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飚:中国龙要变身

曾飆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曾飆: 2012年的春節,在英國,確實有點火。

中國四大名著,其實我最喜歡的是《西游記》,所以我也喜歡印度神話《羅摩衍那》。這兩個故事里都有一只猴子,前者是美猴王孫悟空,後者是神猴哈努曼(Hanuman)。據說,他們之間有文化傳播上的關系。

這個我不管,我就說說上周自己講了一個美猴王和龍的故事。

簡版的美猴王

最近,英國到處是過中國新年的氣息。大年初一,英國是星期一。幼兒園組織了一個春節慶祝活動,幼兒園就小曾笠是中國小朋友,于是就讓讓我去講一個故事。我選擇了美猴王的故事。有一次回國,我特地帶來一份《大鬧天宮》,是萬籟鳴和萬古蟾兩位老先生的作品,這次用上了。

因為聽眾是三四歲的小朋友,從發展心理學角度來說,他們聽不懂太複雜的情節,尤其是,還不太理解謊言,比如老虎讓狐狸把兔子騙到洞里,這樣的情節,對他們來說有點費解。而且,超過三個人物,就會有些發懵。

借用了一點語言障礙治療的知識,我把故事設計成很短,大概七八分鐘可以講完,只有一個角色,就是美猴王,故事點就只有一個,就是講他的變化,我不說七十二變,小朋友的數字概念還不到這步。在用詞上,我說change,不用transform,也許小學兩三年級的孩子,可以理解transform,再加上《變形金剛》的熏陶。

在這個七八分鐘故事里,我讓美猴王變了四次。美猴王就在《大鬧天宮》的VCD外殼上面,要變的東西依次是octonauts里面小章魚,Nok Tok(兩個是BBC兒童台的卡通人物),還有一條紙龍,最後變出了人手一份的新年紅包,我給每個小朋友包了20便士,略表心意。不過,因為是硬幣,我提醒老師發了之後,先收回去,等到回家時候,再給孩子。

我講這個故事的心情,比小朋友還開心。特別是,當那條小紙龍出現的時候,我告訴他們這條dragon的中國名字叫Long,如果你們說longer,longer,它就會變長。小朋友就喊longer ,longer,小紙龍就慢慢地被我拉長。

看到小朋友開心,我也高興壞了,有種學以致用的感覺。臨走前,老師給我展示了她們自己做的龍,兩個大紙盒子,綠色,一個畫上了眼睛,兩個盒子,中間用布連起來,就好像中國的舞龍。她說,今天課外活動,就讓他們頂著玩。

我好想加入。就好像小時候,一個破皮球,我們能當足球,在泥土地上踢一下午。

Dragon,還是Long?

這個講故事的經歷,對我來說,很新鮮。中午我去家附近的學校參觀,很意外地碰到一位華人朋友。她是學生家長,也在給學前班的孩子,講中國新年。

2012年的春節,在英國,確實有點火。我碰到很多英國人會問我中國新年的事情,來一句Happy Chinese New Year 或者ni hao。如果你在這里生活過七八年,你會感到這句問候,已經自然了很多。

我一個謝菲爾德大學朋友,打電話給我說,全系除了他導師和他,還有一個台灣同事,沒有中國職員,系里群發郵件說,要過個中國新年。我在布里斯托華人教會的朋友,在周日組織了一個晚會,一對父子表演相聲和雙簧,相當出彩。

在春節時候,每一個走在英國街道上的華人,都像是藏著一個秘密的人。現在這個秘密,越來越多被身邊人知道了。

對于龍在英國人眼中的形象,也許也會慢慢地改變。關于龍的比較研究,已經逐漸普及,歐洲龍,東方龍,印度龍,甚至伊朗龍,引起了人們的注意。一直以來,有些中國文化情結深重的華人,試圖讓long來代替dragon,成為中國龍的英文名字。

我對此是很保留意見的。因為我看到中文中如果加入太多的音譯詞或者字母拼寫的詞匯,就好象家門口被貼了很多小廣告一樣礙眼。

如果強行發起一場文字運動,讓long取代dragon,我也有這樣的擔心。也許在等幾年,讓英語自己來改吧。

你覺得呢?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