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生存之惑:路途有佳期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無數次旅途歸來的我們,總覺每次路途都是佳期,所以,停不下來那份想要遇見未知美麗的那股衝動吧!

自從到英國留學以來,到畢業後在英國工作,我總以為倫敦給我打開了許多的眼界,遇到過很多來自不同國家,文化背景,膚色,以及各種傳奇經歷的人。所以,久而久之,我覺得自己的世界已經很豐富了。儘管內心裏仍很理智的告訴自己,其實就算是倫敦,我也還有很多地方沒去過,很多好玩的事情還沒有去體驗到,很多有意思的人想要遇見呢,更何況外面的世界呢?

可能像我這樣的人還不少吧,所以,朋友間偶爾聚會,說起「旅行」時大多都興趣盎然,但苦奈時間和金錢上的限制,總不得隨心所欲說走就走。所以,偶爾三五成群,周末時光,一起在倫敦市區「閒逛」也算是給自己找了一個情緒的出口。

其實,我身邊大多的歐洲青年,在20出頭的年紀,都有過類似「gap year」 (間隔年)的經歷,在英國的話,青年們在21歲這一年,他們可以有機會從父母那裏得到一份生日「大禮」,有人選擇把拿到的錢用於「間隔年」的旅行,有人選擇買車等諸如此類選擇。像我的朋友Y,她就用這筆費用獨自開始了「環遊世界」的計劃。錢花在了買機票和住宿的開銷上,所以,對於日常生活來說,日子過的也是節儉的,她在澳洲的農場住下,偶爾也打工掙掙零花錢,後來去了中國當義工,之後在日本待了快一年的時間。

這樣的「旅行」方式自然是談不上衣食無憂,花錢大手大腳,但是用她的話說,就是算是體驗了一下「人生」,況且年輕時,對於艱苦和奔波體會不深,在路上的日子,總也覺得新奇有趣。後來回到英國以後,她在一家法語機構裏工作,有穩定的收入和感情,男朋友在日本。她說她在凖備日語考試,想要再回去日本。

人生際遇,實在是一個複雜多變的軌跡。我的理解則是:「出走」才會給你帶來更加豐富和多變的人生經歷。那「旅途」歸來以後呢?

因為跨年夜,我找出了這一年出去旅行或者工作訪問後回來寫的文章和照片,試圖回想一下自己這一年的收獲和得失。結果我發現當我再回頭看自己曾經寫下的文字和感悟時,有些觀點連自己都不能再認同,有些文字顯得稚嫩和偏頗。現在讓我再寫,我一定不會那麼片面和容易蓋棺定論。但,我也深知,這些所謂的「成長」和「提升」背後,有另外好幾次的不同的旅行,因為在不同時空下經歷的事情和遇到過的人,他們的共同作用下讓我看到了更加寬闊的視野,和提供給我更多無法預想的可能性。

我記得很清楚,2014年4月,英國的」復活節「假期期間,我和另外兩名來自台灣的朋友去往非洲的肯尼亞做一個關於」乾淨水」的項目。兩周的訪問結束以後,從肯尼亞回到倫敦,有大約兩周的時間裏,我們都處於非常抑鬱的狀態,那種揪心的痛苦和無能為力的糾結,讓我對自己很失望。我記得我在當時的日記裏寫道:

「從肯尼亞回來以後,我看倫敦這個城市的感覺變的很不一樣。昨天在地鐵裏,正值下班高峰期, 在如此擁擠的地鐵上,因為良好的教育,所以大家都在車廂裏保持著一定的距離,看著這些神情嚴肅的上班族,突然覺得他們很可憐。我想問問他們:』你們真的覺得自己很快樂嗎?』 在你們認為不發達的非洲,即使沒有乾淨水喝,也沒有乾淨的廁所。但是生活在當地的人們有著倫敦人沒有的熱情和開放。良好的教育真的會讓人變的更好嗎?會讓人保持著善良嗎?以前的我會說』會』,但是現在的我呢?我並不這麼認為,飛機一落地希思羅機場,看到如此乾淨的廁所。我第一次開始感激我的生活環境,但卻也無可奈何的感到這個城市的壓抑和不快樂。我們理所應當的覺得物質文明帶來一切先進的享受,但是當我們享受到這些文明社會帶來的享受的時候,我們意識到我們失去的是human dignity嗎? 從前的我也同樣認為,沒有物質文明,人就不可能有dignity。但,也許深處非洲某偏遠山區的人們,不知道水需要過濾後才能喝,但卻可以為了客人吃上飯喝上水,走兩小時的山路去鎮上買瓶裝水。在肯尼亞採訪的這13天裏,我常會被這些細節所感動,然後轉過背偷偷哭起來。因為我第一次被那種人與人之間那種簡單真誠的感情所打動。在英國的生活裏,我不僅遵守那些看似得體的教養,還曾驕傲於那些禮貌和休養下的繁文縟節。在肯尼亞的日子裏,是當地方人的純真和善良教會了我什麼是真正的平等和尊重。我現在才發現,就算你身處倫敦抑或紐約,或者北京,或哪兒哪兒的大城市,如果你沒有擁有幸福的能力,你還是不會幸福。快樂幸福,和你身處何方一點關係也沒有,但很可惜,很多人以為它們有關係。其實,幸福和地圖上的坐標,與你得到的證書,與你開的什麼車,與你背的名牌包,真的一點關係都沒有,真的沒有!」

之後,當我發表了這一段言論,在我的個人博客網頁上,也有網友反映說,我的這段言論充滿了大城市和文明人的「假惺惺」 和自以為是,我不以為意,覺得不過是網友的反應不一罷了,並沒有過多理會。而,就在前兩天,再次翻出從前的日記,看看曾經寫下的文字,覺得觀點和文字的背後,有著太多不可推敲的偏頗言論。回想當時寫下這段話的心情,那時候,我從倫敦去非洲,無論工作本身,還是個人經歷來講,都是一次很新奇的體驗。我以為我看到了很多別人不曾看到的世界,我以為我看過最富有的世界,也見識過最貧窮的地方,所以我就有了比較。但我哪裏知道,世間萬物的機遇和發展,哪有如此簡單和明瞭。如此這樣說來,是否出去旅行的次數越多,人生閱歷就越會越豐富呢?也一定意味著旅途後的人們可以得到智慧的提升呢?

其實我自己對此也沒有任何的答案,大概我在「路上」的經歷還不夠豐富,也還沒有得到智慧的提升,所以,無法用一個寫作來總結什麼。我唯一可以確認的只有:無數次旅途歸來的我們,總覺每次路途都是佳期,所以,停不下來那份想要遇見未知美麗的那股衝動吧!

(責編:路西)

本文不代表BBC的立場和觀點。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