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話英倫:第三隻眼看大選

Image caption 5月7日的「結果難料」倒是讓一種結果變得一點也不「難料」了:就是再次出現 hung parliament。只佔議會幾十席、十幾席甚至幾席的小黨忽然之間變得炙手可熱,可以入朝「擁王」,也可以身在朝外呼風喚雨的「鉗王」。

5.7英國大選,是路線鬥爭,是階級鬥爭,也可以是笑話、相聲、肥皂劇。看你怎麼看了。

5月7日的英國大選,被形容為是「一代人」、「二戰以來」、「一個世紀以來」結果最難預料的大選。時間長短不一,但「分析人士」共識有一點:結果難料、結果難料、結果難料。

難料嗎,那要看你住在英倫三島什麼地方。比如我所在的格林尼治區,結果一點不難料。20年前我一頭扎到這個區,區議員是工黨議員、區政府是工黨控制,20年後,雖然選區重新規劃後變成Eltham,議員換成Clive Efford,但紅色江山依舊。20年來沒變過,迄今也沒有「變色」的跡象。

鐵椅 土凳

所以,儘管我家的信箱裏不時有黨的宣傳品塞進來,但至今沒有一個黨代表登門宣講黨的政策。上屆2010年大選,工黨議員Efford領先第二名1萬多票!根據地群眾基礎雄厚啊。

不過,要跟北施羅普郡相比,格林尼治是小巫見大巫。北施羅普郡自1835年以來一直是保守黨佔據。近200年來,那裏選出的議員,如果說有變化,只是輝格黨(保守黨前身)與保守黨的區別。

保守黨的倫敦市長約翰遜決定重返議會(觀察家普遍認為是為其最終競選首相鋪路),他被空投到倫敦的西路易斯利普區參選。為何選擇那裏?保守黨絕對可靠的根據地是也。

實際上,在過去17屆大選中的12屆,90%的選區都保持了「江山不改顏色」。

結果難料,是指的那些所謂的「邊緣選區」(marginal constituencies)即沒有哪個主要政黨佔據可靠的多數、隨時可能易手的選區。

這些選區數量雖少,但卻對大選結果起著決定作用,也成為各主要政黨爭奪最激烈的地方。如果你「不幸」住在這樣的選區裏,等著政客敲門吧。

2015年大選,三個最「邊緣選區」是,工黨的Ashfield,2010年以192票勝出。保守黨的Thurrock,僅有92票的多數。自民黨的Dorset Mid and Poole North,2010年大選領先對手269票。

陽謀 陰謀

兩位數的選票之差就可以決定誰坐議員交椅誰坐冷板凳,極右的英國獨立黨UKIP領導人法拉吉對一位英國藝人到他的競選選區「搗亂攪渾」氣急敗壞,也就不難理解。

莫裏是個說單口相聲的(comic stand-up),他把自己空降到南薩奈特郡競選議員,但不是以自己的真實身份做獨立競選人,而是以自己創造的「酒吧老闆」的藝術人物形像競選。

他提出的競選口號看似荒唐可笑,卻像哈哈鏡一樣折射出UKIP政策的極端和經不起推敲。

莫裏不是法拉吉的競爭對手,也沒想贏,但法拉吉自己承認,莫裏可能會拉到500張左右的選票。

法拉吉沒有保守黨或工黨那樣的鐵桿根據地,南薩奈特郡的選情膠著不明朗。500張選票被挖走,就可能破了法拉吉的議員夢。

曾數次衝擊西敏寺議會大廈未果的法拉吉參選前已經聲明,如果5月7日不能當選議員,就辭去黨領袖一職。法拉吉的政治生命最終斷送在一個說相聲的手裏,也未可知。

莫裏跟法拉吉「搗亂」,至少是「明火執仗」,而競選到最後一刻,政黨、政客間的互相攻擊、拆台、算計、設套,已經到了神經兮兮的地步,陰謀論滿天飛。

我看到的一則最抓眼球的陰謀論是一位選民向肯特郡的保守黨部提出的抱怨,她說,我知道政府有一個天氣機器,可以製造突然降溫殺死老年人,這樣就可以省下社保福利的開銷。

不過,確有分析人士正兒八經的聲稱,5月7日投票日如果是風和日麗,對工黨有利。如果5月7日寒風苦雨,肯特郡的那位老太太肯定有話說!

擁王 鉗王

Image copyright AFP
Image caption 民主嗎?或者說,有更完美的民主選舉嗎?我們5月8日再接著說。

5月7日的「結果難料」倒是讓一種結果變得一點也不「難料」了:就是再次出現 hung parliament。所謂 hung parliament,就是沒有一個政黨獲得超過議會650個議席的半數。

出現這種情況,有兩個選擇。一是由獲得席位最多的政黨與另一個或數個小黨組成聯合政府,確保佔議會多數以維持政府穩定。

或是由獲簡單多數的政黨單獨組閣,以少數政府執政,但與一個或數個小黨達成政治默契,以「一案一決」(act by act)的形式爭取其支持,以使政府提案在議會獲得通過。

無論是哪種選擇,只佔議會幾十席、十幾席甚至幾席的小黨忽然之間變得炙手可熱,可以入朝「擁王」,也可以身在朝外呼風喚雨的「鉗王」。

英國獨立黨的法拉吉表示可以支持保守黨的卡梅倫繼續呆在唐寧街10號。蘇格蘭民族黨的斯特金表示可以助工黨的米利班德一臂之力把他推入首相府。

法拉吉終極目標是把英國從歐盟中拉出來。斯特金的終極目標是把蘇格蘭從大不列顛中分離出來。要獲得兩人的支持,政治代價和政治風險都是巨大的。

只有在聯合政府裏任副首相的自民黨領導人克萊格表示不挑不揀,只要拉上自民黨組閣,上誰的政治婚牀都行。

一個千、萬張選票多數的議席,左右大選結果的力量可能不敵幾百張甚至幾十張選票;一個在議會裏只佔幾十席甚至幾席的政黨可能左右政府政策,而受政策影響的數以百萬計的選民可能並沒有投它的票。

民主嗎?或者說,有更完美的民主選舉嗎?我們5月8日再接著說。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