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生存之惑:朋友篇

更新時間 2013年 1月 8日, 星期二 - 格林尼治標準時間10:16
倫敦2012年聖誕節街景

倫敦2012年聖誕節街景

入冬來到處奔忙荒廢了太多時間,我決定聖誕期間閉關,安心看點書做點功課。

起初日子倒也過得很有滋味,窩在郊外朋友的房子裏,看厚厚的大部頭,做筆記,甚至開始一筆一畫練字。天黑得早,屋裏溫暖明亮,晚上再看看收藏的長篇電影,都是些平時不會碰的沉悶的經典老片,反正冬日時光悠長,我就一部部接著看。就這樣足不出戶,沒有party,沒有大餐,沒有笙歌狂歡,我一個人安靜的冬日聖誕假期倒也另有味道。

節日有時候像個癔症,它會突然跳出來提醒你點什麼例行公事的內容,比如該去見見朋友,該熱鬧一番,至少該有彼此的節日問候,不然顯得毫不合時宜。直到聖誕節當天,我看著安靜的手機,空空的email,陡然生納悶,以至淒涼:怎麼沒有一個節日問候,或者party邀約?人就是這樣,你可能會拒絕這個邀請,但它如果缺失,說明你被遺忘,也說明你做人太差了——很冷酷實在的事實。

接下來再戲劇化的是,我居然悄悄的病了。從上火、喉嚨疼到重感冒,綿延長達一周多,在這個舉家歡慶,人人party的時候,我就貓在房子裏,一天又一天,和陰冷的英格蘭冬天,和驅之不去的體虛做鬥爭。熬不下去的時候,我很想發出點求助,店鋪關門,天雨陰冷,讓朋友送點吃喝,藥品什麼的。可是放眼望去,我可以好意思去麻煩哪一位呢?

誰是你朋友?

就這樣,我原本計劃好的很遠離塵世很文藝的假日,又因為這些戲劇化的情節和小愁緒把我拉回了現世。我也在戚戚哀哀病痛中反省,海漂這幾年,我都怎麼經營朋友圈子了,我到底有幾個朋友?

朋友好像是多的,工作的、娛樂的、各種場合認識的,加起來不算少了,要說認識的人幾十號應該是有吧。可是,到底有多少算是好朋友呢?我至今最好的朋友還是在國內,因為彼此一起經歷了好多事,多年的交情,年歲流轉,越發堅固。如果讓我把這個標準拿出來放在海外,慚愧的很,我想我還真沒有多少稱得上好朋友的朋友。

我剛剛從國內回來,在享受和舊日好友們一起徹頭徹尾的狂歡娛樂之下,總有一種肝膽相照的感動。在國內你可以隨時叫幾個朋友出來幫你解圍、買單、急救、開車,whatever,你肯定很好意思而且不擔心厚臉皮。這樣的朋友,你在海外有麼?恐怕極少,海外的我們,都謹慎的活著,連交情也都是謹慎的,生怕要求過份了讓人難堪,也生怕去踩這個雷區,以後朋友都難得做。畢竟,你我都是過客,投緣姑且聚一場,還不知道明日散不散。又畢竟,你我相識不長,交往不深,談何去麻煩人家呢?

你可能不是這樣,你可能擁有好幾個掏心掏肺的朋友。但,我就是這樣,謹慎的、不過份的,把自己束縛在規範的交友之內,不痛不癢,來去隨意。我並非一直是如此的。我想我過去像個傻大妞,曾經沒心沒肺的直白和熱忱,而如今像看淡人情冷暖似的把自己包裹起來,這樣的我確也並不快樂。我給了自己一雙冷眼,看海外的一切人情來往,熱熱鬧鬧,但卻是單薄乏味,有些異鄉取暖的涼意,但卻不知道有多少漂浮的誠意。

我想病的大概是我吧。

這種心態也和經歷有關。剛到倫敦工作的時候,我那資深海外青年上司常說,什麼是朋友?朋友也要有事兒(他指商業項目合作)才能維繫。不然,誰有空天天跟你談情說誼。我當時傻愣愣的從來沒明白過來:生意是生意,朋友是朋友,評什麼不能清清淡淡的交朋友,愉快的喝酒聊天扯談啊。我也絲毫不領會似的,天天往外跑,仗著無知和熱情,也結交了不少朋友或說熟人,哪怕因公事合作相識,談得來一樣私底下可以做朋友,也有好幾位因此相交至今。

他的話如今回想起來雖然直白但不乏真實,也只有他們這樣在海外打拼多年才體會到這份海外友情的根基虛弱。來來去去,一撥又一撥的人,出國,回國,大家在海外相識一場也就是碰巧的緣分,今天走的,明天離開的,不計其數,拿什麼來穩固你我的友誼呢?更殘酷的是,若留在這島上,你我都是要生存的,若碰巧在同一個行業同一間公司,明爭暗鬥背後使壞等等並不稀奇。

也就是在倫敦工作期間,我大概經歷了此生印象最深的職場鬥爭。雖然自恃在國內工作多年,世面也見了不少,可是在海外這樣一個狹窄的求生島上,一切鬥爭都已然多重升級,我絲毫沒有準備,在滿懷天真的、在要與他人好好共事、和睦相處的時候,我狠狠的摔了下來。

友情也盤點

此後的幾年,我辭職,再就業,自由職業,讀書,戀愛,分手,世事兜兜轉轉,人情來來去去,內心的天真怕似已經不在了,早被時光消磨鈍厚。我看到在海外這塊奇特的土壤上,以生存為目的的光圈之下,形形色色的人使出各類招數,我看到彼此的不容易,我也看到彼此的戒心。所以,誰會是你朋友,誰會能長久做朋友,一時之下,很難分辨出來。也由此,失去了很多交朋友的機會。

人在微時,容易看到生活的本質。人在低處,會有很多深的反思。人在病中,無法入睡的時候,大概也會思索。我們在生活給予的疼痛中,看清很多本來的面貌,正如我反思我的海外朋友關係一樣。

我想你我都需要朋友。不管是抱團取暖也好,還是逢場熱鬧一番。而真正的好朋友,也許就在這這樣的場合結識,相交,談心,經歲月打磨,友情日久彌新。

閃回兩個鏡頭

聖誕前參加一朋友家house warming party,結束後我和一朋友一起回家。我們自初到倫敦時就相識,算有好幾年了,爾後各自為生計忙著,偶爾電話聯絡,但也不見得情感有多濃厚。她一直在站台陪我等到了公車,才轉身離開。那一刻,我忽然覺得很溫暖。已然是午夜,冷清的街市,散落的人群,異國隆重的節日即將來臨,家家也將歡慶,但也和你沒有什麼關係。可是,此刻,還有朋友,在寒冷的冬日午夜裏,陪你一起等公車。我們一起聊著過去,說著生活的不愉快,又彼此鼓勵。這個夜晚的鏡頭一直留在我記憶裏,讓我在這個荒涼節日中,存有溫情。

另一個朋友,我們並不太熟,偶爾圈裏聚會聊幾句。這次碰巧我們同時生病了。在病榻上煎熬的時候,我們短信互相安慰,分享抗病藥方,另倒各類八卦苦水,估計已經把各自的底都翻出來了(這些話,若是在平時,你大概要和相交很深的朋友才吐得出來的)。一場病下來,我們已然成了無話不說的好朋友。寂靜冷清深夜裏,頭疼發燒睡不著的兩個女人,靠短信取暖,驅趕疼痛,然後成為了好友。這樣的交友方式想起來奇特,但也許要走進一個人的心裏,成為朋友,靠的就是一點契機,和很多的誠意。

我忽然很想在下一個聖誕期間像英國人一樣給朋友們寫卡片,雖然我過去一向不喜歡這些煩瑣禮節。我忽然覺得在年終的時候,給每一個朋友真誠的寫上幾句話,送上祝福和問候,是件很美好的事。年終到了,也盤點一下和朋友間一起經歷的事,想想那些歡樂的片段,一張卡片遞出的是一份惦念和心意。情來情往,需要真誠付出維繫,也需要一個真誠的問候和表白。

本文不代表BBC的立場和觀點。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聯絡薦言

* 須填寫項目

與内文相關的鏈接

相關話題

BBC © 2014 非本網站內容BBC概不負責

如欲取得最佳瀏覽效果,請使用最新的、使用串聯樣式表(CSS)的瀏覽器。雖然你可以使用目前的瀏覽器瀏覽網站,但是,你不能獲得最佳視覺享受。請考慮使用最新版本的瀏覽器軟件或在可能情況下讓你的瀏覽器可以使用串聯樣式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