倫敦時尚:博物館中看「他者」

rihanna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有人吐槽Met Ball中明星們對中華文化普遍缺乏理解。

近期,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慈善舞會以「中國:鏡花水月」為主題上演(MET Ball - China: Through The looking Glass)。有人吐槽,稱之為群魔亂舞;有人稱善,畢竟中華文化受到關注;更有人抗議,痛惜活動對館藏的元代壁畫、龍門石窟浮雕等文物造成傷害……

中國崛起,無疑得到了當今國際社會密切關注。相關的歷史文化都受人矚目,愈來愈多的活動取材於它,以吸引眼球。在英國,大英博物館、維多利亞和阿爾伯特博物館等多次舉辦中國題材的展覽,筆者也曾看到英國大叔流利地閱讀古代瓷瓶上的字跡章印,講解給身旁的中國留學生聽。

當下的事情,難辨廬山真面目。不如繞去看看過去十年,英國博物館對伊斯蘭近東文化,是怎樣的態度。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大英博物館展出帶有最早人權宣言的居魯士圓柱。

英國博物館裏的伊斯蘭世界

9·11事件後,伊斯蘭原教旨極端主義改寫全球地緣政治,美英主導的反恐戰爭全面展開。除此之外,土耳其欲加入歐盟、伊朗強硬外交等等,讓西方大眾對伊斯蘭世界的關注度前所未有地高漲。相關會展應運而生,探索伊斯蘭與前伊斯蘭文明對人類藝術、哲學、科學的貢獻,似乎表明文化間的衝突並非無解。

國家贊助的大英博物館,一般被認為是英國對世界文化歷史遺產的主要收藏地。2005年,它舉辦「被遺忘的帝國:古波斯世界」,展現古老波斯阿契美尼德王朝的宮廷文化,直到被亞歷山大大帝征服。展品來自於大英博物館、盧浮宮的珍藏,也包括大量伊朗國家博物館的借品。

展品圍繞語言、交通、管理、宮廷生活等主題安排,展現出一個以古波斯為中心的世界。其中,波斯波利斯的多樣性衣著、帶有最早人權宣言的居魯士圓柱等,象徵著公正和平的統治,與當今的伊朗政權形成鮮明對比。

大英博物館總監Neil MacGregor表示,在東西方關係處於低潮、充滿誤解的困難時期,看一看伊斯蘭古國給世界文化遺產做的貢獻,或可為人指明方向。

與之類似的是大英博物館2009年展覽「沙阿·阿巴斯:重塑伊朗」,展現薩非王朝、聖城伊斯法罕的宮廷文化和藝術,似乎指出當下伊朗對多元性的低容忍度,並非歷來如此、不可逆轉。2011年的「阿富汗:古代世界的十字路口」也有類似的意味。

英國皇家藝術學院是私人贊助,但具有全國影響力。2005年,它舉辦「土耳其人:600-1600的千年旅程」,展現土耳其民族的千年歷史。所有展品都是借品,許多來源於伊斯坦布爾的托普卡帕宮博物館。展覽回溯過去,讓觀眾漫步千年歷程,從中亞的起源,向中東、小亞細亞以及歐洲的移民,走向未來:土耳其共和國成為一個現代歐洲國家,以及歐盟的一部分。

蘇格蘭國家博物館於2006年舉辦「宮牆之外:冬宮博物館的伊斯蘭藝術」,作為愛丁堡「穆斯林文化節」的一部分,展示馬木留克波斯、奧斯曼土耳其、伊朗、中亞的風采。較為不同的是,該展不僅關注單一王朝或國度,凸顯了伊斯蘭文明的跨越時空的廣度。有力辯駁了媒體塑造出的單一、無差共同體形像。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博物館曾是學者薩義德「東方主義」中的一個部分。

博物館裏的東方主義

博物館有限於空間、財力、人力、和對關注度的需求,從來不是中立的;它通過對展品的選擇、分類與敘述,呈現出自己的立場。如上所述的展覽,並不是對伊斯蘭藝術文化透明的呈現,而是有更寬廣的政治環境圍繞交織其中。

東方主義奠基人薩義德曾說,殖民時期的西方用所謂理智與現代性,對「東方謎團」定型、賦予意義。學者奧尼爾表示,現代百科全書式博物館的興起,與日不落帝國息息相關,帶有帝國主義的原罪——用非中立的角度,將「其他的」文化納入已認知的版圖,通過獲取、佔有、詮釋他者,展現自我優越性。

現今,前帝國大都會的旗艦文化機構,邀請他者文化參展,究竟是新東方主義、還是後東方主義?

自然有人認為,博物館依然與地緣政治脫不開幹系,打著多元文化自由主義的幌子,將展品去背景化,成為思想鏈的扳機,改寫公眾記憶,守護著某一個版本的現實。

也有人認為,英美博物館已不分「我們」與「他們」,而是游刃其間的中介者,變身實驗室,推動新的文化組合和奇遇。同時,東方國家擁有更多法律與機制上的權利,掌握如何被呈現,更可拒絕暫借展品,地位大有提升。

要求博物館重塑文化正義,也許要求太多,需要觀眾慧眼善辨。隨著西方與中國相關的展覽越來越多,讓我們拭目以待,博物館與「他者文化」將如何進一步演變。

(責編:路西)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