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伦随笔:福利封顶道德吗?

英鎊紙幣
Image caption 給福利封頂,是不是僅僅關系到錢?

上星期,聯合政府提出的“福利封頂”議案在議會上院遭到駁回。部分原因是由于上院中英格蘭聖公會的幾名主教以“道德”為由投了反對票。

福利封頂,簡而言之就是說,救濟金的總數不能超過平均收入。

聽上去好像很有道理,但是,封頂,觸動了許多神經。

債台高築

首先,我們需要看看英國政府面對的一個爛攤子。

根據上星期公布的官方數字,英國政府債台不斷加高,去年年底首次突破萬億(兆)英鎊大關。英國也加入了包括美國、意大利在內、為數不多的幾個債務以兆計算的國家的行列。

平攤下來,每個英國人欠債16,400英鎊。

因此,聯合政府一上台,經濟、政治策略的中心之一就是削減債務。恐怕所有的人都同意,國債不能繼續這樣增加下去。這就意味著,政府必須通過提高稅收、削減開支來實現控制赤字。而支出的一個大頭,正是福利。

英國的年度福利預算估計接近兩千億英鎊。毫無疑問,減赤的大刀會砍到福利的頭上。

削減福利的手段之一是給福利封頂。數字不細說了,有意者可看我們的詳細報道,宗旨是,從2013年開始,沒有收入的家庭領取的福利總額不能超過英國家庭的平均收入2.6萬英鎊。

不單是錢的問題

那麼,福利封頂能給政府省下多少錢呢?

Image caption 不能用福利制度主張倚賴文化

官方預測顯示,如果按照現行的議案推廣的話,明年,受封頂議案影響的大約會有67,000個家庭,平均每個家庭每星期少領83英鎊的救濟,一年下來給國庫節約2.9億英鎊。

這和福利救濟的總額相比,其實更像是一杯啤酒錢,不值得大動肝火。

但是,政府說了,省錢並不是封頂的唯一的動機。工作、養老金大臣鄧肯史密斯早就說過,現行的福利體制導致了“倚賴文化”的形成。如果工作還不如吃福利,誰還願意工作?

根據現行的福利制度,一個無人上班的家庭、拿著住房津貼(Housing benifit)住在倫敦等房租很貴的地方。如果這家里一個人找到了工作,住房津貼就會根據工資水平減少,說不定就不能繼續住在倫敦的大房子里了。

鄧肯史密斯們認為,這樣的制度摧毀了許多吃救濟的人的責任感、上進心,讓他們永遠也脫不了貧、翻不了身,這是不道德的。

孩子怎麼辦?

但是,上院的一些主教們可不是這麼看的。他們最大的擔心是,政府如何計算封頂以下的福利。

“領頭羊”利彭和利茲教區主教約翰·派克(John Packer)明確表示,不應該把兒童福利(Child Benefit)列入等式中。他說,兒童福利是英國的一項普世福利,不應該把福利被封頂的人排斥在外。

Image caption 主教約翰·派克:兒童福利不能包括在內

慈善機構“兒童協會”指出,收入8萬英鎊的父母仍然可以領兒童福利,但是,失業的一大家子人福利達到2.6萬英鎊後仍然會失去這筆款項。“兒童貧窮行動小組”的總裁加恩姆則更尖銳地說,受福利封頂影響的21萬名兒童將面臨極度貧困、無家可歸的嚴酷現實。

智囊團CentreForum的總經濟師Tim Leunig算了這樣一筆帳:一個有四個孩子、在倫敦遠郊租住私人房子的家庭,福利被封頂之後,交了房租、水電、地稅等等帳單之後,全家每星期的生活費就剩下26.23英鎊,相當于每人每天62便士。

讓弱勢人群更加弱勢,豈不是很不道德?

老鼠的孩子?

話又說回來了,四口之家,也有許多父親收入不到三萬五千英鎊(稅後相當于封頂的福利2.6萬英鎊),住不起倫敦室內的大房子,就住在倫敦以外;買不起高尚住宅區,就買廉價住宅區;讓這樣的父親納稅來贊助那些不上班、卻又非要住在倫敦的父親,豈不也是很不公平?

什麼才是公平、什麼才是道德?這個問題,一時是辯論不清楚的。有社會學家提醒,談福利封頂,也必須考慮長期的社會流動性。

因為,拿著福利住豪宅的人其實無異于住監獄:上班永遠不劃算、終身只能領救濟。英國大約有兩百萬孩子的父母從來不工作,這些孩子,豈不是也被剝奪了對未來的希望和憧憬?

封頂,另外一個重要的功效可能會是:讓父母成為孩子的榜樣,提高自尊自信、降低失業人群中更加普

發的抑鬱、為父母提供一個更加積極、向上的人生觀、給孩子們一個擺脫“老鼠的孩子只能打洞”怪圈的機會……

這樣的價值,無法用錢來衡量。

公眾支持

目前看來,福利封頂的議案頗得民心。

上周末《星期日泰晤士報》委托YouGov所做的民意調查顯示,72%的受訪者支持封頂,大多數人也基本上同意政府提議的封頂上限。

本星期,封頂議案又將被拿回下院辯論。聯合政府嘴上說不會讓步,反對黨工黨繼續騎牆。看來,這個皮球,在上院下院之間,說不定還得再踢幾個回合。

(蘇平,2012年1月31日,倫敦)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