倫敦時尚:「快拍女孩」是贏家

迪瓦伊等當紅「快拍女孩」模特的《Vogue》封面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迪瓦伊等當紅「快拍女孩」模特的《Vogue》封面

倫敦時裝周在即,各路模特聚集。「老範兒」模特坎貝爾(Naomi Campbell)想讓時裝秀的復古情懷在模特身上走一遭,卻被新時代「快拍女孩」模特挑戰。

新生代

模特這個時裝展示的「衣服架子」,正經歷著更新換代。她們的賣點不再是比高冷,而是注重生活化和親和力。這都源自網絡的盛行和社交軟件的層出不窮。現在不用只受限於時裝雜誌或是網絡發佈,只要登錄Twitter和Instagram,就可以獲知最新的秀台展示和模特生活中的點滴。

《Vogue》去年九月的封面是被譽為「快拍女孩」的斯莫斯(Joan Smalls)、迪瓦伊(Cara Delevingne)、 克勞斯(Karlie Kloss)和伊迪·坎貝爾(Edie Campbell)等等新生代模特們,就因為他們贏在了自己的數百萬網絡粉絲。秀自拍照、描述時裝周現場一系列的上傳內容,讓模特第一次變成老範兒超模之後比時尚主編、設計師更受矚目的「明星」。

英國超模摩絲(Kate Moss)和九零後模特迪瓦伊為巴寶莉(Burberry)做宣傳的自拍照,似乎更能展現其中的反差。僅僅21歲的迪瓦伊靠她在推特和Instagram上迅速增長的支持率,很快就和40歲的頂尖超模摩絲站在了一起。他們一起穿巴寶莉風衣工作的照片也被迪瓦伊發佈到Instagram,並寫道:「能和美麗的摩絲小姐一起為巴寶莉新款香水做代言感到興奮無比。」

如她所說,這樣的合作,在九十年代簡直就是天方夜譚。九十年代超模無論如何也不會想到,小自己20歲的新人,不費吹灰之力便「一步登天」。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坎貝爾等90年代老超模

這在「老」超模坎貝爾看來則是「得來容易、失去也容易」。她說:「我們90年代的超模,比如克勞馥(Cindy Crawford)、伊萬格力斯塔(Linda Evangelista)、杜靈頓(Christy Turlington)、雪弗(Claudia Schiffer)等等,要付出很多努力才能提高一個級別,完成每個級別的過程都是腳踏實地,而非像現在新一代模特這樣點屏幕、發自拍就能成功。」

標凖改變

然而坎貝爾拿來炫耀的這番懷舊並沒能讓模特經紀公司買賬,不管老超模們喜歡與否,Instagram已經成為尋找模特的最主要標凖。

漢丁頓-惠特莉(Rosie Huntington-Whiteley)和克勞斯(Karlie Kloss)的經紀公司還特意開設了「We Love Your Genes」主題挑選模特。這個標籤在Intasgram已經被點擊了六萬多次。時裝品牌也緊跟Intsgram風,過去兩季的雅各布斯(Marc Jacobs),都是在Instagram和推特上做宣傳,想被選中的人只要發自拍就有可能獲得機會。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新生代模特迪瓦伊與老超模摩絲共同代言巴寶莉新款香水

其實在社交網絡挑選模特也情有可原,並非只停留在個人生活展示得到追捧人們的芳心這麼簡單,而更主要在於當今我們對於模特的定義發生了改變。人們不再需要神秘莫測、魔幻迷人的九零年代超模,現在活躍的模特或許並不具備任何九零老超模的氣質,但他們的真實、和大眾的共鳴、還有容易被接近的特質卻更打動人心。

此外社交軟件還是可能充當一份好的市場調查,模特經紀通過查看追隨者,就可以了解到該模特受歡迎的人群和年齡段,新生代模特哈迪德(Gigi Hadid)說:「如果你上傳的生活化照片吸引了很多人跟隨,那麼就足以證明你完全勝任代言一個品牌,因為你有自己的聲音。」

這麼看來,在自己的Instagram上傳自拍、自製沙拉,或是和自己的寵物玩耍在草坪等等貼近生活的照片,成為當今模特的獲勝法寶也在就所難免了罷。

(責編:郱書)

本文不代表BBC的立場和觀點。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