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生存之惑:真的沒有什麼大不了

更新時間 2014年 6月 17日, 星期二 - 格林尼治標準時間18:01

所以嘛,多說幾次「真的沒什麼大不了」,說不定生活可能會因此更美好呢!

我從來都不是一個對自己有自信的人,總是可以找到理由來嫌棄自己,不是覺得自己太胖,就是嫌棄自己不夠聰明。反正總結出來一句話就是:「我真的一事無成」就對了。 更要命的是,我還有世界上容易縱容我懶惰的朋友們,例如,有一次我對一個好朋友抱怨說我我不聰明,說我其實真的算不過來超過10以後的加減乘除。 於是她說:「反正你又不用當科學家,也不要去銀行當職員,數學算的那麼清楚幹嘛?」。

還有一次,我在學校圖書館寫論文,寫到一半就已經垂頭喪氣,覺得自己被那些什麼邏輯條理啊,什麼條條框框的大道理弄的煩死了。於是,另一個生命中的摯友,當時她也在和我一起寫論文,聽我抱怨完以後,她用十分平靜的語氣勸我說:「反正你也不用當大學教授,也不用搞研究走學術路線。論文要寫那麼好來幹嘛?」

每次聽到這種話以後,我好像就釋然了一點,也是阿,雖然我老說自己不好,但是不也好好的活到了今天嘛。其實看來,算術有多好有多差,好像也並不太影響我的生活。

如果我只是講講好朋友間的調侃,就沒有什麼可拿出來分享或者有接下來我想要講的故事了。其實,故事的另一面是,那位勸我不要在意會不會算術的朋友,如今成了一家公司的副總經理,管理著一個高爾夫球場,可10年前,當她自身一人來到國外時,還是一個被蚊子咬了也會哭的小女孩。

這10年來,她說她忍受過很多的煎熬,能讓她在國外撐過這些難關的,就是想要成為business woman的決心。另一位勸我一邊勸我不必在意論文好壞,一邊又熬夜幫我修改論文的女孩,現在在一所排名還不錯的大學讀博士和教學。在她正式拿到博士offer之前,她打著兩分看似跟她專業完全不相關的工。白天做普通的文員,晚上去日文學校教日文,周末就在家寫博士申請的proposal。

有一天,終於,她拿到了博士的offer,而且還是全獎。我聽到以後,很替她感到開心和驕傲。這就是我的好朋友們,他們正在做,或者試圖告訴我的就是:在你自己喜歡的領域裏,努力認真踏實的做好每一步的細節,接下來就是耐心的等待了。而在自己不擅長的工作領域,就抱著一個『真的沒什麼大不了』的心態度倒也挺好。

我們都應該接受不完美的自己,雖然我們從小的教育教導我們要全面發展,在競爭壓力很大的社會中,能有多一項的技能,就意味著多一點的競爭優勢。可是,我們更應該知道哪一些事情是自己不會做的,這樣或許才能更加集中精力在發展自己的優勢和長處上。更重要的是,接受不完美的自己,也是更健康的心態。如果事事都需要和人比較,累的是自己,也不見得會更全面的認識自己。

所以,放鬆心態就好。算術不好也無所謂啦,如果你志在成為畫家,只要成為那個獨一無二的會畫畫的你就好。如果你想成為小說家,那也不需要會跳舞。總之,我想說的是,即使知道世界有很多評判你的眼光,但,認同你的那一個將會是你最信賴的目光。依賴這樣的目光就好,因為它才會是你走的更遠的動力。所以嘛,多說幾次「真的沒什麼大不了」,說不定生活可能會因此更美好呢!

(責編:路西)

本文不代表BBC的立場和觀點。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聯絡薦言

* 須填寫項目

與内文相關的鏈接

相關話題

BBC © 2014 非本網站內容BBC概不負責

如欲取得最佳瀏覽效果,請使用最新的、使用串聯樣式表(CSS)的瀏覽器。雖然你可以使用目前的瀏覽器瀏覽網站,但是,你不能獲得最佳視覺享受。請考慮使用最新版本的瀏覽器軟件或在可能情況下讓你的瀏覽器可以使用串聯樣式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