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生存之惑:我不羨慕你的人生

歐洲小孩的青少年時期多數叛逆 Image copyright THINKSTOCK
Image caption 歐洲小孩的青少年時期多數叛逆

老實說,我所認識的大多數歐洲小孩和年輕人,都與我的成長經歷截然相反。現在,偶爾有時,我們坐在一起,在夏天的傍晚,抑或冬日的下午,一起聊著理想、生活和現實。

每每此時,我都覺得人生際遇這件事很奇妙。不同年紀,不同國家,不同文化背景下成長的人,在成年以後遇到,卻發現不論從前來自哪裏,接受怎樣的教育,似乎卻在經歷同樣的成長之路。相反,那些說起來與你共同在一個時空下長大的人,你卻很難在他們身上找到似曾相識的成長痕跡。

和我們被迫接受填鴨式的教育不同,歐洲小孩的青少年時期多數叛逆,如以我們的標凖來說,他們似乎還很不愛學習。從中學開始起的暑假,不是參加夏令營出去別的國家旅行,就是在咖啡館裏打工,用自己掙來的零花錢幹點自己想幹的事情。在高中畢業以後,到讀大學之前,至少有foundation course可以讓他們有一年的時間,去學習去思考究竟自己想在大學裏讀什麼專業,從事什麼職業。而非像我們的教育一樣,臨時抱佛腳,功利心一般的在高考結束以後,立刻選擇一個覺得自己可以考的大學填報。因為似乎考得上大學比你自己想清楚真正想要什麼樣的生活來的重要。從一開始,我們的教育就沒有教會我們思考和問自己:「我究竟想要什麼樣的人生?」

在我們國人的思維裏,大學畢業以後,就應該立刻找工作,結婚成家,娶妻生子。這似乎才是正確和唯一的人生模式。但歐洲的年輕人們,在大學畢業以後,大多數人都會拿一年時間去體驗Gap Year (間隔年)的生活,說白了,其實就是用一年的時間,不工作不學習,自己獨自拿起背包,去全世界遊山玩水,到處走走看看,體驗生活。聽起來這又是我們中國人不太能理解的成長模式。但是,在我看來,這似乎是我們每一個成年人,在真正走入社會,面對社會競爭,擔負自己人生責任前必須要經歷的一個環節。因為,或許大學的課業未必是我們真正喜歡,我們需要多方面探索才能找到自己真正喜歡的東西,和才有勇氣面對自己內心真正所想。也或者因為,我們需要在尚還年紀輕輕的時候去多多體驗書本以外的知識,用時下很流行的話來說就是:趁著年輕的時候多多瘋狂一下。

在這些聽起來不靠譜的行為下,步入社會競爭以後的歐洲青年人,漸漸收起鋒芒,老老實實的過著家常日子。有時候,我甚至覺得身邊這些朋友們是不是也太「節省」了點,即使自己有車也不開,上下班擠地鐵。父母家再寬敞,也搬出來自己租房子住。每一個月工資扣扣減減交房租的錢,剩下給自己花銷的錢也不寬裕。雖然我自己也常抱怨,或者聽見朋友們抱怨錢太少,想給自己找點吃吃喝喝的娛樂,還得精打細算著來。但踏踏實實靠著自己努力做事情,一點點積累屬於自己的人生,好像也有著窮開心和傻樂呵的成就感。雖然自己沒錢買名牌包,但是一想到省吃儉用省下的錢可以夠我們飛去另一個大洲去體驗一下不一樣的文化,就覺得生活已經很富足了。

而在另一個社會裏,即使我們按部就按的完成了看起來踏實靠譜的生活,大學一畢業就戀愛結婚,至於工作嘛,馬馬虎虎等著家裏人安排一下,只要不太差,安安穩穩,然後就可以等到退休。女生們的心思就更不難猜,只要還沒找到好婆家前,工作上的一切成績光輝,全然可以被忽視。25歲以後,生活的重心就完全圍繞著結婚生子而展開。我常常很好奇一個問題,在一個女生的身體裏,除了依附於別人的自己和為此而建立的自我意識以外,究竟有多大程度的「自我意識」是為自己而存在的?

在英國生活的很多時刻,我都夾在這兩種截然不同的社會價值體系之間。雖然,漸長的年紀和生活體驗教會我,不要輕易為某件事情貼上標籤,而且生活的複雜多樣性遠遠超過我的想像和理解力。但是,也同樣因為漸長的生活閱歷,讓我也時常拷問自己或者我所經歷過的人事:「究竟你想要什麼樣的人生?而你究竟可以為自己想要擁有的人生負起多大的責任呢?」

(責編:尚清)

本文不代表BBC的立場和觀點。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