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生存之惑:舞隨心動

芭蕾 Image copyright Reuters
Image caption 好的舞蹈演出離不開扎實的舞蹈訓練和基本功。

前段時間一直抱怨倫敦近期沒有好的戲劇,好的舞蹈演出可以看。有一部喜歡的話劇,是我很喜歡的演員Kevin Spacey 在 Old Vic的演出。只可惜不僅票價昂貴,而且一票難求。所以,也只好打消了去現場看他演出的念頭。

也不知道是在倫敦,觀眾的口味被一個個大牌演出團體給「慣壞了」,還是真的自從2012年倫敦奧運會結束以後,演出市場就開始稍有點冷清和退場的意向。總之,好演出的密集程度,好像不大如前。

想想2013年夏天的時候,波士頓芭蕾舞團來倫敦的演出。怎麼說呢,這場演出是到目前為止,讓我印象最為深刻的一個芭蕾舞蹈作品之一。這麼說起來,你會難以置信。可是,我想當天如果你也在現場,你就不會質疑為什麼觀眾會有如此強烈的反應,本來好的藝術作品,舞蹈表演並不多得,Jiří Kylián作為世界上最好的當代舞蹈編舞大師之一,他的作品從來都被認為是世界頂級的演出,這次波士頓芭蕾舞團帶來的作品,不僅再次證明他們擁有世界上最好的芭蕾舞舞者和創作團隊。同時,對於在倫敦的觀眾來說,這次觀賞體驗未嘗不是一種震撼。整場BELLA FIGURA的演出,舞者無論男舞者還是女舞者,皆是裸著上半身演出,性別的意識在這場舞蹈裏是模糊的,這在別人編排的舞蹈作品裏很是罕見。

其實,舞蹈,它不單是一種表演形式,而是人類本能的慾望。雖然舞蹈發展到了今天,演變成了一種技術性的表演方式,但是,回歸到本質,它的起源是並不是提供觀賞,而是為了交流。在文字還沒有出現的時候,舞蹈的功能就是傳遞信息。所以,讓我震撼的BELLA FIGURA這一幕演出,是我看過的所有舞蹈中,所有編舞的人當中,最理解舞蹈含義的人。不可否認,好的舞蹈演出離不開扎實的舞蹈訓練和基本功,離不開燈光,舞台設計的配合,但是,讓我對之久久不能忘懷的不是技術,而是編舞的人想要講述的故事。它講述了一個關於「孤單」,以及探討個人的內心世界和外界「現實」世界的掙扎的故事。

太美的藝術作品,總是孤單的。在眾多的舞蹈作品中,難得看到如此乾淨純粹的表演,甚至讓你感覺不到這是一次表演,而就像給你傾訴了一個故事,美的太孤獨,這是我對BELLA FIGURA的評價。在舒緩的音樂背景下,我甚至沒有在意舞者的性別,只記得那些妖嬈多姿的紅裙在昏黃的舞台燈光下搖曳。就這樣,我們就被帶入了一個編舞的人為我們創造的世界裏。自我的情緒被喚起,被無限的拉長放大,舞蹈的技術和表演漸漸被忘記。看完演出以後,簡直覺得太過癮了。情緒一時難以平複,非得拉上三五朋友去喝上一小杯,然後把酒言歡,才算是真正結束了整場完整的「演出」,才算是平複了情緒。

你看,在太陽才剛開始暖身的時候,倫敦就已經開始蠢蠢欲動了。街上突然多了好多跑步的人;大街小巷的露天咖啡館也重新開放了;坐在教堂和公園外嗮太陽的人簡直是多不勝數。這個城市,已經開啟了夏日模式,等待著享受經過漫長冬日後的一點放縱。有時候,開啟我們神經的是一個舞蹈,是一場演出,也可以是一次旅行。不管是什麼,只要找到屬於你的快樂就好。

(責編:友義)

本文不代表BBC的立場和觀點。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