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范”:看火炬,学地理

奧運火炬傳遞地理指示牌 Image copyright Reuters
Image caption 曾飆:這個奧運會給我帶來的樂趣之一就是花時間重新認識不列顛。

奧運火炬傳遞,有一個看點,就是英國地理。BBC網站做了一個很漂亮專題,把70天經過的70個點,都列在一張動態的英國地圖上。

英國地圖,如果不算北愛那部分,不列顛島本身像一隻整條火腿,只不過豬蹄部分過於肥大,那豬蹄部分是蘇格蘭,大腿突出部分是威爾士,主幹就是英格蘭。

如果你看火炬途經的城市,你會發現對於英格蘭過於厚愛,大部分城市在英格蘭,也許是因為我對英格蘭城市比較熟悉,其它城鎮沒怎麼聽過,以至於忽略掉了。

對於很多中國人來說,把「United Kingdom」用英國來簡單地指代,頗有誤導性。顧名思義,很多人會把英格蘭人等同於英國人。如果你對一個中國人說,自己住在英格蘭,他很少會想到這個「英國」之外,還暗示著在這個島上,還有蘇格蘭、威爾士可以居住。但是,假如你非要說自己是不列顛人,或者聯合王國人,那麼你在漢語裏就是一個怪物。

除此之外,小小的不列顛島,有過凱爾特人、盎格魯-薩克遜人、維京人、羅馬人、諾曼人,他們像潮水湧到這塊島上,在歷史浪濤中,都留下了自己的傳說和足跡,比如地名。試想,一個英國人在杭州吃吃喝喝多年,突然坐在西湖邊,一拍大腿,問自己為什麼有杭州、台州、湖州、溫州、常州、揚州這麼多的「州」?顯然這樣好學的英國人算是極品。現在奧運會來了,給我們做一次極品的機會。如果你腦子裏,對這個國家積累了太多的東南西北不分的困惑,順著火炬傳遞的路線,梳理一下吧。

我住在英格蘭西南部城市布里斯托,火炬傳遞,就是從西南部始發,地點在康沃(Cornwall)的「天涯海角」(Land」s End),那裏是不列顛島最南端。康沃其實與威爾士、愛爾蘭、蘇格蘭一樣,在不列顛早期歷史上,是凱爾特人的地盤。

當年,盎格魯-薩克遜人進入不列顛島,作為土著的凱爾特人不敵外來者,只能退縮到島的邊緣地區,因此,在今天,你甚至可以在當地聽到康沃語(Cornish),它與威爾士語、愛爾蘭語和蘇格蘭的蓋爾語,同屬凱爾特語族,與英語的日耳曼語族不同。

當火炬沿著西南沿線北上,你會發現很多地方有-cester這樣的地名,比如Exeter,Gloucester,Worcester,這個詞尾意味著這裏在羅馬人佔領不列顛島時候,曾經是軍事要塞。這個詞綴的另外一個形式就是-chester,比如Manchester,或者-caster, 比如Lancaster。

火炬從Worcester便折入到威爾士首府卡迪夫,在威爾士海岸線傳遞,然後進入英格蘭西北部,從Castletown被送完北愛爾蘭。Castletown所在的曼恩島(Isle of Man),在英國地位非常有意思,與英格蘭、威爾士、蘇格蘭和北愛都不一樣,它和其他幾個在英吉利海峽的小島,屬於皇家屬地(British Crown Dependency)。

經過在北愛短暫傳遞,火炬被送往蘇格蘭。火炬在蘇格蘭傳遞中,最精彩的地方,我覺得不是愛丁堡,而是被傳遞到遙遠的Stornoway和Lerwick。在蘇格蘭傳遞之後,火炬經過Alwick(「不列顛最宜居的地方」,2002年《Country Life》雜誌),進入英格蘭東北部城市紐卡斯爾,按照字面的意思,Newcastle就是新建的城堡意思,台灣學生往往把這座城市翻譯成「新堡」。

在紐卡斯爾它西面,大約100多公里,有一座小鎮叫Bowness-on-Windermere(火炬在一周之後從紐卡斯爾傳到這裏),在它們之間劃一條線,這條線是不列顛島上,從北海到大西洋最短的距離,也就是不列顛島這條火腿上扎繩子的地方。這條線就是歷史上蘇格蘭和英格蘭分界線,也就是羅馬帝國時代營造的哈德良長城。

火炬進入了在英格蘭地界之後,對於我來說,城市和它們的地理分佈,變得越來越熟悉。這也意味著,我對於每座城市和小鎮的知識,總體上儲備不足。這種不足是我觀察這次火炬傳遞最大的收獲,也是這個奧運會即將給我帶來的樂趣之一,花時間重新認識不列顛。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