倫敦時尚:惡搞更像是一種宣言

更新時間 2013年 6月 4日, 星期二 - 格林尼治標準時間11:11
蕾哈娜(Rihanna)

蕾哈娜(Rihanna)首當其衝成為他們的活廣告。

有人把惡搞當作「玩兒幽默」,有人把調侃奢侈品作為嘲笑,倫敦街頭潮男潮女紛紛在宣示著惡搞與名牌奢侈品是又愛又恨的伙伴。

帆布包潮流

當你在為雜誌上明星手提的各式IT包眼饞的時候,另一種極致的時尚宣言悄然而生。惡搞名牌奢侈品的帆布包成為近兩年來的時髦。

被《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時尚》(ELLE)、《紅秀》(Grazia)、《每日郵報》(the Daily Mail)等同時搬上封面並譽為是「最受歡迎帆布包」的「TOGETHER BAG」,2010年問世一周就成為時尚的焦點。

這款印有明星款IT包圖案的帆布包,也和愛馬仕的鉑金包(BIRKIN)或者凱莉包(KELLY)一樣,需要預定。「用38美金背起愛馬仕」這句廣告語更是拉長了它訂單的等候時間。

不起眼的帆布包和頂級品牌媲美,受歡迎程度絲毫不遜色,看來人們更愛它傳遞出的思想,正如品牌創始人布魯恩(Roni Brunn)和夏洛梅斯塔(Olena Sholomytska)所說, 「我們著迷於時尚,喜歡奢侈品,也非常看重做工精緻漂亮的東西,但是我們討厭那些買奢侈品上癮來炫耀的人。」

「將奢侈品的IT包圖片印在樸素的白色帆布包上,就是在宣示著:我懂IT包,更玩得轉它。」

由此可以聯想到由安雅·希德瑪芝(Anya Hindmarch)設計的環保主題「I Am Not a Plastic Bag」(我不是一個塑料袋)帆布包,售價只有5英鎊的超市購物帆布包,能夠炒到高達200英鎊。不難想到,搶到這個包的人們不僅僅把它當作替代超市塑料袋的購物袋,而是看重它彰顯的一種「我不炫富,我是聰明的時尚追捧人」的態度。

品牌專家喬納森·伽貝(Jonathan Gabay)說,「拿這個包購物就在發出一個信息,那就是它的擁有者很智慧。」

這樣的潮流還影響著倫敦時裝周每屆都會發佈的紀念品。瑪百莉(Mulberry)帆布包成為時裝周的符號,上面印有經典的Bayswater和Alexa,加上豹紋或是當季主打色。看來,時尚已經離不開在帆布包上做文章。這樣的惡搞大牌IT包,帶來了IT包本身遠不能及的力量。

Brian Lichtenberg

Brian Lichtenberg為例,曾經只是被歸類為街頭品牌。

惡搞大牌logo

惡搞大牌服飾與帆布包上印大牌IT包異曲同工。

對於那些追捧奢侈品,卻對奢侈品賣價的天文數字望而卻步的大眾來說,街頭品牌推出的惡搞大牌系列,讓人愛不釋手。

Brian Lichtenberg和SSUR等潮牌帶動了惡搞高級時裝品牌Logo和經典設計的街頭服飾潮流,於是Hemers成了Homies(哥們兒)、Comme des Garcons成了Comme des F**kdown(TMD冷靜點)、Celine成了Feline(貓科動物)等等。

蕾哈娜(Rihanna)首當其衝成為他們的活廣告,模仿惡搞奢侈品牌logo的街頭服飾,無疑是沾了奢侈品的光。以Brian Lichtenberg為例,曾經只是被歸類為街頭品牌,而有了明星撐腰之後,不但賣的火爆,身價也隨之暴增,據悉,該品牌將會在哈維·尼克斯(Harvey Nichols)等高級時裝百貨商場裏出售。

這樣刻意為之的服飾,讓穿者傳達出的信息是:我對奢侈品了如指掌,但我更幽默,更叛逆;而穿著價格不菲的正品logo T恤則只是「可憐地」表達了「我很有錢」。

怒了

面對這樣的調侃和惡搞,有些大牌息事寧人坐等發展到極致的品牌效應,有些大牌則動了怒。

2011年3月台灣品牌BANANE.TAIPEI出品的嬌蕉包也嘗試了一把惡搞時尚,被藝人大S作為婚禮伴手禮而暴紅,卻玩兒出了火。由於外形和商標極其相似,被愛馬仕公司控訴侵權,被迫停產。

卡地亞(Cartier)也選擇追究惡搞給自家品牌形像帶來的損害。

有「毒舌奶奶」和「美國最幽默女人」之稱的主持人兼喜劇演員瓊-裏弗斯(Joan Rivers)接受採訪時候說:「時尚應該讓你愉快。我們都是自己的芭比娃娃。只有傻瓜才會對時尚嚴肅認真。」

有娛樂價值,經得起惡搞的或許才是貨真價實的時尚。還有人指責,這算是對時尚奉承到家了,儘管有些奢侈品牌並不買賬。

與内文相關的鏈接

相關話題

BBC © 2014 非本網站內容BBC概不負責

如欲取得最佳瀏覽效果,請使用最新的、使用串聯樣式表(CSS)的瀏覽器。雖然你可以使用目前的瀏覽器瀏覽網站,但是,你不能獲得最佳視覺享受。請考慮使用最新版本的瀏覽器軟件或在可能情況下讓你的瀏覽器可以使用串聯樣式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