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生存之惑:饮食篇

炸魚和薯條
Image caption 英國人常常自嘲是食物最乏味的國家,招牌菜是炸魚和薯條。

最近一部熱播的紀錄片《舌尖上的中國》幾乎是掏空了中國人的胃和情感。對於海漂們來說,熟悉的家鄉味道,熱戀的各地小吃,你我自兒時起便熟悉的味道和記憶,連同潛伏多年的思鄉情感,全部翻江倒海,一一傾倒了出來。談吃,是一個微妙,細碎,卻又豐富的事。

帶榨菜的中國人

上月接待一個來英國參觀的藝術家,發現她一個有趣的習慣,不管去哪個餐館,她一定隨身帶點國內的辣醬,榨菜之類的,用來佐餐。這個習慣有點逗。

這讓我想起一位旅途中的伙伴:芳,一個來英國短暫停留一年的研究生。我們的旅行相當愉快,可是吃東西卻很麻煩,她是非中餐不吃,這可讓我頭大。我們去的都是小鎮小村,要尋中餐,談何容易。還好,我隨身帶著幾包方便麵,偶爾也能湊合過去。

每個剛到英國的人,大概都會經歷這樣一個煎熬期:食物怎麼也吃不慣。國內豐富的菜式,味道豐厚,哪裏是這簡單的三明治,薯條炸魚可以媲美的?我剛來英國讀研那一年,同學們很熱衷於課後相約一起午餐,聚在一起閒聊,學校,功課,時事,八卦,什麼都扯,當然午餐也無非是咖啡,三明治了。當時我固執的落單了,誰要吃那冷冰冰的三明治?一定是回家吃熱飯菜,暖乎乎的,給自己在這大冷天裏增加點熱量吧。不過,也因此錯過了和同學建立關係,商討學習的機會。胃重要,還是功課,社交重要,我承認當年做得比較失敗,選擇了最本能的需要:吃。如果還可以重來,我肯定會選擇隨大家吃三明治。畢竟,和來自世界各地的同學交流,互相商討學業,建立伙伴關係,更為重要。肚子,委屈也就委屈了吧。

對於和吃的抗爭,每個剛來英國的人應該都會經歷一段不小的波折,吃著英國本地乏味的食物,硬撐著,扛不住了就呼朋喚友一起下館子,大快朵頤慰勞自己一番,然後默默的拿起鍋鏟,網上找著菜譜,算了,還是自己下廚吧。不管過去是否曾經做過飯,還是沒做過飯,都得硬著頭皮上了,胡亂翻炒,燉煮,加上各色醬料,也能湊合著吃,時間久了,各自的廚藝增長迅速,令自己都刮目相看。這不知道是不是也算留學海外的收獲之一?

在英國能吃到什麼?

英國人常常自嘲是食物最乏味的國家。招牌菜炸魚和薯條,英式早餐,還有點名聲的就是Sunday Roast和Yorkshire Pudding了,花樣不多,味道簡單直白。我大概是用了一年才適應吃這些食物,不過,一旦吃習慣了,英國特色也成了另一種風味,偶爾還要吃一吃,溫習一下。可見習慣這東西真是可怕,從接受,認同,到想念,所花費的時間不需要很久,很快它就成了你生活中的一部分。於是,奶酪也吃出了甜頭,蔬菜也常常生著吃,炸薯條肥碩芳香,還有其它如喝加奶加糖的英式紅茶,飯後再來一份甜點等等西式習慣,都一一被收攏過來。

和英國人談吃,他們也會特別自豪的發來另一番妙論,「我們是一個包容的國家,你看在這裏可以吃到各國食物,從中東到中國,歐洲到南美,各國餐館應有盡有。」言下之意,我大英帝國要的就是收納,何必自己發愁自創一套食物烹飪方法呢?不過英國餐館的多樣性確實是不爭的事實,尤其在倫敦。而英國人也毫不吝嗇的奉獻對他國食物的讚美和熱愛,問起他們最愛的菜式,答案會是印度菜,日本菜,中國菜等等,並附上熱情洋溢之詞,讓你難以懷疑其誠意。

這種包容也會體現在英國超市的食物供應上面,品種也是常常不局限於本國。其他不說,在中國食物方面,除了一些醬料,蔬菜之外,連豬腳,魚頭,雞爪這些英國人根本不吃的食物都可以買到,算是比較貼心了。

也難怪我們這些身居海外的人被培養成了實實在在的「吃貨」,他國的食物要吃,本國的食物當然不會放過。有些時候,食物還是打開人際關係的一扇門,畢竟,說起中國食物,哪個老外不流口水呢?

Image caption 包子是倫敦某位資深中文老師的一柄溫柔利器。

包子「外交」

包子是倫敦某位資深中文老師的一柄溫柔利器。

來英國數10年,她一路打拼,旗下的中文教育機構已經成為了一個品牌,她本人在圈內人緣也頗好。每次由她組織的節慶活動或者講座,總有一樣少不了:包子。她專門找人手工做的大包子,餡料齊全,葷素搭配,用保鮮袋封起,方便易取,熱騰騰,香噴噴。活動結束後,一眾人等大口咬著包子,熱火朝天的討論,場景看起來頗為有趣,也頗為熟悉,彷彿感覺回到了國內。能在倫敦吃到手工做的包子,真香啊。

有一次國內某公司高管應邀發表演講,會後照例供應包子。他讚不絕口,連連說這大概是他吃過的最美味的包子!——這包子應該沒什麼特殊,只是他出差到了英國,不期然吃到了這香噴噴的包子,嘴裏品嚐的和內心思念的相逢在一起,使這味道獨特而難忘吧。

另外一個朋友和包子的故事也很有趣。一次偶然的機會,她帶給英國男友幾個包子,男友則發明了一種新吃法:烤包子。蒸好的包子放在烤箱裏,烤到表皮焦黃,咬下去香脆,中間餡料鬆軟,確實是另一種味道。男友覺得味道難忘,便在FACEBOOK上炫耀:你看,我吃到了最大的DUMPLING(餃子),次日他便帶著烤包子去辦公室招搖去了,遂引來無數好評加追捧,和好奇:此等美味,好似在中餐館沒吃過。我朋友知道後非常不屑,「這有什麼,中國美食多了去了,包子只不過是最普通的街頭小食。」從此,包子的名聲開始傳開,除了她常常贈送英國朋友包子之外,還會組織去一些地道的中餐館吃飯,她的這些英國朋友慢慢認識到:中國美食不僅僅只有Dim sum(點心,指港式茶點), sweet sour ribs(酸甜排骨), 和炒麵炒飯等。中國的菜系就有八大呢,旗下各類各式的菜品就不一一細說了,慢慢去找餐館發現吧。

據最新消息說,她居然已經成功的讓鳳爪在幾位英國女性朋友間流行,理由是「這是多數中國女性的最愛,它含有豐富的膠原蛋白,可以增加皮膚彈性。」我知道這聽起來像廣告,我也知道不管英國女性怎麼吃鳳爪,她們的膚質還是趕不上咱們亞洲人,但是,美食美味,你我共享,饕餮當下,有何之錯呢?

吃什麼,如何吃,吃得好不好,每個人在海外的體會各不相同。但是說到底,不管外麵食物如何之豐富美味,你心深處最念念不忘的也許還是地道的家鄉菜吧?只是人在海外,這滋味沉澱出了另一種味道。曾有一回國度假的朋友跟我們抱怨食物過於豐盛,居然想念英國的簡單素食。被我們一頓痛扁:這不是身在福中不知福麼?扁雖扁,我們卻似乎也能有些體會:美味雖好,天天享用,也會乏味;熱鬧雖好,天天折騰,只怕也想尋求一個人貓在國外的清靜。在海外的生活,除卻浮華,艱苦自立,雖然有無數苦處,但卻也好似那吃沙拉吃乏味食物的苦日子,日子久了,卻也吃出淡淡甜味。

我們大概還得這樣繼續下去,在這片新的地方尋覓各類新式食物,也一遍遍的尋找和複製思念中的家鄉味道。新鮮和懷舊一體,東方和西方一味,熬成的滋味,也只有你我各自細細品嚐了。

本文不代表BBC的立場和觀點。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