倫敦時尚:諜戰風雲舊址

格奧吉•馬爾科夫 Image copyright AP
Image caption 死於滑鐵盧橋毒雨傘時間的前保加利亞異見人士至今為人銘記

倫敦曾是世界的「間諜之都」,擁有豐富的諜戰遺產。每一天,腳步匆匆的倫敦客,會路過多處具有諜戰淵源的舊址,只是他們並不知情而已。

諜戰風雲存舊址

很多人都知道,貝克街221B是虛構偵探福爾摩斯的「住址」,卻不知貝克街64號曾是現實中一支暗中的力量的總部。二戰中,英國前首相丘吉爾下令成立了特種作戰執行部隊(the Special Operations Executive),向德軍後方部隊派遣間諜,實施各種陰謀破壞、刺殺作戰行動,宣稱要「讓歐洲熱烈地燃燒起來」(set Europe ablaze)。丘吉爾說,「在戰時,真相是如此的寶貴,她應該永遠被謊言所保護」——該隊在最鼎盛時期約有一萬三千多名隊員,成為歷史真相的忠實保鏢。

現今距中國駐英大使館不遠處的Portland Place 35號,也曾是倫敦最活躍的間諜地點之一。這幢樓被用作最高機密的實驗室,藏有007系列小說中Q博士這樣的厲害角色,研發極富創意的間諜科技產品,包括可儲存信息的剃須霜,可藏匿煤礦中的爆炸性老鼠等等。

Image copyright bbc
Image caption 攝於倫敦Blythe House的著名諜戰電影《鍋匠,裁縫,士兵,間諜》

Southwark 警察局不遠處,曾是一所間諜學校的所在。現實中的詹姆士·邦德應該曾在這裏經受訓練,包括學習每次使用了「殺人執照」後,需要妥善填寫什麼樣的表格。

南肯辛頓有一座營業至今的波蘭餐館Cafe Daquise,在近半個世紀中,成為潛伏在倫敦的前蘇聯間諜秘密相會地點。這種見面以交換情報的方式被稱作「活轉手」(live drop),風險極大;另一種「死轉手」(dead letter drop)則避免了面對面的接觸。間諜們常來到位於V&A博物館旁邊的、著名意大利文藝復興風格天主教堂Brompton Oratory,將含有情報的文件或膠片放在一座雕塑附近的柱子後面,等待克格勃同僚收檢。這裏離前蘇聯駐英使館很近,具有地理優勢;此外若察覺被人跟隨,則可逃進不遠處的哈羅德百貨——那裏有許多進出口,很容易在人流中將「尾巴」甩掉。

附近的Blythe House則是著名電影《鍋匠,裁縫,士兵,間諜》的拍攝地點。這個被稱作「圓場」(The Circus)的虛構的軍情六處總部裏,英國間諜與克格勃之間展開一場關於雙面間諜的鬥爭。這部電影得到若干項奧斯卡獎提名,而原著作者約翰·勒·卡雷(John le Carré)曾在在軍情五處和六處親身工作,想必這段經歷給了他源源不斷的靈感。

倫敦名橋之一的滑鐵盧橋(Waterloo Bridge)曾被間諜灑下的鮮血沾染。逃離保加利亞的格奧吉·馬爾科夫(Georgi Markov)在BBC國際部擔任記者工作,用此機會頻頻評論家鄉戰局。柏林牆那一邊決定讓他永久地閉上嘴巴。1978年,在滑鐵盧橋上等候上班的汽車的馬爾科夫,被雨傘發射出的含有蓖麻毒素的小子彈射中大腿,死於四天之後。罪魁禍首鑽進一輛出租車,消失於英國首都的茫茫交通之中。

褪色的神秘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倫敦的軍情六處大樓總部.

曾經藏在神秘面紗後的軍情五處和軍情六處,分別於Millbank、Vauxhall設有辦公樓。它們是世界上最古老的情報機構,五處負責英國國內安全事務,歸內政大臣管理;六處則負責英國針對境外的諜報活動,是外交大臣的下屬。

舊日的白廳二號是軍情六處前身所在地,其著名首任管理者曼斯菲爾德·卡明爵士在大樓內修建了一座辦公室,需繞過無數迷宮般的走廊、台階,以及徐佳的牆壁、樓梯才能進入。如今,軍情六處總部挺立在青天白日下,但依舊被建造的如堡壘一般堅固,內外安裝了攝像頭、特殊防彈牆,三層玻璃能防止竊聽與電子干擾,甚至在傳說中備有地下通道。它曾在2000年9月遭到炸彈襲擊,卻絲毫未損。

具有「MI(Military Intelligence)」稱號的軍情處,在二次大戰時期發展成十九個屬處,後來因職責偶有重疊而併合。軍情五處、六處在世界情報史、全球政治中曾扮演重要的角色。隨著冷戰的結束,網絡諜戰、反恐戰爭等新挑戰的到來,雖不再具有當初的神秘光環,依然肩負著英國的安全,任重而道遠。

至於曾經那些在硝煙背後決定成敗的身影,則將由作家、演員們苦心描摹勾勒,繼續活在傳說之中。

本文不代表BBC的立場和觀點。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