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生存之惑:回國記

飛機
Image caption 剛下飛機的May對家鄉的印象是:車水馬龍,店鋪酒肆,污濁空氣,工地轟鳴

「 唉,國內沒法呆了,你還是別回來!」剛下飛機的May在微信上留言給我。

回國初印象

她去的是她家鄉,一個三線城市,可是她說「相比秀美的英國,簡直是嘈雜一片。」

在她下飛機的第一印象裏,車水馬龍,店鋪酒肆,污濁空氣,工地轟鳴,所到之處都是灰的,烏濛濛的,綠色少得可憐。這不是一個陌生的地方,是她的家鄉,只是距離上次返鄉時間隔了一年。

不知道是因為有工作在身干擾,還是這一年太投入英國的生活,沒有調整過來適應好國內的環境和生活,總之,她的回國之行目前看起來不太妙。

過幾日,看她微信朋友圈裏上傳了不少照片,都是回國和同學朋友聚會所拍。她這次回去有兩個目的,一是高中同學畢業15週年聚會,二是一份公差,當然趁10月好天氣陪陪父母,盡盡孝心也是主要任務。照片中的她,微胖(要在英國肯定是瘦子),只是穿著打扮不太和當地適宜,和同學在一起笑得很歡。我想,她大概慢慢找到回國的樂趣了吧。

再過一陣,她博客上寫的都是回國生活的美好,比如和父母相伴的舒適,在家安靜工作,和同學老友的傾談之歡,甚至某一日,她居然曬出了本當地的地方志,她宣稱:要好好的了解家鄉!

我們這幫朋友暗暗揣摩,她也許真的回去過上了接地氣的生活。

May是一個十分理想化的人。也正是這種天然的理想化和不懼難,使她從家鄉小城,到了京城,又到了國外。在她一路工作過的城市,她有很多可以升遷,飛黃騰達的機會,都被她輕輕放掉了,甚至到了海外生活的最初,還十二分的理想化,沒認清現實生活的關鍵。

目前的這份工作是機遇賜給的,做一個中國公司英國部的liaison officer,她掙扎過一陣子,因為她愛好寫寫畫畫,和文字打交道是她的樂趣,可是現實來看,文字豈能給她現世滋潤的生活,不計真金白銀的收入?我們都勸她向現實低頭。

另類發現

再次在QQ上碰到她的時候,她似乎開始有春風滿面之感了。她逐漸在自己的國土、自己的文化裏,找到舒適感,並在一個發展迅速的有巨大潛能的本土發現了很多機會。她並不是不聰明。

她開始和老同學們談商機,想在家鄉做點什麼事,二來可以有機會常常來看看父母。10多年過去,當年老同學都在各行業逐漸有了一定地位,人脈和資源都有不少累計,若聯合起來,做點大家感興趣有潛力的項目,不是沒有可能。這是她過去萬萬沒有料想到事。她以為,宅在英國小島,現世安好,哪需要去磨刀霍霍,創業努力?

出差是回公司總部,她帶幾個洋鬼子回去,和集團頭目們碰頭、匯報。她原以為她會不屑於國內那一套;在她看來,和外國人打交道更加直接簡單,沒想到,她倒還做的尚算游刃有餘,在兩方間周旋,真正做到了」liaison officer」的作用。

我問她有沒有對國內的那一套標凖化社交模式起排斥反應。她大笑,覺得好像是突然成熟了,理解了其實兩種文化間各自沒有矛盾和對錯。你只是去適應,然後才可以做到更好。那一己長矛去對抗一套完整的社會體系,無異於自斷退路。

她真的是好像忽然間變了。

更加可愛的是,我們覺得她變的沒那麼計較,排斥和自我了,她開始在當下環境中找到可愛可樂的元素。

那個一開始讓她反感,恨不得馬上逃離的家鄉小城,讓她慢慢的琢磨出樂趣來。這些細微變化,從她的博客裏解讀得到。

她決定以後回來就在當地添置衣物,放棄那些歐美流行的款式。儘管小城的穿戴,曾是她眼裏的「土氣」,但是回來重新打扮一下,讓自己沒那麼標新立異,也沒什麼不好。至少也會讓父母親戚適應些。——所謂融入當地從換裝開始。

她去逛喧鬧的街市,發現有趣的地方。市井人物,街市景象,小城鎮裏有原汁原味的生活萬象,比大都市更簡樸更真實。她忽然覺得回來也是一種近距離走近生活的方式,被國外的安靜和好風景「慣壞」了,人似乎經不起嘈雜市井的干擾。這是她生活了好多年的地方,有什麼好清高的呢?

她找好了地圖,凖備去一些標誌性地方走走,並帶上她的好相機。這座古城,自她長大後其實並沒有好好的了解過。每次都來去匆匆,這一回,受書店裏偶然發現的那本《地方志》啟發,她似乎想開始重新了解家鄉。過去,她並不知道這座小城有這麼多歷史,出過這麼名人。

她也在現世裏找到生存之道。也許是回國的反差讓她發現機遇,隔岸反觀英國,它實在是太平靜太小,扔在這一個巨大變化的國度裏,顯得毫無生息,也讓她覺得一個人在海外的徘徊,顯得狹隘和沒有意義,不過是沒有抽身離開,回國來看一看而已。她也開始理解那些在英國拼搏的華人,儘管有很多她並不習慣的吹噓、宣揚,拿英國做虎皮大旗等等,但是在求生這個大前提下,她理解他們的難。

她也為自己找到今後幾年的安穩之路,守住英國的工作生活,但是常常回來看看,也許這裏才有真正的發展機會。

(責編:顧垠)

本文不代表BBC的立場和觀點。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