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話英倫:駕車打手機 危險甚於酒駕

Image copyright PA
Image caption 這位駕車者,拿著手機、帶著耳機、看著手提電腦,還有多少精力駕車看路?

喜迎新春佳節,首先給《漫話英倫》的新老讀者拜年。祝大家合家團圓、平安吉祥。

說到平平安安,伴隨著春節的來臨,宣傳酒駕危害,規勸警告酒後不要駕車的各類形式的公益廣告在中國隨處可見。

在英國,類似的「宣傳攻勢」則是在聖誕新年前後。形式不盡相同,效果異曲同工。喝酒別駕車,駕車別喝酒。

酒駕,已是過街老鼠,人人喊打。然而,與酒駕同樣危險、甚至危險更大的一種行為,人們則司空見慣、習以為常。

奪命手機

每一次出門,無論是街邊行走還是駕車上路,都能看到有人邊開車邊打手機,一手操方向盤,一手捂在耳朵上。更有甚者,一邊駕車,一邊埋頭收發短信。

儘管英國在10年前已經把駕車打手持電話列為違法,但從公眾對其危害的認識,到執法手段和打擊力度,都甚為薄弱。

結果,是有人在為這種自私愚蠢的行為付出生命的代價。僅舉兩個案例。

三年前的聖誕節前,13歲的小姑娘Hope告別了同學騎車回家。愛不釋手的自行車是一周前得到的生日禮物。

與此同時,貨車司機Darren Foster正在與他的女友吵架。不是面對面的吵,而是邊駕車邊收發短信。20分鐘裏,他與女友通過短信「過招」11個回合。

在一處人行橫道前,Darren忙著發短信,綠燈一亮就心不在焉的開了過去,完全沒有注意仍在穿越馬路的Hope。

18噸大貨車從Hope身上壓過去。Hope的自行車從貨車的另一邊「吐」出來,Hope的長髮纏住車盤仍被拖在車下。Darren渾然不覺依然開車,甚至沒有注意到路人的驚呼,直到有人跳到路中央硬攔住他。Hope早已經氣絕身亡。

八年前的一個明媚夏日,Paul Carvin接了11歲的女兒和13歲的兒子下學回家,交警已經等在家門口。他的42歲的妻子Zoe遭遇車禍身亡。

26歲的貨車司機Andrew Crisp邊開車邊打手機,沉浸在電話裏的他完全沒有注意到前面的車流已經停下。Zoe的私家車排在隊尾,貨車一頭撞上去,衝擊力之大把Zoe的車壓成了平板。Zoe的身體受創之慘烈,警方勸告Paul不要讓孩子與媽媽的遺體最後告別。

此後,很長一段時間裏,Paul駕車每次看到有人開車打手機,就鳴笛抗議。但八年後他已經不再干涉:「大多數人不覺得開車打手機有什麼大不了的。他們說你大驚小怪,打手機一點不影響開車。」

甚於酒精大麻

但這是一個錯覺,一個可能是致命的錯覺。

英國交通部交通研究實驗室進行的一項研究證實了這一點。對17-24歲駕車者進行的對比試驗發現,駕車者使用手持電話,其反應速度減低46% ,即便是使用免提電話,反應速度仍減低26.5%。

司機邊開車邊收發短信,反應速度減低37%。

相比之下,司機飲酒量達到法律允許的臨界點時,反應速度減低13%。 司機吸食大麻後反應速度減低21%。而且,發短信遠比酒精或吸毒影響駕車行駛方向的穩定。

交通事故數據印證了實驗室的數據。英國交通部公布的統計顯示,在2012年(迄今最新數據),直接與駕車者使用手機有關的交通事故有378起,導致548人受傷,17人死亡。

專家相信,實際的狀況要遠比這個數據顯示的糟糕。因為許多涉及使用手機的事故被列為「車內分神因素」(in-vehicle distraction)。而這個範疇的事故數據是9012起,導致196人死亡。

人人喊打

2004年,駕車打手機在英國被列為違法行為。如果被警察逮住,罰款30英鎊。隨後罰款數額數次增加到目前的100至1000英鎊、駕照記3點罰分(滿12點吊銷駕照)。

從交通安全活動人士到專家到警方,都在呼籲應該盡快修改相關立法,增加懲罰力度。建議包括駕照罰點翻倍增加到6點、涉及交通事故的司機自動交出手機(像涉及事故的司機要自動接受酒精測量一樣)等等。

但根本的一點,是要徹底改變公眾對駕車者使用手機的態度。權威民調YouGov的一項調查顯示,英國四分之一的駕車者曾邊開車邊使用手持手機或查看短信,儘管多達一半的受訪者說,他們認為這樣做與酒駕和使用毒品後駕車一樣危險。

關鍵就在於駕車打手機沒有酒駕那樣的「惡名」(stigma)。酒後開車,即便沒有被抓住,親朋好友知道了也會把你臭罵一頓。開車途中接個電話、短信?有什麼大驚小怪的?

我們的生活,已經很大程度上被手機左右。臉書要更新、推特要發聲、電郵要回復…手機已經模糊了上班、下班,上牀、下牀的界限。

只有「機駕」成為像「酒駕」一樣的過街老鼠,人人喊打、人人痛惡,相關的立法才能真正發揮效力。

(責編:顧垠)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