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話英倫:卡梅倫對付歐洲移民的「空城計」

Image copyright Reuters
Image caption 卡梅倫終於宣佈的提議中,首相府唐寧街10號此前吹風的「緊急剎車」措施,不見了蹤影。

卡梅倫的「空城計」是唱給歐洲移民聽的,更是給英國選民聽的。怕就怕UKIP砸場子。

英國首相卡梅倫控制歐洲移民的一攬子措施提議終於公布了。

卡梅倫說,他會拿著這些措施與歐盟商討。說是商量,但他又說,這些都是「絕對的要求」。如果歐盟把它「當耳旁風」,那英國做出什麼動作「都是可能的」。弦外之音:脫離歐盟也不是不可能。

信誓旦旦,言之鑿鑿。

唱給英國選民聽的

卡梅倫可能要拿出的「錦囊妙計」已經「漏風」、「揣測」、「試水」了好幾個月。終於拿出來時,BBC 政治事務主編羅賓遜(Nick Robinson)一句話點到要害:最有揭示意義的,不僅是公之於眾的提議中保留了什麼措施,更是去掉了什麼措施。

卡梅倫公布的措施核心內容概括起來就是:來英國的歐盟國家移民,有工作的,要至少等四年才能享受政府公房等社會福利和減稅等工作福利。

沒工作的,甭想享受任何救濟福利,在英國呆六個月還找不到工作,就請走人回家。

首相府唐寧街10號此前吹風的「緊急剎車」措施,不見了蹤影。所謂的「緊急剎車」(emergency brake),即當來自歐盟的移民達到一定數量後,拒絕新移民入境,也就是給移民數量設一個封頂上限。

離任的歐盟委員會主席巴羅佐和接任的新主席容克都警告卡梅倫,為歐洲移民人數設「人為限制」(arbitrary cap)違反歐盟自由移動的根本原則。但讓卡梅倫沒敢腳踩「緊急剎車」,恐怕還是歐盟「大姐大」、德國總理默克爾給英國亮出的「紅線」:英國要想繼續呆在歐盟內,就甭琢磨改變歐盟的一條根本原則。

唱給歐洲移民聽的

一個是「拒之門外」,一個是「關起門來收拾」,有本質區別。其實,限制歐盟移民福利,德國、法國、意大利等都在考慮。

如果說,對於英國選民,用「空城計」是形容終於宣佈的措施內容之「虛」,那麼,對於歐洲移民來說,「空城計」則是實打實的。

卡梅倫宣佈的計劃,用句大白話概括,就是「堅壁清野」,把「好處」都拿走,盡可能減少英國對移民的吸引力。來英國還不如呆在家裏或去其它國家,自然就不來了。

但是,要讓「空城計」湊效,一個假設的前提是,大多數來英國的歐盟移民都是遊手好閒、好吃懶做、想來沾英國的光。

但多項權威的獨立調查一再顯示,事實正相反。來自歐盟的移民,特別是年輕一代,學歷、技能平均高於英國的平均水平。歐盟移民對英國經濟的貢獻遠大於索取。

隨手抄起一份經合組織OECD 剛剛發表的報告,說移民中接受優良教育的人數將近一半(46%),而英國人相比只有三分之一。

即便是對於低技術勞工來說,拿走減免稅等工作福利(in-work benefits)補貼後,從事最低工資工作的勞工的收入會減掉不少,但即便如此,來自波蘭、保加利亞、羅馬尼亞的移民拿到的工資也比在家從事相同工作收入要高。

而英國人不屑於做的髒活、苦活、累活,還真離不開歐洲移民。

還記得我在《羅馬尼亞人來了嗎》一文中提到的那位,乘新年過後第一班航班來倫敦的羅馬尼亞農民維克多嗎?

維克多出了希思羅機場,轉眼就找到了一份在一家洗車場洗車的工作。無奈整天被記者包圍,維克多怕影響洗車場生意,又在東倫敦一個建築工地找到了一份工,搬磚和泥每天60英鎊,維克多很滿意。他計劃盡快把在家的19歲的女朋友接來,給人看孩子,兩人一起苦幹兩年,然後回家鄉蓋房子買汽車。

維克多說:「我不是來搶你們的國家的。我來工作、掙錢、回家」。維克多的話在來英國的歐盟勞工中恐怕頗有代表性。

民不畏苦,奈何以苦懼之?

Image caption 卡梅倫說,新宣佈的計劃可以用一個字概括:「控」。而英國獨立黨UKIP領導人法拉吉反唇相譏:只要英國呆在歐盟內,就無任何能力控制歐盟移民。

UKIP 砸場

四年前,保守黨主政的聯合政府上台伊始,做出了一項莊嚴的承諾,把每年進入英國的淨移民人數限制在10萬人以下。

四年來進入英國的淨移民人數非但沒有降到年10萬人以下,而且連年攀升。在卡梅倫宣佈限制措施的前一天公布的數字顯示,上年度進入英國的淨移民人數超過政府劃定的「紅線」數字兩倍以上,甚至比2010年從工黨政府接手時的數字還多出了16000人。

卡不住歐盟國家的移民,是因為作為歐盟28個成員國之一,英國是在羅馬條約上籤字畫押了的。羅馬條約是奠定歐盟的基礎條約,而「移動自由」,Free Movement,是羅馬條約的精髓,它保障歐盟成員國的公民可以在歐盟任何一個成員國內移動、生活、(在大多數情況下)和工作的自由。

卡梅倫說,新宣佈的計劃可以用一個字概括:「控」(countrol)。而英國獨立黨UKIP領導人法拉吉反唇相譏:只要英國呆在歐盟內,就無任何能力控制歐盟移民。

法拉吉說,要想控制住來自歐盟的移民,只有一條路:英國退出歐盟。

UKIP認凖了這條路,高舉反歐盟、反移民大旗爭取選民,不但挖走了傳統的保守黨選民,而且爭取了部分傳統的工黨選民。兩名保守黨議員「反水」投靠UKIP 導致的地方補差選舉,兩位「叛徒」以高票重新當選,成為UKIP議員,不只是讓保守黨尷尬,而是讓英國三大主要政黨都心慌。

三大政黨相繼公布控制移民的措施,一個比一個嚴厲,但仍然是進門後的控制,而無法「拒之於門外」。

看來,英國上演的對付歐洲移民的「空城計」,唱者不是足智的諸葛亮,聽者也不是多疑的司馬懿。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