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生存之惑:國際化女性

Image copyright AFP
Image caption 在世界杯比賽中,各國女球迷表現她們的另一面——熱烈奔放。

讀到一篇文章,談英國女人和法國女人。

我沒有在法國居住,自然對法國女人不甚了解,但是偶爾的幾次旅遊,對法國女人的韻味印象深刻。相比之下,英國女人——我指普羅大眾,而非被商業和媒體美化出來的女人——離淑女二字還差很遠。

這篇文章的作者是個法國女人,她非常羨慕英國女人可以醉酒,狂歡,在冬日街頭著超短裙買醉,帶人回家上牀。而在她眼裏,法國女人,不化妝不可出門,自小被家教管著,熟習淑女禮節並奉行到老。所謂優雅老去。

西方女人

在我眼裏,西方女人過的坦蕩些,自在些,隨意自如些。性別障礙,在海外已經模糊。相比之下,中國女人身上的束縛和標籤太多,過的拘謹。但是我又覺得,女人若坦蕩如英國女人,肆無忌憚,毫無女性氣質美感可言,又是一件可惜的事。她12、3歲開始習化妝,不懂青春自然美麗的價值,厚厚的妝容從此跟隨一生。早早的開始約會,過於早的開始經歷成熟人生,或許早早生子。

酒是她們必不可少的良伴,周末的午夜列車,擠滿了去party, clubbing的女人,因為熏醉,說話開始粗俗,露著長長的腿,厚重粗曠的高跟鞋加上金屬質感濃厚的首飾或包包,濃黑的睫毛和偏棕色的粉底,這樣的夜晚和這樣的一群女性,對不起,在我眼裏,毫無女性美感可言。這樣濃重粗曠的美和舊習,如同歇斯底里的重搖滾一樣,讓我無法欣賞和理解。但是當然,如同那個法國女作家一樣,我欣賞她們的率真,勇氣和自我。

不過,我仍然覺得這個世界有點性別分工總是好的。男人負責英武,女人負責柔美。女人如花綻放,世界美好。

中國女人

年少的時候,常常很羨慕那些學貫中西,漂洋過海,留洋歸來的大家閨秀,以為她們讀了很多書,看了很多世界,知性學識禮節兼備,才是女人榜樣。等出國了才發現,在國外晃了一圈,也不代表你肚子裏學識足夠,也有很多人不過鍍了了層閃亮的金箔,看著很好,並不實用,甚至還有欺騙性。

但是出國晃一圈總是好的。不管國內就業形勢多麼好,海歸掙的錢還不如小學同學高,但有幾年在外面漂遊的經歷,人生可以說上夠豐滿夠有價值。但是在海外晃蕩過的東方女性,是否就可以說國際化了呢?

國際化還真不是那口流利英語來彰顯的,或者把自己的中文名字改成東西混合式,比如盧西亞·張之類,也不是你和多少歐美帥哥戀愛來衡量的。往往靠這些資歷在同胞面前顯擺的女性,我越會質疑她的國際化程度。

在海外越久,越發懷念自己本土的女性群體。東方美,在我眼裏有無法替代的價值。我認識的一個日本女性朋友,不漂亮,在一群西方人當中特別安靜,有一種獨特的溫婉,但是說起話來有學識有風趣。她說在日本大齡未婚女青年的稱謂比「剩女」難聽多了,甚至有些辱罵性質,但是她依然奮鬥在這裏,凖備她的博士申請。

我最心儀的東方女性,跟國際化沒有關係,性格純善溫良,腹有詩書,持家,教子,也救濟天下,民國以來這樣的女性代表太多了。但是哪怕沒有什麼學識文化,沒有飄洋過海,一輩子相夫教子,做家務,與人為善,也仍然是美的,她們不需要用一口夾生的英語來張揚來為自己加分。

(責編:路西)

本文不代表BBC的立場和觀點。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