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話英倫:倫敦塔下那88萬朵罌粟

倫敦塔前的罌粟紅潮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10萬朵、20萬朵、30萬朵…倫敦塔漸漸的被紅色的海洋包圍

「美化戰爭」、「BBC左傾路線」…圍繞一戰百年紀念紛起的爭議,淹沒在倫敦塔下的紅海洋中。

今年8月4日,英國首相卡梅倫和劍橋公爵夫婦前往比利時出席了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一百週年的紀念儀式。同一天,在著名的倫敦旅遊景點、倫敦塔古堡的護城河裏,出現了第一朵陶瓷燒制的紅罌粟花。

圍繞倫敦塔古堡的護城河裏沒有水,是共達16英畝的綠草茵。

此後,來自英國各地和遠道中國、南非、新西蘭等世界其它國家的數千名志願者,把一批批的陶瓷紅罌粟插在了護城河的草地裏。

10萬朵、20萬朵、30萬朵…倫敦塔漸漸的被紅色的海洋包圍。

888246朵罌粟花

隨著護城河裏罌粟花數量的增加,倫敦塔外圍觀的人群也在暴漲,以至於倫敦塔周圍的地鐵站已幾次被迫臨時關閉。倫敦交通局提醒公眾,去倫敦塔看罌粟最好在早10點前以避開高峰。

首相卡梅倫來了。威廉、凱特來了。凱特王妃面對如潮的紅罌粟留下了熱淚。

英國女王伊莉莎白二世也來了。女王問這個藝術裝置的創作者,他的創意靈感是從哪裏來的?

Image copyright AP
Image caption 女王伊麗莎白二世也來了

血染的土地紅色的海

倫敦塔的紅罌粟藝術裝置是一位來自英國德比郡的名不見經傳的陶瓷工,37歲的卡明斯(Paul Cummins)的傑作。

今年是第一次世界大戰開戰一百週年紀念。英國、英聯邦、歐洲和世界其它國家都有一系列隆重的紀念活動。

卡明斯在尋找紀念一戰百年的藝術創作靈感時,在一本一戰陣亡士兵留下的日記裏看到這樣一句詩一般淒美的話:「血染的土地紅色的海,只留下天使的足跡。」

卡明斯想到了用英國傳統上紀念陣亡將士的罌粟,來表達今人沒有忘記每一位在一戰中陣亡的英國和英屬殖民地戰士。

他從英聯邦戰爭墓地委員會得到了確切數字:888246人。

倫敦塔管理當局與卡明斯一拍即合,倫敦塔著名的「食牛肉者」(Beefeaters)衛士成了卡明斯的左幫右臂。

更多的志願者加入了「插花」的行列。護城河裏的罌粟花從開始的每周插35000朵增加到每周70000朵。

而在德比郡卡明斯的燒瓷作坊裏,他帶領300名工人日夜趕製瓷罌粟。卡明斯說,他「玩了命了」。這已經不是誇張地形容。在製作瓷罌粟過程中發生的意外事故導致卡明斯右手嚴重殘廢,失去了兩個手指。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凱特王妃面對如潮的紅罌粟留下了熱淚

戰爭「無光榮」

「血染的土地紅色的海」抓住了公眾的想像力,也抓住了英國人的心。

圍繞如何紀念一戰百年的政治紛爭,終於淹沒在倫敦塔下的罌粟花紅海洋中。

一戰百年紀念從籌備之初就引起爭議。年初首相卡梅倫說,他希望看到「像2012年女王登基60週年大典那樣的慶祝,表達英國民族性格。」

此言一齣,即被人譏笑「只有白癡才要『慶祝戰爭』」。英國著名影星Jude Law等文化藝術界名人聯署批評卡梅倫的公開信,聲言一戰「並不是『結束一切戰爭的戰爭』或『民主的勝利』,而是一場軍事災難和人類浩劫」。

前教育大臣高夫反唇相譏,稱英國參加了一場「正義的戰爭」,是編輯方針「左傾」的BBC拍攝的諷刺電視劇Blackadder之類的文藝作品和「左傾」歷史學家扭曲了一戰,誤人子弟。

百年後的認同

但是,年初以來,特別是入夏後一系列的一戰紀念活動,正在烘托出更積極的「主旋律」。

權威民調YouGov的最新調查顯示,超過三分之二的英國人對一戰紀念活動表示認同和滿意;超過四分之一的人說,紀念活動促使他們想更多的了解他們的先人在一戰中的經歷。

超過一半的受訪者認為,紀念活動使得英國人更團結。

下周二11月11日,一戰停戰日,百年紀念活動將達到高潮。888246朵罌粟的最後一朵也將在那一天匯入倫敦塔下的紅海洋。

倫敦塔將鳴炮致意,估計參加紀念儀式的公眾將多達一百萬人。

888246朵瓷罌粟,每一朵售價25英鎊,已經全部預售一空。11日紀念儀式結束後,從12日開始它們將被郵寄往英國和世界各地的訂購者。售款除支付製作費用外,由六家老兵等軍事慈善機構分享。

(注:罌粟,poppy ,拉丁學名Papaver,是一個大的植物家族。英國陣亡將士紀念日配戴的罌粟花,英語裏的俗名是field poppy,算是「野罌粟」吧,拉丁學名是Papaver rhoeas。中文裏相對的俗稱是「美人虞」。用來熬制鴉片的罌粟,拉丁學名是Papaver somniferum。)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