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生存之惑:你的眼睛

身在異國他鄉的我們,難免會有是否回國發展的選擇和取捨問題
Image caption 身在異國他鄉的我們,難免會有是否回國發展的選擇和取捨問題

像我們這樣住在倫敦的「外國人」,可能都會有一種奇怪的感覺,就是不知道該不該把我們居住的這個城市稱為「家」? 當然,在日常穿梭的擁擠的地鐵和巴士上,你從來不會覺得倫敦是一個屬於自己的城市;或者當你滿街搜尋正宗地道的重慶火鍋,卻無奈全倫敦的火鍋店都只是把調料包加在水裏煮一煮就算是火鍋了,你會覺得這個城市再多美食也無法滿足你的味蕾,這時候你會覺得「家」永遠是你出生的地方,千萬美食解不了一點相思之愁。只有一個時刻,我覺得倫敦算是屬於自己的地方,那就是出外旅行一陣子以後,飛機剛一落地倫敦,我就會長吁一口氣,心想:我終於回來了!可以回家好好休息一下的感覺真好!

那,倫敦-這個我所居住的城市,我到底對它有多熟悉?又或者我到底又有多離不開它?那我的家鄉呢?是不是在倫敦生活久了以後,我再也回不去了?

這些問題,聽起來,總感覺像是在庸人自擾。但身在異國他鄉的我們,難免會有是否回國發展的選擇和取捨問題。就拿我自己來說,也不知道被這些問題煩了多少次。

但,最後還是決定留下來,留在倫敦。

或許說不出究竟是哪一個原因,讓我如此堅決地做此決定。但或許也沒有具體的原因,只是年輕時沒有後顧之憂的衝動決定罷了。總之,我想我也不是唯一一個留在這裏的外國人。況且我發現在倫敦的外國人或許已經遠遠超過了英國本土人。在遇到這些困擾面前,我就開始發揮那阿Q精神,告慰自己說,再苦再難,自己都不是唯一地那一個,在這裏還有很多人和我一樣,正在受到煎熬呢!

對呀,我們為什麼需要這樣的煎熬呢?回家難道不好嗎?是什麼讓我們選擇留下?

雖然我不知道別人的答案。但於我,它很像是一場冒險。我想我是喜歡這樣的冒險的,雖然有時候感覺很像是被放逐在大海里的一葉小扁舟,既沒有指南針也不知何時才可以停靠在岸。

前方在哪兒呢?面對這問題,雖然我一頭莫展,也沒有答案,但卻仍然喜歡上了這交替著無助感和新鮮感的冒險之旅。

不管你相不相信,有些女孩子的身體裏天生住著一個不受束縛,愛好向外奔走的「野」心。在外日子長久以後,自我的部分也越來越強大。如果是這樣說來,和那些徬徨和煎熬相比,我在意更多的其實是抗爭的自由,和自己選擇給予的成長。

因為我沒有在其他國家留學或者生活的經驗,或許無從比較,但是,它,也就像你的紐約,他的東京,或者她的北京一樣,在我們的生活軌跡中,總有這樣的一個城市或者地方,讓我們變的不是自己,而又很像自己。而,讓我變成這樣一個自己的地方,是倫敦。

所以,正因如此,我應該感謝有這樣的一個地方,它讓我有機會看到世界的廣闊;我應該感謝它,讓我在困難和選擇面前,認清自己的底線;我更應該感謝它,是因為它接納和包容過我不好的樣子,是它讓我再認清自己的不好後,還可以繼續心隨所意,仍然堅持做自己。因為它,我自覺自願地獨立成長著,毫不後悔,也不計較得失。

是的,最終-就是這樣的一個地方,讓我生活的城市的意義大於我的家鄉和我出生的地方。它,就像是一雙眼睛,最終讓我看清了自己。也因為它,讓我有底氣,勇敢地對過去說「不」,從而過上一個自己想要的生活。

是的,總有這樣一個地方,這樣的一雙眼睛。它的存在,讓你更加相信你自己。而你要知道,有勇氣去尋找這樣的地方,這樣的自己,這一段旅程本身就很了不起。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擁有這不肯妥協,堅定信念的「傻瓜」如此之多,而我,也不是唯一那一個。

本文不代表BBC的立場和觀點。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