倫敦時尚:如果把人養在溫室

溫室餐廳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溫室餐廳裏色彩鮮明,催動著來客的食慾

從倫敦市中心,乘一陣火車,來到倫敦西南面的裏士滿(Richmond)。這裏以大片公園聞名,冬天裏依然碧草連天,讓人遐想林深處是否還有鹿影。再轉一趟公交,身邊綠意愈來愈盛,不知不覺中,倫敦鬧市的喧囂被消磨得所剩無幾。最後穿過一條極狹窄的夾牆小徑,就來到了Petersham Nurseries的溫室餐廳。

走進大院,各色農家物具,擺設隨意,充滿鄉村氣息。萬聖的南瓜還未及撤下,聖誕的花環已編織起來,放置在小盆栽間,提醒來客佳節將至。新雨後院子裏泥土濕潤潤的,混著青草味,清新而不顯泥濘。

「溫室餐廳」只是個簡稱,院中一座座溫室花棚,或為茶室、或為店鋪,各有不同,引人探尋。

畫中有食

溫室餐廳的主廚,是米其林星級廚師、《Vogue》美食編輯Skye Gyngell。她的加入讓這裏聲名更盛。走進這間溫室,桌間擺放著的小棵檸檬樹,青青墜果;插在小醋瓶裏的鬱金香,嫩紫初放;房樑上懸掛下來的聖誕彩球,映出人影。四處色彩鮮明,催動著來客的食慾。佳餚還未上,已讓人目不暇接。

隔壁的溫室,則畫風一變,擺滿了各色與園藝相關的小物,供有閒情侍弄花木的人們購買。懸空的玻璃花盆泡泡,栽了小植物,讓人想帶回家。旁邊的活動室,一堂插花課正在進行。再往裏走,可以找到更多節日飾品,和古董家具。像是童話故事裏的林間小屋,充滿了想不到的驚喜。

最後在茶室坐下。茶室裏人氣剛剛好,不少復古裝扮的老奶奶,閒來品茶,有群聚,有獨坐。溫室裏暖和,窗外冬日的寒氣進不來,趴在窗玻璃上,形成半透明的霧面效果,偶爾有凝露沿著斜面玻璃緩緩流淌下來,露出一道格外明亮的陽光。

茶室外能買得的新鮮蛋糕,看似平常,入口時卻有一點不同,多了一點細碎的果仁,多了幾分濕潤。簡單地只點綴一個糖霜雪花,低糖有機,自產自銷。

鮮明的色彩,讓人覺得不像在倫敦。融融綠意,讓人覺得不像在冬天。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溫室裏自產自銷的茶點。

人與自然的結合

一份糕點一杯茶,斜窗邊閒坐,曬曬英國最珍貴的午後陽光。

附近莊園裏勞作的大叔,提著農具經過;系圍裙的紅發女孩端著碗碟,陽光映照在小雀斑上。客人在慵懶陽光裏坐乏了,起身去遠處長桌上拿鹽糖小罐,長髮偶然被棚子裏植物枝椏挽住;不知名的小野鳥飛進來,停在木桌上,用尖嘴整理亮色羽毛。

看著這些,竟然覺得有種「採菊東籬」的意味,淡淡升騰起來。

歷代英國詩人,也不斷探尋著「人與自然」的關係,並從中汲取靈感。能在這裏讀上一本華茲華斯(William Wordsworth)的詩作,學著「飲下想像的力量(drink visionary power)」,想必也很愜意。在他的詩中,大自然令人「充滿歡欣,提升思想」。人與自然相倚相生,與「落日餘暉,廣闊海面,浮動的空氣,藍色的天空」同成一體。

當然,後來的積極浪漫主義詩人雪萊(Percy Bysshe Shelley)則覺得,不要誤將自然的美好等同於寧靜;自然是優雅的,也充滿了毀滅性的力量。

不論人們更認同哪一種觀念,溫室餐廳似乎給出了足夠的選擇。它離倫敦這樣遠,又這樣近。想要從匆碌的大都市生活中抽離出一下午,待暮色沉沉,再歸向城中,這裏是十分理想的去處。

倫敦客大概總愛這樣的棲腳所。倦怠了,可以時不時地回來轉轉。植物是大自然的衣裳,四季換裝。每相隔幾個月,溫室餐廳想必也會有不同的風貌。

本文不代表BBC的立場和觀點。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