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話英倫:英格蘭腹地的「小蘇格蘭」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今夏的科比「高地節」上,科比人在跳蘇格蘭高地舞、奏蘇格蘭風笛的同時,舉行了一次「假公投」。

如果在9.18公投中蘇格蘭從大不列顛真的「顛兒」了,英國至少還能有一塊「蘇格蘭飛地」。

事關「國家主權領土完整」的9.18蘇格蘭獨立公投,直到上個周末支持反對兩派陣營的領軍人物第一場電視辯論,似乎才讓人覺得就在眼前了。

鶴發黑眉,一向給人以幹巴木納、一針下去扎不出血感覺的反獨立競選領導人達靈,面對善於「作秀」的蘇格蘭第一部長薩蒙德,一反常態咄咄逼人,讓政治評論人士和媒體刮目相看,議論紛紛,很激動了一陣子。

不過,普通英國人,據我的觀察,至少是「英國長城」(即哈德良牆,Hadrian』s Wall,古羅馬人在英倫島上留下的一道土坯牆,基本沿現代英格蘭與蘇格蘭的分界線)以南的人,關注者很少。

大家都忙著享受最後一抹夏日的陽光呢。早上高峰期總是擠得像沙丁魚罐頭的火車車廂裏都能有空坐。免費的《鐵道報》也薄了一半。

高地節「假公投」

說「長城」南邊的人都忙著度假,對「國家分裂」的危險漠不關心,不免以偏概全,立即更正。

這不,今夏的科比「高地節」(Highland Gathering)上,科比人在跳蘇格蘭高地舞、奏蘇格蘭風笛、吃蘇格蘭傳統民族食品的同時,趕在9.18公投之前,舉行了一次「假公投」(更正式一點的說法是「模擬公投」)。

說它是「假」的,因為科比(Corby)距哈德良牆以南200多英里,在英格蘭腹地的北漢普頓郡。居住在蘇格蘭境外的英國人對蘇格蘭獨立公投沒有投票權,科比人只能「模擬」。

沒有投票資格,對蘇格蘭的去留沒有發言權,英格蘭腹地的科比人為何對蘇格蘭獨立公投如此熱衷?

先忍耐一下,容我報告「假公投」結果。一共有576人參加投票,162票贊成蘇格蘭獨立,414票反對,「反獨」佔了壓倒性優勢。

英格蘭的「小蘇格蘭」

科比一向有英國的「小蘇格蘭」之稱。在一家中國大陸的旅遊網站上,我竟然看到把科比列入了蘇格蘭旅遊景點。

走在科比鎮的高街上,你並不會特別感覺到蘇格蘭氣息。連鎖店、超市、麥當勞,它可能像是在任何一個蘇格蘭小鎮,但也可能像是任何一個英格蘭、威爾士或北愛的小鎮。

但是,如果你稍微駐足留意觀察,濃郁的蘇格蘭氣息和特有的蘇格蘭風情撲面而來。

科比人一開口,濃濃的蘇格蘭腔。如果聽慣了「女王英語」,你會一下子覺得耳朵不好使。

如果你進到超市、雜貨店,會發現蘇格蘭特有的民族食品琳琅滿目。Irn-Bru(一種橙色的汽水軟飲料)、Haggis(肉餡羊肚,或稱羊肚雜碎布丁,直譯為哈吉斯),像是蘇格蘭的旗幟。

民以食為天,飲食是文化。英格蘭的一方水土,顯然養了一方蘇格蘭人。

「鐵人」的後代

Image copyright l
Image caption 蘇格蘭境內鋼鐵廠的衰落迫使大批蘇格蘭鋼鐵工人揮師南下湧入科比。1961年的人口普查顯示,科比鎮人口的三分之一都是蘇格蘭出生。

的確,最新的人口普查數據可以證實。2011年的人口普查顯示,科比鎮61225名居民中,7765人是在蘇格蘭出生,佔了總人口的近13%, 是蘇格蘭以外蘇格蘭出生的人聚居比例最高的。

這還只是在蘇格蘭出生的第一代。他們的第二代、第三代,雖然出生在英格蘭,但從小耳濡目染蘇格蘭文化,珍惜蘇格蘭的根。

為什麼會有這麼多蘇格蘭人扎根在英格蘭腹地的科比鎮?這要追溯到上個世紀30年代。

蘇格蘭格拉斯哥的Stewarts & Loyds鋼鐵公司選址在科比建造了英國規模最大的煉鋼廠之一。

蘇格蘭境內鋼鐵廠的衰落迫使大批蘇格蘭鋼鐵工人揮師南下湧入科比。1961年的人口普查顯示,科比鎮人口的三分之一都是蘇格蘭出生。

隨他們而來的,是蘇格蘭的方言、傳統、飲食和文化。科比鎮「小蘇格蘭」的名聲從此確立。

再回到文章開頭說到的「假公投」。組織者潘吉利強調模擬公投是「找樂子」(a bit of fun),但參加投票的琳達卻很當真:「住在蘇格蘭以外絲毫沒有讓我覺得不是蘇格蘭人,9月份的投票沒我的份,但我希望科比人今天表達了我們的態度」。

態度可以盡情的表,但手裏沒有投票權,也只能幹著急。

對於那些掌握著蘇格蘭未來命運的蘇格蘭選民,影響他們做出抉擇的關鍵因素有哪些呢?我們在下周的專欄裏細說。

(責編:顧垠)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