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生存之惑:中間人

不同的文化氛圍讓職場上的中間人實在是難做
Image caption 不同的文化氛圍讓職場上的中間人實在是難做

朋友蔓為處理一樁關於中英藝術展覽的項目傷透了腦筋。不是資金,不是人力,她碰到的最大的難題卻是要做好一個「中間人」:協調雙方的意見,以及讓雙方彼此理解、認同因為不同的文化背景所造成的行事風格差異。大大小小的事務,從合同,到談判,到email和電話往來,都會牽扯到不同的處事態度和風格,以及隨時可以爆發的誤解。三個月的項目,讓她筋疲力盡,一向溫順好性格的她,甚至因此變得脾氣暴躁,動不動就大發脾氣。

這個中間人,實在是太難做。

東西兩難

Linda則講述了她最近的一次遭遇,可謂將人在中西間的兩難發揮到了極致。

「那是一個國際會議,雖然我人在英國,但是我還是參加了中國代表團,有了找到組織的親切感。可是特別奇怪的是,一到了這個中西夾雜的場合,我就渾身受到束縛,不知道該如何處事待人。「她開始慢慢講述她的感受,」你知道,西方的社交方式是很自由的,沒有太多的規矩束縛,聽完研討會,端杯酒,就可以去和學者們神聊,問各種問題。但是我的背後是一群來自中國的官員和學者,他們的英語可能不太靈光,他們也可能有點不好意思湊上去和老外交流,這個時候,我到底去還是不去呢?我若光顧著和老外聊,我怕別人說我出風頭,愛顯擺。我若不去,這大好的學習交流機會,丟了又很可惜。「

總之她那三天的會議就讓她如坐針氈,不知道該如何自處。

更讓她難過的是,她發現自己對中國式的社交方式已經不習慣了。比如,酒席上的客套寒暄,敬酒禮節,以及向身份高者表示敬意等等。豈止不習慣,她不明白為什麼滿桌的人非要附和地位高的人的言論。於是乎,一場氣氛熱烈的聚餐,變成了幾個人的講堂,而其餘的人都說話都比較謹慎。個性急躁直率的Linda生怕自己控制不住,而且也是百般無聊,於是在眾人輪番敬酒的友好熱烈氛圍中,她借故打電話逃離開了。

「當然也可能是我過份敏感,因為我曾經對中國式的社交規矩非常熟悉,而且我也曾經是那謹小慎微中的一員。」Linda解釋說。

30出頭的Linda來英國前,曾經在國企和媒體機構工作過好些年,自嘲也曾經是在那等級規矩眾多、深厚人情氛圍裏的社交高手,但是她坦言相當累心。於是乎,英國留學後一接觸到這相對寬鬆、清靜的異國氛圍,就樂不思蜀了。也難怪再次接觸國內代表團時,她如此小心謹慎,都是過去的經驗作怪啊。

另一位和Linda年紀相當人的職場人士Jason則在英國遭遇了「中國式社交困惑」,因為他英國留學畢業後供職的是一家中資公司。公司不大,多數是年輕人,老闆也是年輕有為,Jason自信滿滿的接受一個中層管理職位,沒想到在這裏遭遇滑鐵盧。他個性自由,做事創新不拘一格,以為在異國這樣一個年輕化的氛圍裏可以少些條條框框的束縛,凡事以效率和業績為重。沒想到,公司裏開不完的大小會議,寫不完的報告郵件,管理上諸多官僚作風,還有親屬派系干擾。Jason當初的躊躇滿志受到巨大挑戰,他受老闆力邀加入這間公司,本想可以大刀闊斧,好好幹一番,但是沒想到這麼多的隱形障礙,還有應付不完的辦公室政治和背後小報告。「或許是海外外族人艱難的生存環境所致吧,所以彼此間競爭很厲害。我當時非常詫異,敢情這海外的小青年們除了讀書,估計都受到了來自國內的強大關係和官僚文化的熏陶,而我則從國內環境中解脫出來,迫切的想要「革新」。」已經離職的Jason調笑說,是有些自嘲,也有絲無奈。

自由轉換

當我把這問題拋給我喜愛的一位心理學家,他從美國名校畢業後就一直在香港任教,東西文化間奔走,頗有名氣。我問他有沒有角色轉換之累,他簡單概括道,「人生就是帶面具,在哪種文化圈裏,就戴哪個面具。要卸得下,戴得上。」

說起來非常的容易,做起來卻是對兩種文化的深度拿捏。怕只怕,人在海外,不習西方的風俗禮節,自顧自的守住中國式一套,給自己製造死角。很多過來人都會這麼建議,「要用英國人的思維去和英國人相處。用中國人的思維去和英國人相處,那是自我折磨。」 職場如是,跨國婚戀家庭如是,維持和西方朋友的友誼也如是。入鄉隨俗,再樸實不過的道理了。

然而怎麼應對中國式規矩? 「我覺得很多人要說回到中國人的氛圍裏渾身不適應,那是」裝「。那是你出發的地方,有什麼不適應的?你應該再熟悉不過了,只不過花點時間,把這西方式的規矩改一改,中國人聰明,學得很快,很快就融入了。再說,中國人以人情為主,和氣一點,謙虛一點,低調一點,沒什麼不好啊。」 剛剛從北京參加完大型國際展覽回到英國的Susan如是說。在英國生活了13年的她,在家裏和英國老公按照西式規矩生活,在單位照樣遵守西方公司的規矩禮節,並努力擯棄中國式舊習。然而回到中國環境下,她又是一個完全沒有被西化的中國人。這些年因為公司需要,她還承擔起來「東西文化破冰者」的任務,撰寫書稿、做講座、授課、組織中英間考察互訪,她所積累的對東西文化的深厚認知功不可沒,當然還與她絕不「自我折磨」的態度有關:「沒有一種文化根基有巨大錯誤或應承擔指責,在不同文化環境下,就去努力適應它,熟稔之後,才可以相互自如切換。」

我曾經問過我一個西班牙朋友Theresa,她有多國文化環境下切換的經歷。在英國讀書,畢業後13年裏,她分別在比利時、法國、英國工作,會西班牙語、法語、意大利語,當然還有英語。雖然歐洲國家間文化差異沒有中、英間這麼多,但是在這麼過國家間輾轉,她是否覺得吃力?。她顯然覺得很輕鬆並樂於去融入新的環境,「舉個例子,在西班牙你若太客氣,老說謝謝,人家會覺得很奇怪或者用異樣眼光看你。但是在英國,很多場合你如果不說謝謝,這是非常粗魯無禮的。」對她而言,都是有趣的經歷。接下來,因為公司業務發展需要,她會去日本,那又是另一個完全不同的文化環境。

本文不代表BBC的立場和觀點。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