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生存之惑:誰的中秋?

更新時間 2012年 10月 2日, 星期二 - 格林尼治標準時間14:29
中秋佳節

中秋的意境,喝酒、賞月、吟詩做賦、親人團聚,此等浪漫,這是很難表達透徹的。

幾乎忘記了中秋。直到朋友圈子裏互相發節日問候,才想起來。噢,過節了。

國內顯然已經熱火朝天,中秋加上國慶長假,辦公室裏在做最後的工作打包。長假前的興奮,誰可以擋得住?一個人的節日,也是一國人的節日。幾多歡樂。

這節日的氣氛,是卷不到海外來的。

周六,中秋前日,頻頻接到電話。有好朋友怨:不小心就過中秋了,想找幾個朋友吃飯都找不到啊。

好吧,我們的中秋,撮一頓也好。

我的中秋,過得還算豐盛。至少從「吃」上來說。

周六參加某組織舉行的中秋party,還有廚藝大賽。可以想像,我空虛的胃得到了極大的滿足。但這還只是頭盤。

晚上,月圓夜,應邀去一英國朋友家裏晚餐。這個飯局是一個月前約的,不想撞上了中秋。

有趣的是,英國主人端上的是印度餐,於是,我的中秋前夜宴內容為:英國人和中國人一起吃印度餐,月餅為甜點。眾人對中國顯然有說不出的好奇,和我大談黃河、長江、獨生子女政策,還有蔣介石。

吃到凌晨,圓月星輝,甚為美麗。國內已經是中秋節早上了。打電話回家,老媽頗為驚奇和驚喜,你怎麼還沒睡覺呢?

一覺醒來,中秋當日還有重點活動。朋友小兩口新搬進公寓,還沒去看過。女主人在微博上廣而告之:新買了火鍋道具,中秋一起吃火鍋吧。此等好事,當然不能落下。於是,中秋的味道,在一眾人等的喧鬧中,在濃香的火鍋裏,愈發的深沉老道,有滋有味了。

一群朋友間的email中秋問候,你來我往,居然挖出了中秋的種種傳統習俗。中秋,除了吃月餅,原來還有如此深的淵源。

文化的流轉是極為有趣,也無序,且難以說清楚的。除了古今,還有東西,它們的流轉好像也很難說出道道。

10年前我們在國內踴躍學著如何過聖誕,做火雞,如何在萬聖節打扮,還有做南瓜燈。如今人人都在談論著中國。

我email給我的一英國朋友,提醒他在中秋節當日給中國老闆致以問候。他充滿感謝。

可是,中秋的意境,喝酒、賞月、吟詩做賦、親人團聚,此等浪漫,這是很難表達透徹的。不受中國古文化熏染幾年,他們很難明白中國文人骨子裏的雅興和浪漫。

我們現代人能自詡明白麼?隔海望鄉,多了些距離和意像。因有這傳統節日作伴,或多或少,我們心裏生出許多美麗的想像來,至少是關於歷史和傳統的。

有朋友節前下了江南,美景如畫,拍攝回來,附文:「故鄉美景如是,何故遠遊?」寥寥幾語,卻是道不盡的惆悵。

過節啊,傳統的中秋節。

當切好的月餅端上來,英國人好奇的往嘴裏塞的時候,我不無得意的說,中秋和吃月餅的習俗已經有千年。

言下之意,「你們看看,我們的歷史。」

月餅香甜,味道經年如初。

只是它流轉至今,已經有了各種名目。時興的各種配料,摻和著真真假假的人情,加工在一起,以各種面目在市場上流動,就差沒有鍍金了。

既是上門吃飯,我送給主人一幅普通畫《清乾隆龍袍微型圖》。他喜歡的不得了,打算裱起來。其實它很廉價,國內有大把販賣中式禮品的地方。出門前,我把塑料封皮撕掉了,沒有廉價的包裝,物品的真實反而更美。但願這是我的英國朋友喜歡它的理由。當然,還有它所炫耀的歷史。

哦,又是歷史。釣魚島怎麼辦?有朋友發來的祝福更加與時俱進:中秋節自古就是中國的節日,小日本企圖將中秋節國有化是不可能得逞的。

好吧,還好月亮還在,誰都國有化不了。誰也無法擁有它,它自古就在天上了。

回想起周六的中秋party上,外國學生磕磕巴巴的念古詩,企圖把中秋表達明白。現場是歡樂的。

剛從國內過來的學生,齊齊站在台上唱「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歌聲清脆可愛。

我們這些老留學生們,是不可能去唱的。去唱,那種初到時的羞澀、靦腆和可愛,早已經沒有了。去唱,我們對中秋,和它的古詩、詠歌,早已經記憶模糊,連情感都不那麼真實了。我們對中秋的情感,或許已然成繭,剝不開,也看不到絲,理不清思緒了。

中秋當夜,是和一群朋友,在東倫敦Angel的一酒吧裏度過的。美國的駐站記者,香港來的投行女,北歐的公關總監,倒真是把各地海漂華人青年們撈齊了。一杯酒,一盞燈,話裏是我們的人生,我們的困惑,我們的歡喜。

好吧,我們的中秋,暫時收尾。文字零碎,或為倫敦中秋紀念。

本文不代表BBC的立場和觀點。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聯絡薦言

* 須填寫項目

與内文相關的鏈接

相關話題

BBC © 2014 非本網站內容BBC概不負責

如欲取得最佳瀏覽效果,請使用最新的、使用串聯樣式表(CSS)的瀏覽器。雖然你可以使用目前的瀏覽器瀏覽網站,但是,你不能獲得最佳視覺享受。請考慮使用最新版本的瀏覽器軟件或在可能情況下讓你的瀏覽器可以使用串聯樣式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