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生存之惑:一個90後的留學觀

英國不一樣的生活方式和觀念給了文很大的衝擊
Image caption 英國不一樣的生活方式和觀念給了文很大的衝擊

遇見文是在牛津中國論壇,一個文弱清秀的女孩子,她眼裏的「留學觀」讓我很受啟發,希望對你也是。

初次出國

「如果我的生活只是想要一個北京戶口,一份體面的工作,那我根本不必出來留學。因為這些我都可以獲得。」她說。

今年22歲的文,父母均在銀行工作,談不上大富但中產綽綽有餘。文自小在南方城市長大,父母工作調到北京,她也終於考上北京的大學,和父母在一起。家庭給她的,不是物質,更多是自主觀念,讓她一直按自己的想法去調整人生的方向。

轉折點發生在學校和英國一所大學的交換項目,父母一直鼓勵她「有機會就多出國去看看」,於是21歲的她,一個人來到了英國,參加為期4個月的交換學習。

那是成年後的她第一次真正有了自己獨立的空間,因為一個人在國外。

「假如有一天飯後和同學一起走回宿舍,我突然說夜色很好,我想一個人走走,同學們肯定覺得很詫異,要麼就會覺得我有什麼事瞞著她們。如果這樣的事情發生很多次,我就會被認為不合群。但是在國外,我可以想做什麼做什麼,我很享受一個人的清靜和思考,我可以有很多時間留給自己。」文這麼說。

在英國的4個月,她從從前那個熟悉以久的生活圈子抽身出來,回頭看自己;而英國不一樣的生活方式和觀念也給了她很大的衝擊。她覺得很自在,因為可以「做自己」。而對接下來的人生之路,她也有了更深的思考。

英國體驗

「其實英國之行給我開了扇窗戶,讓我發現自己的潛力,給了我很大的信心。」她說。這個信心不僅僅獨立在國外生活的能力,而是在學業上。

自小學外語的她,小學3年級就被送往外語學校讀書,大學也學的是文學翻譯專業,英語對她來說已經成為一種習慣,她也從來沒覺得有多難。也因為習慣和按步就班,她也沒想過要去學點其它的。英國交換學習她修的是傳媒專業,第一次作業是2000字的essay,老師給了她69分(英國的essay通常是50分及格,60分中等,70分優秀)。她自己也相當吃驚,因為她並非傳媒專業學生。她第一次認識到,原來自己可以憑借英文這個工具,拓展很多的領域。老師的高分認可,讓她意識到自己的潛力。

和文同期出國交換的有好多同學,有趣的是,回國後每個人的想法都變了。有的決定再也不出國了,在國內考研。有的決定不繼續讀了,去工作。有的則堅決選擇了出國,文是後者。

「你知道國內的大學生是很壓抑的,讀書就是為了工作和就業,從一開始就被功利化了。而社會競爭又那麼大,所以迷茫的人很多。」 文走了出來,她想走出那個固定的路:讀書,就業,買房,成家。

「其實讀書哪裏都一樣,不都是讀書,啃書本嗎?網絡這麼發達,足不出戶也可以接受好的教育。但是經歷就不一樣了,在英國讀書,我不准備天天啃書本,我要多看看這個國家。」 她把大學選在了倫敦,因為這裏有足夠的機會可以讓她好好的」看看這個國家「。

仍在路上

「你讀完之後會回國嗎?」 我問她,畢竟國內或亞洲的就業機會會多許多。

「我不想這麼早把自己綁在一個固定的地方,我還小,畢業後我想多在外面看看。也許會在英國呆一呆,也許去美國,或者其他國家。我現在還不想考慮那麼多現實的問題,如果讀書的最終目的是為了一份好的工作和收入,那我根本不必出國。」她笑著說。

一個比我整整小一代的青年人,她眼裏的「留學觀」是如此的多樣,不同,和有深度,讓我頗有感觸,我們整整聊了3個小時,意仍未盡。

我曾經問過我大學一位教歐美影視文化的老師,為什麼她可以這麼多年過的有點和別人不一樣,不功利,但求豐富自我人生。而且雖然經歷諸多波折,依然不改姿態往下走。她說,「也許是學習歐美文學的緣故,西方文化中的self(自我)對我影響很大。」

我不知道文是否是因為「self (自我)」 的影響,年紀輕輕就開始了一段塑造自我,追逐自我的過程。但希望,有很多這樣的「文」在路上。

(責編:董樂)

本文不代表BBC的立場和觀點。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