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話英倫:經濟說話 蘇格蘭獅吼

Image copyright k
Image caption 將連任首相的卡梅倫稍後將覲見女王。卡梅倫說,他要把「我們的國家團結在一起,把我們的聯合王國團結在一起」。

熬了一夜等待最後選舉結果的卡梅倫,至少有一件事不用再操心了:聯繫搬家公司。他將繼續和夫人住在唐寧街10號首相府裏。

卡梅倫可能正在起草他的連任發言稿。他的政敵,工黨領袖米利班德,還有與卡梅倫在政治婚牀上廝混了五年的自民黨領袖克萊格,可能正在起草他們的辭職報告、考慮如何向黨內同志說清楚。

「是經濟,傻瓜」

「It』s the economy, stupid。是經濟,傻瓜」,是西方世界競選的一條金科玉律。選民是人,要食人間煙火。競選綱領翻天飛、大餅盡情畫,選民歸根結底看的是自己的柴米油鹽。

過去五年中,英國是西方國家中首先走出經濟衰退的國家之一,繼而成為經濟復蘇勢頭最猛的之一。

保守黨從競選的第一天到最後一天,強調的是經濟。經濟復蘇的幼芽經不起折騰、工黨管理經濟無能、只有保守黨繼續執政,才能「讓英國沿著經濟復蘇道路繼續前進」。這正是保守黨競選打出的核心標語。

但是,競選到最後一天,所有的「權威」民調一致顯示,保守黨和工黨旗鼓相當,一點也沒有拉開距離。

專家、分析人士在探討各種「無多數議會」的可能組合的同時困惑不解,「It』s the economy」的金科玉律怎麼不靈了?金科玉律仍然是金科玉律,出錯的,是所有的「權威」民調,眼鏡跌碎一地。

工黨敗在蘇格蘭

上屆工黨政府在曠世的經濟衰退中下台。雖然經濟衰退席捲全球,誰當政也難抵擋,但面對「工黨管理經濟無能」的指責,工黨缺乏有說服力的辯解。

米利班德把自己的政治立場定位在「中間偏左」。他在競選中提出的一系列執政綱領,從金融到能源到房地產,顯示出用政令干預市場的苗頭,讓許多人擔心。

但工黨的「滑鐵盧」在蘇格蘭。蘇格蘭傳統上是工黨的可靠根據地。但蘇格蘭民族黨SNP在蘇格蘭獨立公投失敗後卻是鳳凰涅磐,勢不可擋,一夜間把工黨在蘇格蘭的領導層全部斬於馬下,工黨僅保住一席。

在投票後預估SNP將全面「佔領」蘇格蘭後,蘇格蘭民族黨領導人斯特金說果真如此,將超出了她「最野的夢想」。

斯特金夢想成真,米利班德的噩夢才剛開始。

食言而肥 一記耳光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蘇格蘭民族黨領袖斯特金說,要讓蘇格蘭的聲音在威斯敏斯特議會大廈裏更響亮。

然而,2015年大選的最大輸家,自民黨的克萊格當之無愧。

五年前,自民黨吞下選前種種美好的許諾(包括取消大學學費的「鐵誓」),爬上政治婚牀,與政治光譜另一端的保守黨大被同眠。

五年後,情急之下的克萊格只求繼續呆在政治婚牀上,與誰合蓋一被已經不挑剔了。

他要「給保守黨一顆心,給工黨一個腦子」。保守黨「沒心」、工黨「腦殘」,沒有他克萊格,英國國將不國。

選舉結果,選民給食言而肥的政客一記耳光。一巴掌五個手印。

蘇格蘭獅吼

在一個接一個的選區結果揭曉、顯示卡梅倫連任首相無疑後,他在清晨的第一個表態是,他領導的下屆政府,要確保「一個國家,一個聯合王國」。

卡梅倫說,他要把「我們的國家團結在一起,把我們的聯合王國團結在一起」。

這不是西方政客獲勝後的高姿態,而是向蘇格蘭高地的真情呼喚。

一年前,保守黨與在野的工黨聯手,挫敗了蘇格蘭民族黨的獨立訴求。

今天,工黨和保守黨在蘇格蘭各自僅保住一個議席。地覆天翻。

蘇格蘭民族黨前領導人薩蒙德曾表示蘇格蘭公投是「一代人」的一次公投。

現任領導人斯特金已經在質疑倫敦對愛丁堡發號施令的權威。她要讓蘇格蘭的聲音在威斯敏斯特議會大廈裏更響亮。

「一代人一次」的獨立公投?現在要解釋什麼算是「一代人」了。或許不會超出下屆政府的5年任期?

蘇格蘭獅吼必定震動威斯敏斯特大廈。

(責編:董樂)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