,用烏煙瘴氣、臭氣熏天形容不算過分。泰晤士河畔金碧輝煌的議會大廈裏,議員們常常被臭氣熏得無法辯論下去。

未經處理瀉入泰晤士河的生活污水導致霍亂流行。到19世紀中頁,幾度爆發的霍亂流行導致4萬多倫敦人喪生。

維多利亞人認定生活污水是罪魁禍首,但沒有意識到是因為直接從混入污水的泰晤士河抽取飲用水造成的,而是以為是明溝裏污水散發的「瘴氣」所致。

維多利亞人的解決辦法是改明渠為陰溝,修建覆蓋全城的下水道網絡。

到1860年代,工程師巴扎爾加提爵士(Sir Joseph Bazalgette)主持修成了縱橫1000英里(近2千公里)的下水道網絡。倫敦成為世界上第一個有完善的下水道排污系統的城市。

維多利亞人為修建倫敦的下水道花費了420萬英鎊,相當於今天的4300萬英鎊。下水道的主幹道寬闊的可以通行雙層巴士,主幹道的交匯處,拱形穹頂像是走進大教堂。

420萬英鎊在當時是令人眼暈的賬單,但巴扎爾加提爵士力排非議、頂住壓力,要畢其功於一役,一勞永逸。

肥油球「巨無霸」

Image copyright countyclean
Image caption 2013年八月,泰晤士自來水公司在倫敦市中心金斯敦區的下水道裏,挖出一個有雙層巴士大小的「肥球巨無霸」。

一百多年後,維多利亞時代修建的下水道系統仍然是倫敦市中心的污水輸送主幹道。但是,維多利亞人留下的奇蹟正在受到現代倫敦人的威脅。

巴扎爾加提爵士沒有料到的是,一百多年間,倫敦的下水道要承載比他的設計超過4倍的人口的排污。

更讓巴扎爾加提爵士想像不到的是,這多出4倍的現代倫敦人吃的油水比維多利亞人大多了。

除了居家廚房的油炸燒烤產生的油膩脂肪衝入下水道,倫敦多達11萬家的餐館和以油炸為主的快餐店,更是每天往下水道灌了不少烹飪廢油。

泰晤士自來水公司每年要清除8萬噸因地溝油導致的堵塞物,每個月的排堵費用超過100萬英鎊。

地溝油為何能把下水道堵了?那要「歸功」於其它維多利亞人沒見過的東西。柔軟的手紙、衛生棉球、婦女衛生巾、嬰兒紙尿墊、擦手的濕紙巾…單子還可以長長的列下去。

這些東西碰上油膩脂肪,成了最好的「骨架」,不斷「增膘變肥」,形成一個個大小「肥球」堵在下水道裏。

像血管裏的膽固醇會引起血栓導致心肌梗塞一樣,倫敦下水道裏的肥球會堵塞排水,甚至會引起下水管道崩裂、污水橫流。

2013年八月,泰晤士自來水公司在倫敦市中心金斯敦區的下水道裏,挖出一個有雙層巴士大小的「肥球巨無霸」。這個重15噸的肥球是英國歷史上下水道中清除的最大障礙。

自來水公司說,在排除肥球前,不斷接到當地居民告急,說下水道排水不暢,甚至污水從廁所便池上泛。

泰晤士自來水公司說,幸虧及時挖出了肥球,不然整個金斯敦區的街道和民宅都將被污水淹沒。

2011年,在倫敦影劇院、酒吧聚集的西區萊斯特廣場下水道交會處,曾發現一個「積油帶」,聚集的油脂層面積有10輛雙層巴士大小。

地溝油發電

倫敦人吃油膩快餐食品的胃口不會因擔心下水道的承受力而受影響。面對有增無減的地溝油怎麼辦?

在東倫敦正在修建的一個發電站可能成為「油老虎」。它不燒常規燃油,而「專吃」地溝油。

這個耗資8千萬英鎊的發電站計劃在2015年4月建成時,將是世界上此類清潔能源電站中規模最大的。

泰晤士自來水公司每天將從下水道中「刮」出30噸地溝油供給電站。靠燃燒地溝油發的電將為英國也是歐洲最大的污水處理廠Beckton提供電力。

它還將為生活污水淨化提供電力。

在不遠的將來,倫敦人可以靠地溝油發的電炸薯條、喝上用地溝油發的電處理的淨化水。

這肯定也是維多利亞人想不到的。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