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話英倫:在英國有投票權的150萬外國人

Image copyright PA
Image caption 尼日利亞畫家Chinwe Chukuogo-Roy為英聯邦國家元首、英國女王伊麗莎白二世登基60週年大典創作的肖像。54個主權獨立的英聯邦國家的公民,以及愛爾蘭公民,只要他們居住在英國,都可以登記註冊成為選民參加投票。

距5月7日的英國大選只剩下100來天,兩大主要政黨、執政的保守黨和在野的工黨,競選機器都開足了馬力。

保守黨財大氣粗,拉著競選廣告牌的大貨車滿街跑。工黨的競選資金不敵保守黨雄厚,但志願者眾多。工黨發動人海戰術,登門拜票。工黨黨魁米利班德發誓要在5月7日前與選民進行400萬次的面對面交談。

等著工黨積極分子(當然也少不了其它政黨的)敲門吧。

都拿移民說事兒

2015年5月7日的大選,被形容為是幾十年來甚至是一個世紀以來結果最難預料的英國大選。每一票都可能是決定勝敗的關鍵已經不是誇張的形容,而是殘酷的事實。

因此,英國的政客們爭奪每一張選票,就像搶抓每一根救命稻草。

而政客們登門拜票聽到的選民最多的抱怨之一,是移民。移民搶了飯碗、移民佔了房屋、移民吃了福利、移民擠滿了學校醫院…國門失控,移民潮快要把英倫島淹了!

保守黨上台伊始信誓旦旦要把每年的淨移民數控制在10萬人以下。不生孩子不知肚子痛,一屆幹下來,淨移民數非但沒減,反而翻倍。

做不到,說到就更重要。政客們都拍胸脯要控制住移民,各黨限制移民的措施一個比一個顯得嚴厲。

政治命運或許攥在外國人手裏

或許最具諷刺意味的,是英國議員們是否能保住自己的議席、以及最終誰能入住首相府唐寧街10號,移民,而且是沒有英國公民身份的外國人,有一定的發言權。競選差距越小、他們的發言權越大,至少是在理論上。

這都「歸功於」一項鮮為人知的百年前英帝國時代的一項立法留下的「漏洞」。

根據這項立法(容我稍後細說),54個主權獨立的英聯邦國家的公民,以及愛爾蘭公民,只要他們居住在英國,都可以登記註冊成為選民參加投票。

英國議會圖書館最新公布的數據顯示,共有150萬非英國公民因此擁有投票權。其中,愛爾蘭人最多,有345,000人,依次是306,000印度人,180,000巴基斯坦人,73,000澳大利亞人,52,000津巴布韋人。

人數排在前10位的其它國家是尼日利亞、南非、斯里蘭卡、加拿大和孟加拉國。

帝國老皇曆

整整100年前,「日不落」帝國的頹勢初露,當時阿斯奎斯(Herbert Asquith)領導的自民黨政府在1914年通過了一項法案,「任何在國王陛下疆土內出生並效忠國王的人」,都是英國的臣民。

100年後,生活在英國的這樣的「英國臣民」有150萬。如果按英國平均選民投票率推算,理論上會有90萬張選票!

已經有多位保守黨大佬「跳出來」強烈要求立刻廢除這項「荒唐的」立法,修補「漏洞」。

擁有巨大影響力的保守黨後座議員組織,「1922委員會」的主席布拉迪(Graham Brady)說:「這是一個根本的公平問題,而且,當我們面臨一個結果可能非常接近的選舉時,這個問題變得更加關鍵。如果外國人可以決定我們的選舉結果,是令人不能容忍的。」

面對少數族裔選民

保守黨的「猴急」可以理解。因為以往的大選結果顯示,在吸引少數族裔選民上,工黨遠比保守黨成功。

以2010年的上屆大選為例,表示支持工黨首相布朗的白人選民佔31%,而這個比例在印度裔選民中是61%,在加勒比黑人後裔中佔78%,在非洲黑人後裔選民中達87%。

2010年的大選,少數族裔選民總體上超過三分之二投了工黨的票,投保守黨票的只佔16%。

英國的議會通過或廢除、修正一項立法,要一讀、二讀、三讀,來來去去,不是一蹴而就的事兒。5月的大選肯定是不趕趟了。

當然,150萬不是英國公民的「英國臣民」中,有多少人知道自己有投票權、知道了又有多少人有興趣參加投票,則是另外一回事兒了。

不過,這些爭論可能是只見樹木不見森林。英國的少數族裔選民投票的比率目前佔總投票的14%左右。專家預測,到2050年,這個比例至少會增加到五分之一,甚至高達三分之一。

英國各政黨如何鼓勵少數族裔選民參選、並把選票投給自己,恐怕才是長遠的競選戰略核心。

(責編:顧垠)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