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話英倫:誰是強姦案的被告?

Image copyright l
Image caption 過去兩年中發生的兩起強姦受害者出庭作證後自殺身亡的高調案例,讓受害者和證人在法庭上的經歷成為關注焦點。

這個問題似乎很白癡,當然是作案者。但在英國的法庭上,為什麼有受害者感覺「被再次強姦」?

本周,英國皇家檢控署CPS公布了新的法庭反詢問的指導原則,開始公眾諮詢。(反詢問,cross examination,指一方對另一方所提供的證人、證言在 庭上主詢問完後加以盤問)

皇家檢控署說,新的指導原則是為了給出庭作證的受害者和證人提供更好的幫助和保護,讓他們做好精神凖備,事先了解法庭上可能遇到的場景。

許多受害者和證人抱怨,他們在法庭上受被告辯護律師嚴厲的盤問,讓他們感覺自己成了被告。特別是強姦和性侵案的受害者,有人把自己在法庭上的遭遇比做「再次遭到強姦」。

過去兩年中發生的兩起強姦受害者出庭作證後自殺身亡的高調案例(我稍後細說),更讓受害者和證人在法庭上的經歷成為關注焦點。皇家檢控署新指導原則正是在這樣的背景下出台的。

做好思想凖備

現行的庭審,受害者和證人往往是第一天走進法庭後才知道他們面對的是什麼,辯方律師連珠炮的問題讓他們措手不及。新的指導原則第一次讓受害者和證人在出庭前知道他們在法庭上可能會遇到什麼情況。要點包括:

  • 向受害者和證人通報被告辯護的總體情況。
  • 向受害者和證人通報辯護方是否獲得了第三方提供的材料,比如社會保障部門、醫療紀錄等,這些材料可能會影響檢控方的控罪。
  • 向受害者和證人通報辯方是否獲得法官准許,對受害者和證人的人品、性生活歷史、是否與被告自願發生性行為等等進行盤問。

英國皇家檢控署署長桑德斯說:「站在法庭這樣一個莊嚴的場合、在陌生人眾目睽睽下,回答一些往往是非常困難和涉及個人隱私的問題,壓力是非常大的。」

曼城雙悲劇

Image copyright family handout
Image caption 受害者,48歲的弗蘭西斯在出庭作證一周後自殺身亡,沒有看到施虐者鋃鐺入獄。

曼徹斯特皇家法庭上接連兩起強姦案的審理導致的悲劇是催生這個新指導原則的重要動力。

2013年,曼徹斯特皇家法庭判決一位前中學合唱團指揮布雷威爾(Michael Brewer)在1970年代強姦一名女生罪名成立,判處其6年監禁。

受害者,48歲的弗蘭西斯(Frances Andrade)卻在出庭作證一周後自殺身亡,沒有看到施虐者鋃鐺入獄。

弗蘭西斯14歲時,被她的音樂教師布雷威爾多次姦污、性侵。30多年後,當弗蘭西斯終於鼓起勇氣控告布雷威爾強姦後,她在法庭上被迫詳盡的描述那不堪回首的一幕幕,讓她倍感羞辱。

弗蘭西斯的兒子說,他母親被當眾指責「撒謊」、「胡編亂造的幻想」,法庭上的遭遇「讓她無法承受」。

一年後,2014年2月,另一位強姦案證人,41歲的特雷西(Tracy Shelvey)在曼城市中心的一個高層停車場樓頂跳樓自殺身亡。

此前一天,被控強姦三名婦女的前士兵霍爾(Patrick Hall)被判無罪釋放。特雷西是控告霍爾強姦的婦女之一。她被迫先後兩次出庭作證(第一次因陪審團無法達成裁決法庭再次開庭)。

特雷西自殺前曾對親朋好友說,法庭上辯護律師對她的盤問讓她感覺「再次被強姦」。

接連兩起悲劇發生後,曼徹斯特警方首腦羅伊德曾呼籲對強姦和性侵案的受害者和證人在法庭上被對待的方式進行緊急檢討。

羅伊德說,庭審的過程是很殘酷的。僅在曼城一地就接連發上兩起出庭作證後自殺身亡的悲劇,說明這是一個亟待檢討的問題。

羅伊德說:「許多許多的強姦受害者說,法庭上的經歷與遭受姦污一樣痛苦」。

爭議與陷阱

但是,新的指導原則已經引起了爭議和批評。有法律專業人士甚至稱其是「有潛在的危險和不具操作性」。

批評者的主要依據是,英國法律禁止檢控方事先讓受害者和證人「預演」庭審。告訴證人辯方可能提出的問題讓其事先凖備是違法行為。

但皇家檢控署署長桑德斯說,新的指導原則並不是要讓證人事先凖備對應辯方的問題,而是幫助受害者和證人做好出庭的精神凖備。

她說:「法律不是遊戲,法庭不是伏擊證人的地方。受害者和證人出庭作證,是承擔重要的公共責任,我們理應更好的幫助他們。」

(責編:顧垠)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