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話英倫:首相為何被指「雞」

Image copyright g
Image caption 四人辯論不幹、兩人辯論也不幹,只參加「七聯唱」,卡梅倫被對手嘲笑奚落,說他心虛怯陣,只能寄希望於「扎堆兒」蒙混過關。

此「雞」非彼「雞」。在「民主搖籃」裏搞一場電視競選辯論為何如此糾纏?

2015年的英國大選進入倒計時,首相卡梅倫終於「最後」確認,他同意參加一場七黨領導人的集體電視辯論。

卡梅倫說,他將參加4月2日BBC的競選電視辯論直播,只參加這一場,而且是他的最後「提供」(offer,也可以說是「提議」「開價」)。

最後的最後提供」

是「最後」嗎?3月4日,卡梅倫的新聞主管奧利維爾致函BBC等參與辯論轉播的四家主要電視機構,通知它們,首相只參加一場七黨領導人的電視辯論,而且必須安排在3月30日競選運動正式開始之前。奧利維爾最後撂下一句:「這是我們最後的提供」。

此奧利維爾入首相府前,是BBC 晚間6點新聞和10點新聞節目的主編。他的前同事們琢磨,如果他還是坐在BBC新聞主編的位置上,對這樣的「最後通牒」會做如何反應?

各黨領導人和媒體的回話就不那麼客氣了。

米利班德(最主要反對黨工黨領導人):「現在清楚了,卡梅倫是在躲避與我一對一的辯論,他是逃避公眾的懦夫」。

克萊格(聯合政府副首相,自民黨領袖):「他們的行為就像唐頓莊園裏的老爺在客廳裏向僕人吩咐上最後一杯酒。電視辯論如何搞不是由保守黨給人民下指令,辯論是屬於人民的」。

首相玩「雞」

法拉吉(極右的英國獨立黨UKIP領導人):「依我看,如果是四黨領袖辯論,我會給他提幾個無法回答的問題。所以他要搞破壞」。

而眾人(政治對手、媒體、評論人士)的口誅筆伐一字以畢之,卡梅倫是在玩「雞」。(play chicken/chicken out)。此玩「雞」非中國文化中的「玩雞」,對應的確切翻譯應該是「當縮頭烏龜」,更文縐縐的說法是「怯陣」。

包括BBC在內的英國的四家參與電視辯論組織的廣播機構對奧利維爾的「最後通牒」回應說,它們原定的三場電視直播辯論安排不變,如果卡梅倫不參加,就擺上空椅子!

「四人幫」「七聯唱」「二人轉」

Image copyright PA
Image caption 所有的對手都可以唱高調,不當家不知柴米貴,站著說話不腰痛,只有他卡梅倫需要為政績辯護。敵手都是「原告」,只有他是「被告」。

歷時一年多的電視辯論醞釀籌備,在臨近大選前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對峙僵局。

上屆大選前,英國傳統三大政黨、保守黨、工黨和自民黨的領導人舉行了歷史上首次電視直播辯論。

這一屆的大選,英國獨立黨UKIP的異軍突起打破了傳統政治格局。UKIP因接連在議會中獲得兩個席位,被英國廣播電視監管機構Ofcom認定具備了與傳統三大政黨平起平坐參加電視競選辯論的資格。

UKIP領導人法拉吉歡天喜地,首相卡梅倫卻橫插一杠:如果邀請UKIP,也應該邀請綠黨參加。否則,卡梅倫「免戰牌高懸」,拒絕參加辯論。

政治分析人士無論立場左中右,一致認為卡梅倫並不是為綠黨兩肋插刀討公平,而是拿綠黨作擋箭牌避免交鋒。

電視辯論主辦方倒也有招,不但同意邀請綠黨參加,而且連威爾士黨、蘇格蘭民主黨都邀上。誰也別覺得委屈,誰也別再說二話。

四家電視機構輪流坐莊,安排兩場七黨領導人辯論,然後在大選前夕安排一場卡梅倫與米利班德的兩人對決。畢竟,5月7日那一天,要麼卡梅倫繼續住在唐寧街10號,要麼讓搬家公司把家具拉走,給米利班德騰地方。下屆首相人選,實際上是二者之一。

機關算盡

四人辯論不幹、兩人辯論也不幹,只參加「七聯唱」,卡梅倫被對手嘲笑奚落,說他心虛怯陣,只能寄希望於「扎堆兒」蒙混過關。

說句公道話,這樣的攻擊實在有失公允。卡梅倫對電視辯論從一開始就表現的不熱心不情願,與膽量、口才、形像沒有關係,而完全是從得失的策略考量。

所有的對手都可以唱高調,不當家不知柴米貴,站著說話不腰痛,只有他卡梅倫需要為政績辯護。敵手都是「原告」,只有他是「被告」。

卡梅倫對電視辯論的「最後提供」,顯然是他的謀士們判斷,參加辯論失分的危險大於得分,辯論越多、靠近投票日越近,失分的危險越大。只參加一場「大合唱」,堵住對手的嘴,是最佳選擇。

當然,這只是卡梅倫和他的謀士們的如意算盤。米利班德依然不一不饒,繼續要求在「任何時間、地點和回合」與卡梅倫一對一的辯論。

在我就要止筆之際,有傳來消息,北愛爾蘭的民主統一黨DUP因沒有被邀請參加電視辯論而正在凖備到法庭打官司。

目前的電視辯論安排是否是「最後」的定局、甚至電視辯論是否真能實現,仍未可知。

(責編:顧垠)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