倫敦時尚:當電影越像品牌的閨密

電影《羅密歐與朱麗葉》
Image caption 施華洛世奇出品的電影《羅密歐與朱麗葉》

水晶品牌「施華洛世奇」(Swarovski)成了電影出品人,讓人感覺時尚品牌和電影之間處得越來越有些「閨密」的味道。

而此次這家水晶品牌居然挑戰莎翁經典《羅密歐與朱麗葉》,其旗下「朱麗葉」風格飾品的推出,不言而喻地顯示出這個品牌與電影「牽手」的真實目的。

「幌子」

甫一進軍電影業就敢再拍這部莎劇絕非易事,因為導演巴茲-魯赫曼(Baz Luhrmann) 於1996年拍攝的同名影片早就被看作是這部戲的「絕唱」,而該導演的作品《舞國英雄》(Strictly Ballroom)、《紅磨坊》(Moulin Rouge),道具和服裝正是一大看點。

不過,「施華洛世奇」品牌看來不僅要在票房上和「96版」當時的發行商「20世紀福克斯」叫板,而且要成為時尚界徹頭徹尾涉足電影界的「第一人」。

電影裏的「品牌植入」本不是新鮮事,更不用提經典的「邦德影片」裏赤裸裸的商業廣告。但是似乎該品牌並不想把自己的產品「填鴨」給電影觀眾,而是以電影出品方的姿態,直接做起了影片的「主人」。

該品牌的負責人施華洛世奇(Nadja Swarovski)將此形容為「自然而然的轉型和擴展」。而這一「華麗轉身」並計劃未來每年在電影方面投資一至兩千萬美元的水晶品牌,自然看中了其中絕好的「商機」。

擺出「獨立電影」的架勢,從前只在水晶上動心思的這家品牌挑出了「大幌子」。

所以,影片裏珠光寶氣的朱麗葉和影片外該品牌大肆推廣的「羅密歐與朱麗葉」主題展「交相輝映」。其遍布全球200家店的全面鋪開,反倒讓外界淡忘了本應關注的作品本身,而「劍走偏鋒」地指點影片裏「美人」朱麗葉佩戴的珠寶首飾了。當然,都是「施華洛世奇特別定制」。

為新版《羅密歐與朱麗葉》寫劇本的朱利安·費洛斯(Julian Fellowes)曾榮獲奧斯卡大獎,是該水晶品牌力邀的重量級人物。他在該片戛納試片後也曾從業內角度指出「幌子」後面的「亮點」。

他說:「雖然是部悲劇,但添加了施華洛世奇品牌的影響,讓影片的道具、服裝異常豐富。」

各顯其能

Image caption 《了不起的蓋茨比》導演巴茲-魯赫曼和影片服裝道具設計凱瑟琳-馬丁在蒂芙尼的電影展示櫥窗前

儘管雄心勃勃的水晶品牌「施華洛世奇」要想做個「真正的電影人」還有相當的路要走,但著名時尚品牌與電影「牽手」走就由來已久。

據信,目前有25%的電影投資來自時裝品牌,特別是奢侈品牌。

本來「骨子裏」附庸風雅的時裝界當然不願讓人以為是胸無點墨的「土豪」,而想盡辦法與藝術扯上關係的過程中,最易上手、也最符合時裝品牌「愛出風頭」的非電影莫屬。影星每每在紅毯上「爭奇斗艷」,讓時裝品牌與電影業「情投意合」。

時裝顧問馮斯特芬博格(Lillian Von Stauffenberg)也指出,近年來,越來越多時裝品牌投資電影。她說:「這種趨勢已經從過去單純為影片提供服裝,變為電影導演們尋找時裝品牌投資電影。」

可以看出,有些奢侈品牌介入電影的方式巧妙。古馳(Gucci)選擇和導演馬丁·斯科西斯(Martin corsese) 合作致力於古典主義電影,並在威尼斯電影節創立「電影中的女人」大獎。

從投資大片到電影短片,著名奢侈品牌諸如「迪奧」(Christian Dior)、「萊文」(Lanvin)、「湯姆·福德」(Tom Ford)和「繆繆」(Miu Miu)都各自情有獨鍾。

其中,日前上演的影片《了不起的蓋茨比》(The Great Gatsby)就有來自著名品牌「蒂芙尼」(Tiffany & Co)和「布魯克兄弟」(Brook Brothers)的濃重身影。

只不過,這兩家奢侈品牌並沒有「野心勃勃地」做出品人,而是聰明地借助本行業的設計優勢與影片合作。

然後,「蒂芙尼」專賣店的櫥窗展示用鑽石點綴的香檳和水晶球柱子組成的微型影片場景;而「布魯克兄弟」除了將劇中服飾展出外,20年代風格的「蓋茨比系列」也在旗艦店大賣特賣。

更不必說影片道具服裝設計凱瑟琳-馬丁(Catherine Martin)聯手設計師普拉達(Miuccia Prada)為影片設計戲服,為普拉達的設計又增添了金屬質感金銀線織物、亮片、塔夫綢、染色皮草和天鵝絨等頗有時代感的元素,如此「植入」電影裏,也是恰到好處。

高級時裝顧問伯克(Robert Burke)也感嘆:「時裝巨頭正被電影當中無窮無盡的市場機會所吸引。」

(責編:顧垠)

本文不代表BBC的立場和觀點。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