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伦随笔:别叫我“亲”!

並不是所有的女性都願意被叫「親」、「姐」
Image caption 並不是所有的女性都願意被叫「親」、「姐」

回中國,在機場被稱女士,很自然;去洗頭被叫「姐」,太親,令我汗毛起舞。

與友人聊起時下大陸對女性的稱呼,感覺如同步入雷區。「親」--太潮,美女--太輕浮;女士--太正經;小妹、大姐、阿姨--你知道對方什麼年紀?

小姐?友人疾呼No,並舉例為證:一銷售人與女性客戶洽談大單進展良好。簽字畫押之際銷售人隨口說,「小姐,感謝您的關照」。對方以第一宇宙速度回應,「你居然膽敢叫我小姐?」秀發一甩、揚長而去。大單打了水漂!

知情者詮釋,過去,大家千金稱小姐;改革初期,白領麗人是小姐;現在,洗頭房、按摩院、歌舞廳的打工妹才是小姐!如此稱呼商界女強,豈不是不尊不敬?

懷念文革時代,不分性別年齡、身份地位,統稱「同志」,永遠不會得罪人。

那麼在英國,稱呼身邊的女性,是否也需要小心翼翼躲地雷呢?

叫我寶貝兒?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帕米拉刻畫的女主人公既冷艷又火爆

80後、90後可能不知道帕米拉·安德森是什麼人。90年代中期,這位性感女曾在科幻動作片《越空追擊》(Barb Wire)扮演一位既冷艷、又火辣的尤物,她那一句「別管我叫寶貝兒!」(Don」t call me Babe!)令人難忘。

英國婦女喬·沃爾特斯最近也當了一回帕米拉,她致函當地公交公司,表示不喜歡被司機叫「寶貝兒」。布萊頓—霍夫公交車公司立刻發通知,請司機嘴上安封條,不要擅用「Love」、「Darling」、「Babe」等親熱稱呼,以免女乘客抱怨受到「性別歧視」。

很快,這則故事就走上全國舞台,在社交網站、微博上引起熱議。

一口一個親

以紳士風度著稱的英國人,並不是一張口就是女士、夫人、太太、小姐,女性愛稱早就是滿天飛。

老牌笑星Eric Morecambe將所有女賓統稱「sunshine」;

倫敦的哥嘴裏,女乘客是「Love」,售貨員眼中,女顧客是「Darling」、「sweetheart」;走到埃塞克斯,女人成了Babe;再往外,flower、luvvie也不少見;到了北方,女性還被稱為hen、duck、pet、甚至lover呢!

中國傳統上可不是這樣。中國人更注禮儀,隨之而來的是距離感。愛稱女性?關上門兩口子之間還成,大街上亂喊陌生人甜心?有被罵流氓之險。

但是,改革之風也把愛稱刮進了中國。頭幾年,稱呼顧客、同事「親愛的」流行過一陣子;最近一半年,「淘寶體」風頭強勁,潮人對女性言必稱「美女」,一口一個「親」,喊得不亦樂乎。

傳統文化

Image copyright xinhua
Image caption 煙台警察局的通緝令據說很給力

中國的外交部、大學等部門發公文、告示用過淘寶體,就連警察都曾用淘寶體發過通緝令:親,天冷了,回家吧,主動投案有政策!(很想知道倫敦大都會警察局對此怎麼看)

而在英國,近年來,許多公共服務部門,比如說醫院、公交公司、地方政府等,都曾要求雇員不要對女性施以愛稱,以防冒犯對方、被控歧視婦女。

這也引起了部分人的抗議,認為這純屬是「神經過敏」、是「政治正確走極端」。在他們看來,不同地區流行的女性愛稱是「微觀文化」的體現,是「語言、傳統」的組成部分。

「現代俚語字典」的一位主編就認為,稱女人親、愛、甜心,是陌生人間瞬間展現「關愛與溫情」,不是「把對方往扁處看。」他認為,愛稱女性是「民俗」,是英國傳統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一場嘴仗

英國普通人的觀點也是勢不兩立。

一方認為,男人對陌生女性的愛稱是徹頭徹尾的「性別歧視」。因為,說話者不管承認不承認,都是在居高臨下。長期以來,男性一貫使用此類愛稱,展現強勢,目的是讓女性覺得軟弱、無助。

另外,陌生人之間使用愛稱太近乎,讓人不舒服;況且,許多愛稱「性」的味道也太濃;

但是另一方則認為,愛稱絕對沒問題,它表現出人與人之間的友善。許多愛稱早就成了傳統、方言,失去了其間的性色彩。管你叫寶貝兒的人出發點不是冒犯,被叫寶貝兒的人也沒必要覺得受了冒犯。

丟了對女性的愛稱,等於英國失去了傳統、文化的一個亮點。

情人眼裏

這場嘴仗,我是看不出輸贏。

愛稱是否冒犯人,依我看,一要取決人說話的場合、時機,比如,在辦公室內稱呼所有的女同事寶貝兒肯定不合適;二要取決於說話人的態度、肢體語言,看看這個愛稱有沒有「言外之意」。

最重要的,就像英文所說的beauty is in the eye of the beholder(情人眼裏出西施),愛稱is in the ear of the beholder----取決於聽者的感覺。

並不是所有的女性都願意被陌生人叫「親」、「姐」。保持距離,溫度是降低了,但至少不會踩地雷。

(蘇平,2012年2月21日,倫敦)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