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生存之惑:留守,還是離開?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倫敦金融城

萱萱離開了英國,她在這裏生活了6年。

她去了新加坡。

離開的理由複雜,也很簡單:她想去其它的國家看看。

走前,她把在英國該做的事都做了,遊遍了大小景點,看完了大小經典劇目,把所有英國特色的事都通通走了一遍。然後,滿心歡喜,踏上新的旅程。

熟悉的國度

送她走的當晚,我一個人回家。夏天的夜晚,涼風習習,正是最好的季節。已經快11點,街上依然很熱鬧。

我對這裏熟悉之極,我也這個國家熟悉之極。我住過它偏遠寧靜的鄉村,我也正住住繁華的鬧市。我對倫敦的每一景,每一街巷,甚至某個咖啡,小店,都熟悉之極。同樣,對於它的季節更替,春夏秋冬,也早已毫無懸念的熟悉。

這種熟悉有點可怕。

有朋友從美國來,我帶她閒逛倫敦。走過那些我熟悉的角落,我依然還是感嘆,倫敦是座美好的城市。

可是然後呢?

很抱歉的是,我是個追求新鮮的人。從工作開始,已經轉換3,4個城市和行業,代價很大,但是從新開始所帶來的滿足感,很難被取代。我害怕因為特別熟悉所帶來的倦怠感,或許這樣能把人生中的很多追求過到極致,但是每一次起承轉合都充滿困難,並不是所有人願意去承受。

萱萱看起來是個閒散,文弱的人,雖然她工作很敬業,在行業內做得也很出色,我一真以為她就會這樣留在英國。

她走了,走得很灑脫,很自如。

我不知道她是否有傷心,有留戀。但是,我由衷的佩服她的機智和灑脫,在30多歲的「高齡」之際還可以邁開一段說走就走的轉折之旅。或許正如她當年離開上海穩定的生活,來到英國一樣。生活開始穩定,也就失去了新意和趣味。

離開的代價

我想離開的想法在今年漸漸萌芽,因為那個「我」在這兩年漸漸被磨礪成熟,她漸漸學會不依附於任何個體和組織,或者一段關係,她漸漸獨立,且慢慢享受這種獨立帶來的自在。她不再膽怯,又開始對新的國度和生活躍躍欲試。

英國很好。它給了我最好的海外教育,最深厚優雅的英式文化熏陶,還有最深刻的生活成長訓練,可以逐漸邁向溫和的中青年。

但是,英國又不免單一。這種單一很難說明白,它藏在地域的小巧精緻裏,它藏在規矩刻板的文化錦囊裏,它藏在永遠沒有懸念的清冷的天氣裏。這種對單一,把一切都收納得規規矩矩,有章可循,但又不免失去些粗曠,隨性和無所顧忌的天然,甚至火熱。一切源於對它的過度熟悉。

熟悉並不是一件好事。我依然喜歡這個國家,它的很多角落,很多美景,依然會讓我悄然動心。但是還有熱情和憧憬嗎?好像沒有了。正如和一個城市經營一段感情,有陪伴和熟悉的溫度,但沒有沸騰的可能。

我的一個加拿大女同學,幾年前開始遊世界的計劃。幾年來,工作,環遊,輪換式的走各個國家,短則幾個月,長則1、2年一換。要知道,每到一處,每離開一個國家,要丟棄的要帶走的,行李就夠麻煩的了。

我並不想讚美她的勇敢和自我,雖然這也是我的本意之一,但是我仍然在想,這會不會是一種癮症?這樣不停的行走、轉換,有一天,她能停下來嗎?有一天,生活還會不會有興奮點?

事實的反面是,我們很多人,凡夫俗子如你我,十幾年,幾十年都捆綁在一個地方。這又是多麼的無趣?

我想想我自己,要走,確實也沒什麼可放不下的,沒有房產,沒有伴侶,沒有家庭,只有我自己。有什麼可以猶豫的呢?

在這種動心面前,常常我們都退縮了,因為年齡給的自我捆綁,因為職業的束縛,當然最大的阻礙是對放棄熟悉和穩定的膽怯。雖然那個新的國家和新的生活方式,依然充滿吸引力。

剛剛收到的消息,又一個朋友離開了倫敦,放棄了工作,去法國讀書去了。勇敢的姑娘。

(責編:路西)

本文不代表BBC的立場和觀點。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